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31, 2012

手錶

男人都喜歡給女人送手錶吧,我收過兩隻手錶做禮物,都來自男朋友。

第一隻是大學時的初戀男友送的。那是一隻非常女性化的手錶,小巧的鵝蛋形錶面,配細細的金屬錶帶,晃在手腕上弱不禁風的。當年覺得那手錶的款式太成熟了,萬分不願意下才肯換上。像預兆一樣,某天那隻嬌滴滴的錶戴在手上也會弄丟,不久我們便分手了。

後來一個男朋友也在生日那天送我一隻錶。他比我大幾年,像總覺得我是小女孩,買了一隻帶少女本色的手錶給我。它和之前那隻截然相反,錶面足有我的手腕寬,加上鐵銹色的粗錶帶,笨拙地可愛。其實它和我當時的年齡也不大相符,但戴著也就習慣了。

和他分手後我沒有再戴錶。某天媽媽翻出一隻手錶問我要不要,說這是爸爸買給她的,我二話不說便戴上。它不是名牌,款式也不特別,但比起我過去那兩隻錶,卻多帶了一份矢志不渝的深情。或許我能透過它沾一點媽的福氣,直到最愛我的男人出現,為我換上他買的錶。

Sunday, July 29, 2012

關於男友偷食,我說的其實是

當你懷疑男友偷食時,千萬不要試圖找證據,因為不管他有沒有做過,結果都同樣使你痛苦。

即使他沒有偷食,但一個男人多多少少都和其他女性有一點曖昧的挑逗,那些杯弓蛇影的「證據」 ,足以把你徹底煎熬。你既想求個明白,又不敢讓他知道你偷窺了他的私隱,有苦說不出,只能乾著急。

我有一個女友,在結婚前不久便出現了上述情況。她在手機上找到蛛絲馬跡後,按捺不住去查他的電郵,找到更多似是而非 的「證據」後,又去嘗試login他的FB ... 她如同捲進查案的漩渦裏不能自拔,更無法工作,人像瘋了一樣,而男友卻毫不知情。眼見婚也幾乎結不成,她才理智地向男友攤牌,承認自己窺探了他的事,問他有沒有第三者。這個男人成功地自圓其說,解答了女友的疑惑,還了自己清白,二人得以高高興興共偕連理。

這是罕見的幸運例子。在大部份情況下,當你懷疑男友偷食時,他的確做了,他不但做了,而且做得很徹底,你所想像的最壞情況都已出現。比如那晚他送了你回家後,原來到了她那兒過夜;他約你明天見面的同時,也在款款深情地問她今晚在哪兒等;他從外地回來,去接機的是你,但收到他第一個訊息的,是她;你出差時他生病了,那個可憐的表情,既發給了你,也發給了她。

所有女人在發現了男友偷食的證據時,都會像被雷擊一樣,難以置信,痛不欲生。他給她的每一個字每一個符號,都像子彈打進胸膛。明明已是全副心思在我這兒,怎麼還可以撥出這麼多空間給另外一個女人?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是男人經過千萬年來世世代代進化下遺傳的獨門祕笈:他就是可以。

男人可能不相信,但我們其實不介意你有許多女朋友﹣﹣只要不是同時出現就行了。你過去有許多女人,不要緊,只要此刻你屬於我便好,她們不過是「那些年」,我看得開;有了我之後最後不要再有新女友,但若真的發生也無法,反正屆時我倆已各行各路了,還管來幹什麼?我希望你此刻只愛我一個,不要讓我和別人分享你。我也深信你此刻只有我一個,才會全心全意愛著你,以致當我發現你的愛情不是單程路而是平行線時,真的接受不了。

不要以為身經百戰的女人可以抵禦男友偷食,她的痛苦不下於你。不信,去Youtube找找大美人用粗話罵L君的錄音聽一聽。多少男人愛過她,但當她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愛的只有他。她氣得用粗話罵他,因為他「對某某好」,又「簽了XX」,不像王晶對邱淑貞那樣,「痴心情長劍」。聽,你想罵男友的話,她都替你說了。面對男人偷食,大美人和小女人,受的傷是一樣重的。

不管時代怎樣變,一些男人還是會繼續偷食,使一些女人痛不欲生。所以當你懷疑男友偷食時,你可以選擇不採取行動,以減輕或拖延創傷,但一旦你選擇了搜集證據,就要面對分手或接受的抉擇。

抉擇如何因人而異,而我始終記著張愛玲給女人的教訓:寧做他心頭的一顆硃砂痣,不當牆上那抹討厭的蚊子血。失去你,或許是讓他能更長久地愛你的最好方法。

***

摘自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Tuesday, July 24, 2012

自媒體

以前大企業要做推廣,大灑金錢賣廣告多少能收效,但現在如果未能結合社交網絡,誘惑觀眾按下「Share」,或心甘情願「LIKE」一個,分分鐘賠本。

過去要成為社會上真正有影響力的人,可能需要擁有一間電視台,一份報紙,但如今若懂得利用社交網絡,亦可以成為意見領袖,呼風喚雨。

所以越來越多知名品牌和大企業開始投放資源打造社交網絡,圖把影響力從傳統媒介擴展到「自媒體」(We Media)上去。說是「自媒體」,因為它是平民大眾都可以發佈消息和發揮影響力的媒介,是代表自己的平台。

但仍有不少企業覺得「自媒體」需索無窮,好像個無底洞,要全天候保持活躍,成本太高,不值得沾手。

我曾目諸幾家企業就應否擁有「自媒體」爭持不下,最終一位擁護社交網絡者的意見令其他人無言以對。他說,不要以為你不碰社交網絡,它就不會惹你。若平日沒有在這方面下功夫,一旦遇上醜聞,在社交網絡上遭到舖天蓋地攻擊時,連如何還擊、向誰求助都束手無策,只能坐視危機擴大。

Sunday, July 22, 2012

從北京到香港.彭浩翔(一)

想不到一場小小的廣東話抗爭,會在書展裏發生。

旅居北京兩年的彭浩翔,這天回到香港書展來。也許他拍的《春嬌與志明》太受內地人歡迎,內地人已不期然將他「據為己有」,為了照顧祖國龐大市場的需要,大會安排了一位操普通話的主持人陳箋(她是香港電台第四台的主持)和他對談。

架墨鏡、化濃粧的陳小姐一開始便用普通話發問,此時台下已泛起輕微騷動,但大家還算克制。彭浩翔的普通話並不流利﹣﹣他打趣道,你們聽我的普通話,想不到我已到了北京兩年哩﹣﹣儘管他說得別扭,還是把問題圓滿回答了。

答畢彭浩翔露出舒一口氣的樣子,問台下觀眾:我看來不必一直用普通話談下去吧?

台下熱烈地鼓掌,個別觀眾忍不住輕喊:講廣東話!

可是主持人不放過他,說現場有不少聽眾,是專門從內地來聽你的講座的,為了照顧他們的需要,請彭導還是說普通話吧,講廣東話他們聽不懂。

可想而知這提議多少惹來港人不滿,台上台下開始就誰該遷就誰輕微地交鋒。彭浩翔很聰明,他發現每次他提到自己想講廣東話時,台下就有觀眾鼓掌支持,於是他問:

「唔識聽廣東話既請拍手。」傳來幾聲零星掌聲。
彭浩翔迅速回應:「你識拍手點會唔識聽廣東話?」台下轟然一片掌聲。終於,國/粵語之爭暫告一段落,彭浩翔開始用他和大部份聽眾都熟悉的語言,談起創作來。

但原來抗爭並未結束。約半小時後,有人給主持人傳來一張紙條,打斷了彭的分享(他正在講當年看Toy Story時,因為一幕關於巴斯光年的情節哭了起來)。紙條上說,廣東話他們聽不懂,請彭導還是說普通話吧。

台下多少傳來失望與不滿的嘟嚷。此時彭浩翔用他的「普通話」正色道:「其實我的普通話很難讓人聽得懂,如果你要聽得懂,你多少要懂一點廣東話。」他應承在答問環節盡量以普通話作答,稍作平衡。彭浩翔講座的國粵之爭,這才算告終。

我和彭浩翔,與許多現場觀眾一樣,在香港生活幾十年,從未想過要在自己的地方講廣東話,竟也需要一再「抗爭」,心中充滿問號和警號。我不明白,說普通話的人到了操其他語言的地區,為什麼要別人講國語來遷就你呢?莫非是因為大英博物館有了普通話導賞,法國LV店請了一位留法的中國女生當售貨員,就代表強國語言世界通行了嗎?抑或,這樣的要求,只會在香港發生,因為諒你香港人不得不屈服?

在書展這場講座上,廣東話「力保不失」,多少因為彭浩翔本人並不願意妥協,而他聰明地維護了自己的意願之餘,還給足了對方面子。(他說年前得知廣東省要求媒體不再作廣東話廣播時,反應很大,因為當一種語言在公開媒體漸漸式微時,下一代就不會願意講,「我不能接受。我好鍾意廣東話。」他說。為此他拍了一齣戲叫《低俗喜劇》,盡情將廣東粗話大講特講。)

我希望多一些香港人像彭浩翔。即使你要討好的是大陸市場,也可以有一些自己的堅持,而這並不一定影響你在國內的叫座力。

多得彭浩翔,今天書展的S226/227會議室,廣東話係主場。

***

相關舊文:彭浩翔的智慧

Tuesday, July 17, 2012

社交達人

電視在式微,報紙在式微,但FB的使用者在與日俱增,微博上熱鬧非常。人人都愛透過社交媒體分享自己的七情六慾,誰不想成為社交達人,呼風喚雨?但這一點也不容易。


海港城助理總經理譚嘉瑩是個在社交媒體上的推廣高手。她零九年開始為商場策劃社交媒體推廣,三年間,該商場FB的「LIKE」超過九萬五千個,是行內翹楚。她又大玩YouTube、微博、Instagram等,不斷嘗試社交網絡上的新玩意,擴大影響力。

現在該商場做推廣,多有網上網下全盤策略,比如擺放奪目裝置,吸引顧客拍照後在FB上分享,讓消費者不知不覺成為商場的推廣員。

譚本身也很活躍於社交媒體,談起名人或名牌與她互動時,興緻勃勃,因為對方一旦轉發,就可帶動她的知名度驟增。

但她謙稱自己不算社交達人,因為有一種人比她厲害得多:「試想經常在FB上洗你版的是誰?是不斷把BB相片放上網的父母!」

Monday, July 16, 2012

學豁達之二

老師看了我早前寫的幾篇文章,學豁達做一千件小事天下無一不好人 ,提到一田百貨的莊偉忠喜歡莊子、蘇東坡,因為他們逍遙豁達,快意人生,令我好生羨慕。

但老師說我忽略了一點:莊子和蘇東坡,都是曾經有過非常痛苦的經歷,才悟出了道理,看破了人生。蘇東坡聰明絕頂,文學造詣非比尋常,但是他一生士途不遂,壯志難抒,又飽受黨爭之累,多次被貶,人生並不如意;莊子生逢亂世,局勢動盪,人心惶惶,任他思想再恢悟,創意再澎湃,也無一展所長的舞台。

莊子和蘇東坡,正因為知道自己受局限,衝不出去,惟有轉念思考怎樣看化、看破,不執著,以尋心靈慰藉。一個人如果沒有經過痛苦的歷練,空說自己多瀟灑多豁達,那是受不起考驗的,也是沒有底蘊的。那是井底之蛙的天真,不是超脫出世的豁達。

經老師這樣一點,我更澄明了。我也曾疑惑,莊是不是真的一如表現中的滿不在乎?一個人無端怎會有這樣的價值觀?估計也是有所經歷才學會豁達。

這幾年,我失去了很多很重要的東西,有時也會不快樂。既然事實無法改變,不如學習從痛苦中修練,試試悟悟人生道理,而非沉溺其中,人才會成長啊。一個人的容量增加了,才更經得起風浪。

相關舊文
學豁達
做一千件小事
天下無一不好人

Tuesday, July 10, 2012

天下無一不好人

莊偉忠零七年出任一田百貨常務董事,短短幾年,把這間因經營不善而易手的百貨公司弄得有聲有色,每年兩度VIP日動輒吸引數十萬人搶購,業績幾乎年年升,跑贏同業。

但他說自己的管理有四個不:No Hero, No Target, No Meeting, No Evaluation。

沒有英雄,「因為老細只是『扮』英明」。他曾說過,自己沒有賣出過一件衣服、一雙鞋子,所以生意好,功勞歸同事;但所有決定都來自他,所以有錯,全怪自己。

不訂目標,「你想想不達標時要花多少時間分析和解釋?」他說開會、訂目標、作檢討,都不能提升員工生產力,做來幹什麼?他包容同事們失敗,十件事裏有三件觸礁,微不足道。

他不喜歡煞有介事談成功之道,但喜歡看書,已在FB寫了六十多篇書評。一個訪問裏說他同時能讀四本書,而尤喜蘇東坡,欣賞他的豁達,「蘇東坡曾寫道:『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兒,眼前見天下無一個不好人。』,多快樂。」莊偉忠自問也是逍遙派,睡了也會笑著醒來。

相關文章:做一千件小事 


Tuesday, July 03, 2012

做一千件小事

一田百貨常務董事莊偉忠在一個講座上的分享生動鬼馬、顛覆常規,讓我對這個喜歡蘇東坡的企管人印象深刻。

他說自己沒有成功祕訣,更從不訂業績目標,「一千件小事勝過可遇不可求的偉大意念,所以我們每天努力做許多正確的小事,做夠一千件,最終也不知道哪一件令市場受落。」

零八年金融海嘯,市況突然愁雲慘霧,裁員消息不斷,但莊偉忠決定全體員工派花紅兩個月,成功搶佔新聞頭條,「當時我們只有兩百來人,每人每月多派五百元,一年也不過一百二十萬,派得起。」他得意洋洋。

去年日本地震兼核泄,一田銷售額急跌,他做的第一件事,除了把受影響食品下架外,就是親自簽了九百多封信給日本的供應商和生意伙伴,表達支持。

他打過十四份工,歐美華資大家族都做過,又創過業,說做事一點也不複雜,最難學的是做人,而他做人的宗旨,師承蘇東坡(待續)。

相關文章:Recruit專訪莊偉忠
(訪問當然是「鱔稿」,不過記者細心,寫了許多關於他的小故事,而且也捕捉到莊的神髓)

Sunday, July 01, 2012

學豁達

上周五去了一個講座,講者有大家樂的陳裕光、一田百貨的莊偉忠和海港城的譚嘉瑩。他們是三位風格極不同的人。

公眾對陳裕光最為認識,我事前也是最期待他的分享。他到底也沒有令人失望,整個分享很「穩打穩紮」,講藍海策略,講早著先機不及適時務者, 也講趨勢﹣﹣他認為LOHAS這種祟尚簡單、健康的生活態度已成歐美日本等發達國家的大趨勢,所以未來大家樂的發展也會走這個方向。

他說,對趨勢不能視而不見,「路未必已到盡頭,只是到了轉彎的時候。」聽陳裕光的講座,彷似讀了一本Harvard Business Review,或任何一本很「穩陣」的企管書,實用。

譚嘉瑩在行內極之出名,她為海港城制訂了堪稱全港最全面的社交媒體宣傳策略,全天候全方位軟銷這個商場,點子之多,我想不到對手。

我覺得社交網絡是個無底洞,一旦用上,必須投入極多精力與時間維持人氣,無法鬆懈。舉例,早在「微博」之前,我就開始用Twitter,每天分享文章、佳句、感想…諸如此類,一度頗受歡迎,後來因事暫定更新,從此漸被荒廢,到人人都用微博時,我已一蹶不振。去年十月設FB網頁,也一度想好好經營,可是碰巧轉行轉工忙不過來,也是門堪羅雀(如果你想支持,請LIKE,還是有點看頭的。)。

可是譚嘉瑩厲害,她真的有法子每天不斷有新帖更新,源源不絕。她說自己做Marketing十多廿年,最近才學新媒體,也曾一竅不通,但因為實在熱愛這門學問,所以不斷試不斷學,從講座上的聽眾變成講者,自成一派。 譚嘉瑩這套功夫,講究的是「勤」,我自問學不來。

最令我驚喜的是莊偉忠。是我少見多怪,過去不曾聽過此君,原來他好過癮,顛覆我對企管人的印象(不妨先參考這文章)。

莊說他沒有成功策略,認為偉大意念可遇不可求,不如專注做好小事,做夠一千件小事,總有令市場受落的地方。

他在管理上有四不:No Hero, No Target, No Meeting, No Evaluation。他說做事一點也不複雜,做人才是一切的根基,而且一定要活得開心。

他在演講中把列根,蘇東坡,老子的話朗朗上口(舉例:「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兒,眼前見天下無一個不好人」,"There's no limit to what a man can do or where he can go if he doesn't mind who gets the credit"),作風不似一般企管人。我最想學他。

莊說他喜歡看書,開了個FB專寫書評,已寫了六十多篇,從 “0”LIKE到數十個LIKE,漸受歡迎,自得其樂。

我不知他是否真的如自己所說的那樣豁達,晚上睡覺也會笑著醒來,但他自零七年領導一田百貨以來打了多場硬仗,也可算節節勝利,必然自有道理。

我也自以為愛看書,可是覺得自己一來讀得不夠多,二來讀得不夠快,三來讀得不夠「化」,彷彿仍用唸高考那種心態啃書,書讀完了,但是沒有內化成自己的一套。真不濟。那是因為智慧不足、閱歷不足、還是專注不足?我覺得可能是對自己了解不足,不知道最想學好那一門學問,所以漫無目的亂讀一通。

很羨慕像莊偉忠這種領導一家大企業仍能表現豁達的管理人。我轉工後飽受失眠困擾,對許多小事過份擔憂,苦煞自己。真是自討苦吃,明明只是個寫稿的材料,幹嗎要去沾手企管?可我從小學的那套、或我老師教的那套,就是要不斷累積經驗、往上挑戰,總之成功/成長必然要付出代價,辛苦是避不了的。

然而莊偉忠卻示範了如何做一個快樂的成功人士(至少他表面上如此)。或許我也要放下孜孜求學的心態,多看老莊蘇子一類的書,學習豁達?
唔,先重讀自己曾寫過的一篇舊文:于丹談李白 人生不怕、不悔 
還有一篇剛剛尋到的:林語堂【蘇東坡傳】原序

***

陳裕光、莊偉忠、譚嘉瑩的演講內容,我會略作整理,將來扼要寫來和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