Friday, June 29, 2012

IT男

廣告公司高層L和我有不少共同話題,尤其是男人。

這天我又出席一個IT場合,又再悶得發慌,於是WhatsApp她解悶。

「Look around。」她回我兩個字,「這是尋找獵物的好機會。」

我的天。她總是那樣單刀直入。

我說這個行業是沒希望的啦,IT男不是太老就是太嫰(例子:陳易希),沒有結婚的多數很geek(例子:不勝枚舉),decent guy難求。

她有同感,「在我們廣告界,沒有結婚的多數是playboy,」她幾乎忘記結了婚的也有很多是playboy,「在playboy和geek當中,你說選哪種好?」

我想回她說,在playboy和geek當中,單身算了。轉念一想也未必,視乎一個女人的年紀吧。如果你很年輕,愛情經驗不多,當然選playboy。Playboy殺傷力大但很會玩,如果夠年輕,當然要瘋狂愛一回,受點情傷也划得來。但如果自問已不年輕,那就選geek算了,女人過了某個年紀,一旦失戀會老得特別快,沒資格再和playboy談情說愛。Geek雖然悶,到底是個男人,還有點實用性。

「其實IT男也有好的,像X和Y﹣﹣如果單身的話。」我早就知道她想踩過界,對X垂涎欲滴。

「Z何尚不好,」我回她,「如果單身的話。」我們很無奈。

不沾手已婚男,不是因為我們高尚到不想破壞別人家庭﹣﹣閣下夫妻感情破裂婚姻失敗,關我什麼事﹣﹣只是因為我們卑微得不想令自己受傷。

一個男人若真愛你,根本不會讓你承受「第三者」的壓力、給你有實無名的愛情、經歷有緣無份的折騰。已婚男展開追求時最常見的藉口是「我和老婆感情不好」,那完全是bullshit。當你以為有機可乘時,才發現他和老婆財產子女糾結一起,人前人後且十分恩愛,完全沒有離異的意思。結果你白白付出感情,卻一無所得,最終傷得吐血,還得不到同情。

環顧四周太老/太嫰/已婚/悶蛋的IT男,我和L的WhatsApp對話戛然而止。

Tuesday, June 26, 2012

我為什麼寫博客(三)

開放留言後帶給我最大的轉變,是寫作的心態再不一樣。

第一年我寫的都是別人的故事、別人的剪影。雖然我也會流露情緒,但盡量寫得很抽離,如一個局外人,冷眼旁觀。
 
但開放留言後,有了互動,很自然地就不能再抱著置身度外的心態了。我不再只寫人物,我也寫電影,寫書評,寫自己的生活。我的喜怒哀樂,在文章中表露無遺。
 
暢所欲言固然快樂,暢所欲言之餘還得到認同,更加不得了,所以開放留言後不久,我寫得特別起勁,滿足感也很大。
 
就在最得意忘形的時候,我大概發表了某些政治不正確的意見,引起一些惡意的留言。當時肯定是感到委屈、難過的,但回想起來,我卻慶幸一早嚐到這滋味,體會到網絡也有惡的一面。如果網上的讚美令你飄飄然,網上的攻擊亦可令你痛不欲生,這就是它的雙刅性。
 
當然,博客帶給我的遠不止這種體會。通過它我認識不少朋友,建立自己工作以外的身份,這都是當初始料不及的。

Sunday, June 24, 2012

沒有題材?

不止一次,我想放棄【晴報】的專欄,因為不能忍受自己寫得這樣糟。
從零六年開始寫博,每週一篇短文,毫無難度,可是應用在【晴報】的專欄上,偏偏失效。
苦無題材,每到交稿那天,簡直是五內交煎,坐立不安。拖上兩三小時,好不容易才勉強成文,馬上郵出去,不想再看﹣﹣從前,反覆回味自己的文章,是最快樂的事之一。

是什麼窒息了我的靈感?過去,我的題材主要來自幾方面:

1.有趣的人物
身為傳媒,最大的好處是接觸的人又多又廣。工作使然,我接觸的對象較為知性,與自己個性相配,格外投契,容易溝通。

我交差的文章以評論為主,寫人物完全是個人喜好,所以百分百「編輯自主」,也不需顧慮選材是否政治正確,5W1H是否周全之類,總之用自己最喜歡的角度寫,反而直截了當,不拖拉。

寫一個人最好看的是能勾勒出他最鮮明的一面,別的都是旁枝末節,可以大而化之;或者發掘一個未知的角度,使人意想不到。

我喜歡寫「新鮮」的人,比如說一個到青藏高原從事社企的香港少女,因為這故事沒有人說過,所以怎麼寫都好看。

公眾人物也可以寫出新角度,靠的是觀察、聯想、融匯貫通。多看書肯點有幫助,一來可以多了解人性,二來可從社會/歷史/文化的框架去理解一個人,更有深度。

我開始寫博的時候只寫人物,題材足夠寫兩三年。可是離開了傳媒,這方面的題材大打折扣。

2.閱讀
從事傳媒另一大好處是有許多閱讀的時間﹣﹣有哪一份工作可以容許你上班的時候閱報、上網、翻雜誌?

吸收得多,想法也多,每天看大量文章,總有一兩篇能引發反思吧?有時只是某篇文章的一句話,也足夠刺激起創作慾。我那時一想到什麼提筆便寫,不亦樂乎。

上下班都坐地鐵,來回幾乎有一個小時可以看書,日積月累,效果顯著。

還有講座。我那時經常出席大小講座,熱門冷門都有,許多人在演講中提及某本書,或以某本書為演講題材,我就順帶翻來看,也讀了不少好書。若經常瀏覽TED.com,更有取之不竭的題材。

可惜轉工以後,工作時間再也不能翻書,上下班駕車,也無法閱讀。很使人懊惱。

3.還有一點...
幾天前朋友S到數碼港和我食飯,他是少數愛看書又愛舞文弄墨的男生,我問他為什麼最近寫少了文章,他有點不好意思,說只是因為懶啦。過一會兒,又腼腆地補充:掛住拍拖囉。

女友比他小十歲,二人日夕相對,如膠似漆,S還哪有時間寫作?我笑他這不是懶,是荒廢。他但笑不語,說自己戀愛的時候總是無法分心寫作,只有單身時才有空間和時間,可以源源不絕寫個不停,填塞空虛。

也不知這是男女不同還是因人而異,我恰恰相反,蜜運的時候格外多靈感,簡直是有寫不盡的題材,隨手掂來都是文章,而且一氣呵成。無他,一個男人把你捧在掌心裏寵著,時刻哄著你說你有多迷人文字多靈巧,豈會不飄飄然自信心膨脹?寫作人總要有幾分自陶醉吧。那幾分陶醉如酒精一樣使人鬆懈,令人下筆更放任,甚至乎更狂妄,才顯出魅力。一個謹小慎微、個性拘束的人,文章不會好看到哪裏去,也是同一道理。

Well,如果戀愛和寫作難以切割,那能否好好寫下去,豈非身不由己了?噢。

Tuesday, June 19, 2012

又談游泳

有些習慣了每天跑步的人會說,跑步會上癮,不跑那天硬是覺得渾身不對勁。
游泳對於我,卻從未成為「癮」。
我每個星期都盡量抽四至五天游泳,每次一千米,但每一次下水,我都有點懷疑:咦,來回二十次喎,真的可以嗎?
我總是懷著一點克服挑戰的心情游泳,所以每次完成目標後,都有一絲快意:原來真的可以!
這是游泳帶給我最大的滿足感:每天完成一個小挑戰。


我最討厭游泳的地方,和這運動本身無關;我討厭人多,和不守規矩的泳客。
要知道,為了遷就工作時間和地點,我「考察」過不少泳池:公眾泳池、酒店泳池、屋苑會所泳池、健身中心泳池...數來數去,公眾泳池依然是首選,單是擁有標準泳池這一點,已勝過許多酒店和健身中心,而且交通最方便,開放時間最長。
可是公眾泳池實在是人太多,尤其在周末,你根本不可能順暢地完成一個直池。
那些嬉水的小孩,做健身操的師奶,橫衝直撞的阿叔,永遠不跟從「左上右落」而與你迎頭相撞的「盲毛」...真令人泄氣!
我每逢周末都不游泳,就是為了避開人群。

如此喜歡游泳,又如此討厭人多,難道要立下志向,以擁有私人泳池為目標?

相關舊文:最討厭的泳客游泳百態

我為什麼寫博客(二)

2006年開始寫博客,筆下以人物為主,又不貼相片又不設留言,每天吸引百來個訪客,已樂在其中。

寫了一年,有點動力不足。這時認識了一個從澳洲回流到香港創業的朋友,他工餘弄了一個博客叫「Lifehack」,向上班族提供增加工作效率的方法。這博客非常成功,每月到訪的人次有一百萬,廣告收入足以讓這個朋友辭工創業。

我把自己寫博的經驗轉告他,問他有什麼意見,他幾乎想也不想便說,開放留言吧。

我從沒想過有此必要。會有人留言嗎?需要回覆嗎?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結果喜出望外。

原來我已累積了一些忠實讀者,他們很高興可以留言表達感受。這時我才親身體會到所謂「網絡2.0」的威力,讀和寫之間有了互動,才能產生凝聚力。那時Facebook仍未流行,博客是大家抒發感受和表達意見最好的方法。

從此閱讀和回覆留言成了我寫博的指定動作。這些反饋刺激我思考,也鼓勵我發掘更多值得分享的題材,形成良性循環。但我很快就嚐到網絡厲害的另一面。

Sunday, June 17, 2012

近況二三

1. 寫少了文章,因為大部份精力都花在工作上,根本不夠時間反思、沉澱。
2. 以為自己換了工作仍能維持寫作的習慣,原來真的很難兼顧。尤其是因為轉了行。
3. 當初應承為【晴報】每周寫一篇專欄,心想不過350字,太輕易了,我每周閒閒地寫數千字啦。結果這350字,成了過去兩個月來,每周唯一的產品。很慚愧。
4. 上周開了一個頭,回顧自己寫博的經過,總共寫了三篇。三篇都寫得很悶。
5. 又,重看最初寫的文章,很讓人臉紅,原來自己對事物的看法曾經這樣幼稚。OK,只能說這是成長的一部份。
6. 記得開設【新香港人】這個報章的專欄時,邀請了幾個博客加入,他們經常給我說:不知為什麼,寫blog的時候下筆如神,但一想到要為專欄而寫時,頓時變得遲鈍,要花上好幾個小時才能完成。
7. 我總是敷衍他們:得啦,你當寫blog就行啦,不要在意編輯怎麼改、讀者怎樣想。
8. 我那時除寫blog外也在報章兼寫不少文章,像書評、訪談、評論等,從不覺得有多大分別。
9. 但如今為【晴報】而寫時,卻體會到下筆千斤重的壓力。為什麼會這樣呢?
10. 我希望把這兩篇「回顧」登完以後,可以有個新開始。
11. 最近「重操故業」,為一個資訊科技商會粉墨登場,介紹他們從事mobile app development的會員。
12. 一口氣寫了四個人,在其newsletter上每月刊登一篇。
13. 第一個是個年輕人。正是幾年前我認識anobii的宋漢生等一眾start-up founders那種狀態。年輕,聰明,熱情,看許多書,還未經歷太多創業的高與低,但很有潛質。
14. 第二個是中途出家的。在大機構當了十多年資訊保安的主管,人到中年、生了第一個小孩後才創業。他說自己是個異常謹慎保守的人(從事資訊保安喎),是什麼令他鼓起了勇氣創業?
題外話:他告訴我公司旗下的產品,保安嚴密的程度媲美美國防部網站。
15. 第三位最令我佩服。他經歷過二千年的科網熱/爆破,見識過香港科技界最瘋狂和最難捱的日子,拿過許多獎,試過每日接聽有意投資者的電話直到天黑,但也嚐過幾乎做不下去的日子。十多年來仍然堅持,他讓我見識到創業家的韌力。
16. 第四個更特別。他已經42歲,兩次幾乎把公司上市,但兩次都失敗兼欠了一身債。人家寫app標價$0.99,他標價$999.99。他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個原始熱帶森林裏建造一座酒店,並在那裏住了三年。這樣的經歷,怎麼會和資訊科技扯上關係?
17. 除了四位創業家,我也見識了世上真有「神級」程式員這回事。
18. 一個創業家說,他有個程式員,五歲就懂用Basic寫程式。
19. 另一個說,他的程式員本來從事金融,從未學過電腦,某次在一手機企業實習時竟發現自己可以背誦300頁的程式,始知天生我才。
20. 本來看少了書,但為了應付工作需要,不得不加倍努力。一位長輩教我,沒有什麼不可以從書本上找到答案。於是現在一邊在Kindle上讀Robert Slate寫的Jack Welch and the GE Way,一邊看從爸爸舊書中找到的曾國藩【冰鍳】。我將抖擻精神,不讓自己懶下來。

Tuesday, June 12, 2012

我為什麼寫博客(一)

讀書的時候愛剪報 ,存下最感興趣的文章,後來踏足傳媒,遇上許多有趣的人,有沒有辦法把這些經歷也存下來?有,我寫他們。


2006 年我加入【經濟日報】任評論版編輯,負責約稿,也經常去聽講座,發掘作者與題材。由那時開始,我接觸的人變得多姿多采:有廿多歲的科網創業家、七十多歲的 退休高院上訴庭法官、剛冒起的政治新星、跑去當補習天王的大學教授...和他們相處是一件痛快淋漓的事,我心想,何不記下他們?


於是我開始寫人物為主的博客生涯。我怕複雜,所以每次只寫一個人最凸出的一面,或印象最深的一個片段。我下午才上班,早上大可放任地寫,先在腦中默想一遍,然後一鼓作氣地打出來,再慢慢修改和琢磨用字。我非常享受寫作的過程,感覺無比暢快。


當新朋友不夠滿足我寫作的慾望時,我就寫舊同學、家人,甚至自己的貓!我的博客不設留言,但我會把寫好的文章郵給被寫的朋友看,滿足於在小圈子中的分享。直至一年後,我遇上一位「博客王」,才出現轉變。

Tuesday, June 05, 2012

剪報

唸中學的時候就養成剪報的習慣,最初只是為了應付功課而勤做資料搜集,後來越積越多,凡是有趣的、饒有深意的、實用的...都剪存下來,再一一分類。

我把它們分成「我喜歡的人」(這裏面大部份是人物專訪)、「我喜歡的文章」(部分實用的內容還細分成管理、領導與理財)和「生活智慧」(有穿衣、化粧、旅遊、飲食等等),很認真的。

讀大學的時候最有蠻勁,不但剪報,還會加上自己的評語,又間綫又畫紅圈地不亦樂乎,現在回望那些稚嫰的字跡,也覺得自己很儍。

出來工作後剪報大大減少,那幾大本剪報冊,許久沒有更新。最大的原因是怠懶了,閱讀不及以前多,選取下來的文章自然少。

後來加入傳媒,情況又不一樣。一方面為了工作需要,又多看了書,更重要的是我多了一個渠道吸收知識﹣﹣訪談。這帶給我比閱讀更大的興奮,只要找對了人,談對了題,一席話的得著不下於一本書。

於是我開始寫博,把見過的有趣的人勾勒下來,我的剪報冊從此成為大家都可以看的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