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30, 2012

富人不說,卻默默在做的33件事

逛書店時無意中發現這本書《富人不說,卻默默在做的33件事》,翻一翻目錄,覺得那33件事頗有意思,就買下了。

書很簡單,我覺得最適合十多廿歲、初出茅蘆的人看,早些培養某些好習慣,日積月累,很可能會帶來巨大改變。

說是「富人」,應是「成功人士」的意思。作者綜合觀察許多有成就的人,發現他們通常堅持某些細微的好習慣,他認為是這些看來微不足道的習慣,造就他們和一般人的差異。

(相關舊文:臨界點

這33件事大概可以分成幾類,而以下是一些我比較認同的:

和健康有關的:
  • 少吃一口飯
  • 每天走路或跑步三十分鐘
越來越多證據顯示,許多健康問題是和過量飲食有關的,所以少吃多餐是值得推廣的好習慣。回教徒禁食期間(只在日出前和日落後才進食小量食物),血液中的高密度膽固醇明顯提高,有助清潔血管,而低密度膽固醇則顯著下降,減少血液中的沉澱油脂。

每餐少吃一口飯並不是很難的事,卻能提醒自己注意勿暴飲暴食,不錯。

和生活有關的:
  • 先訂好玩樂的計劃
  • 興趣是你一輩子的同伴
  • 和別人共進午餐
  • 隨身帶著筆
  • 隨身帶著一本書
記得大前研一也曾提過,他每年都會先安排好活動,比如說冬天去北海道滑雪,秋天去參加越野車比賽等,然後才把工作塞進去,這樣全年都會過得很充實,又稱心如意。

這真是個好點子。還記得學生時代嗎?每年開學,我們就會查看有哪些長假期,和特別的活動(如旅行、運動會),然後巴巴地期待著那天來臨,這樣一年很快過去,而不覺得辛苦。為什麼出來工作後不可以這樣安排自己的日曆?

還有興趣。最近看了陳大仁幾篇講嗜好的文章,十分喜歡。他說,看英超不算嗜好,那只是消遣,真正的嗜好需要花時間鑽研,你對它的了解會隨著時間增長,而它帶來的快樂也會與日俱增。所以一個人最好培養多項嗜好,一定可以令生活更豐盛。


大前研一更跨張,他認為一個人最好有二十項嗜好:五項為一個人做的、五項是集體的、五項為室内、五項為室外,這樣才最全面,也不會寂寞。他大概真是一個很快樂的人吧。

(相關舊文:品味愛得發高燒

和自我管理有關的:
  • 比期限提早兩天完成
  • 不喜歡的事,再多做三分鐘
  • 比約定的時間提早十五分鐘到達
  • 在一周內寄email給初見面的人
  • 正確喊出對方的姓名和職稱
  • 送客要送到電梯門口
  • 壞消息別用電子郵件告知
  • 三秒之後再回答
以上都是很簡單易明的建議,就不囉嗦多寫了。其中有幾項對我而言已是習以為常的事,看來值得一直做下去。

Tuesday, September 25, 2012

臨界點

中學做化學實驗,把液體A注入液體B進行Titration。一隻手把著滴管控制液體A流量,一隻手不斷搖晃裝著液體B的試杯混合兩者,忽然之間,試杯裏的混合物迅速變色,中和作用就在那一瞬間完成。

是最後一滴液體A產生了作用嗎?非也。變化其實一直都在進行中,但這種改變太細微,肉眼看不見,直到臨界點出現,再多一滴,液體從酸變鹼,改變終可被觀察出來,大功告成。

人生有許多改變也和這實驗類似。正在看一本書叫《富人不說,卻默默在做的33件事》,講的就是某些人不斷進行的微小事情,日積月累下形成巨大差距,造就成功人士。這些微小的事情包括在限期前兩天完成工作、永遠帶一枝筆在身邊、不喜歡的事多做3分鐘,等等。

據說陳南祿在擔任國泰行政總裁時,曾給自己立下目標:要記住全體一萬多名員工的名字。他真的做到,一眼便認出誰是新人。記住一個名字只是微不足道的事,但要記住一萬個名字卻表達了領導者以人為本的訊息,這正是服務業成敗的關鍵。

今天開始,你決定進行哪一件小事?

Tuesday, September 18, 2012

品味

亦舒筆下一個女主角說,「除出對藝術要求高一點,我們還能做什麼?」

我其中一個遺憾,是小時候沒有好好學過一門樂器,以致對音樂空有喜愛,卻不懂欣賞。一個從小學樂理的朋友說,他若覺得一首歌好聽,可以很具體地指出那是因為某個旋律的配置,或某段節拍的結構所致,真令我羨慕。

另外有個喜愛攝影的朋友,照片如油畫般美。原來他鍾情西洋畫,最愛流連歐洲各大美術館,和閱讀有關美術的書藉,久而久之,形成銳利的觀察力和構圖的直覺,按下快門的瞬間,一件藝術作品已渾然天成。

除了音樂和美術,電影欣賞也是一門學問。有個朋友最近看了荷里活編劇的天書Save the Cat,如鬼眼開竅,好片爛片一目了然。《桃姐》裏的黃秋生為什麼要戴眼罩、《禮儀師之奏嗚曲》一開始為什麼有學徒扮死屍的插科打諢等,編劇的心思他驟然讀通,看電影的樂趣從此大大提高。他曾把《禮》劇逐個場景拆解,輸入電腦分析,驚訝地發現此劇結構準確無誤,猶如經過精密計算,難怪成為五十年來唯一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日本電影。

每人每天都是二十四小時,生活也離不開衣食住行,唯有透過提升品味﹣﹣「對藝術要求高一點」﹣﹣才能豐富生活的層次。我嚮往這種境界。

相關文章:愛得發高燒
「一旦愛上什麼,便窮追不捨,興趣也可以變成專業。生命充滿熱情,才沒有白費...二十歲才學鋼琴可不可以?當然!三十歲才學游泳好嗎?為什麼不!
也許你不會成為世界第一,但至少你曾經為它付出了時間精神與熱情,它永遠都是你的。」

Sunday, September 16, 2012

李樂詩

今早為《晴報》寫了一篇稿,講對藝術/品味的一點想法,周二見報。下午和朋友去聽李樂詩的講座,她竟開宗明義便說藝術修養和品味的重要,真是巧合得出奇,一定要記上幾句。

許多人知道李樂詩是第一個接觸三極(南極、北極、珠穆朗瑪峰)的中國女性,卻不知道她本身是個非常出色的廣告人和電影美術指導。

她十二歲學西洋畫,後來入讀理工學院唸設計。哥哥說搞藝術的大多數很窮,她眼見自己的畫畫老師造藝這麼高,也賺不了多少錢,心想我的水平不如老師,將來豈非更窮?把心一橫,決定轉攻商業設計。

因為有美術的基礎,所以轉型一點也不難。她考入當時最大的廣告公司,那年只有十九歲,自信才華超越整個美術設計部門。她問當時的Art Director,你做了多少年才做到今天的位置?對方答八年。她年少氣盛,心中為自己立下目標,三年內就要坐上這個位置。

結果她真的做到,而且五年內就開設了自己的廣告公司。要當老闆,因有環遊世界的心願,打工沒有這個自由。她非常努力,當了老闆要一腳踏,不懂的就要學,所以她不斷進修:Marketing, Psychology, Management...只要和工作有關的,都去讀。為了做好國泰的航空雜誌,她還跑了去唸新聞,這樣拍攝、美術設計和寫作,可以一人包攬。

李樂詩的確有才華。四十年前她設計一個商標,可以叫價十萬港元,乃天文數字。她打趣說自己愛「劫富濟貧」,有些機構她不收錢,而付得起錢的她就賺多些。最好笑是她說若遇上看不順眼、氣燄高昂卻什麼都不懂的顧客,她要收貴三倍:「因為第一要受氣,第二對方肯定腌尖,第三樣衰看著不舒服,要補償。」我沒想到李樂詩是這麼率直有性格的人。

她儲錢後真的展開環遊世界之旅,先從香港出發﹣﹣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她跑均了香港大小勝景,又刨歷史書,了解香港的過去。然後以「東、南、西、北」作規劃,逐個洲去,只是當時還沒有去極地的想法。她似乎是在偶然的機會下,因為負責一個南極的展覽而有了到南極的機會和想法的(這一點是我所理解的;因為在講座中她沒有交代得很清楚)。

說了這麼多,探險怎麼和藝術扯上了關係呢?李樂詩說,品味是人生非常重要的一環,懂得分辦美醜、追求美麗的東西,生活才更豐富。她自詡「知道自己相貎到哪一個水平」,但她對美麗事物有強烈觸覺,只喜歡接觸順眼的人。又譬如說顏色,李樂詩說她若看到一個人衣著配搭的顏色不協調,心裏會有被衝撞了一下的不舒服。

她近年多番到極地去,對生態環境被破壞心焦不已。要宣傳環保、普及科學知識、表達數據,最有效的方法,是透過藝術做包裝。譬如一個人在北極,天地蒼茫,四野無聲,忽然一道極光,此情此景,藝術的境界自然出現。 又如拍攝紀錄片段,有聲有畫有音樂,也是以藝術來包裝科學,最能表達訊息。

我想十二歲的李樂詩在學畫畫時,未必想到當時的美術訓練,不但令她憑這一技之長打下將來環遊世界的基礎,更培養出她的品味。藝術的修養和對極地的探索,在李樂詩身上完美地契合起來,真是妙極。

關於李樂詩的極地見聞,我不多寫了,推薦兩位朋友的文章:

鄒頌華:熱愛地球、燃燒生命﹣﹣李樂詩
區家麟:李樂詩:最豪華的享受是寂寞

Tuesday, September 11, 2012

米切爾奧巴馬

在香港,一個高官夫人的最大功用是在丈夫遭到攻擊時,出來捨身擋箭。
這一點,唐太梁太陳太都應該很清楚。
她們的最大武器,是眼淚,是那無辜的神情,是那無可奈何的選擇。

在美國,一個出眾的總統夫人也是丈夫的最大武器。但她們可一點也不軟弱。
奧巴馬太太米切爾周二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Democratic National Convention)上發表演說,她穿一襲入膊的粉紅色緞子連衣裙,時尚,幹練,亮麗。
她口中的奧巴馬和其他人的丈夫沒有什麼分別,只是碰巧是個總統。
她說,身為總統,沒有令奧巴馬改變,只是反映了他是怎樣的人("being president doesn't change who you are – it reveals who you are")。
她說,對奧巴馬而言,人生最重要的不是賺了多少錢,而是改變了多少人的生命。 
她的丈夫,曾經開一架破舊不堪的車子和她約會,最好的一雙鞋子小了半個碼,用一張撿回來的咖啡桌。如今,他臨睡前讀信的身影使人難忘,他對美國人面臨的困境念茲在茲...
這樣的畫面比電影片段還煽情,難怪米切爾在演講後,支持度比奧巴馬還高

唐英年當不成香港特首,因為許多個女人;奧巴馬倘若連任成功,全靠一個女人。 
對男人來說,決定他事業發展有多高,原來是背後的女人。

Tuesday, September 04, 2012

每天的生死抉擇

我們日日上班下班,生活有序,無風無浪,很難想像有些人每天都要面對生與死的抉擇。

(photo source:http://www.bridge2china.org/)
甘肅有一條毛寺村,它奇怪地被一條河流分成兩半,中間相距八十米,村民經常都得涉水過河到對岸去。他們用泥躉、禾草和樹幹等砌出一道簡陋的獨木橋,可是這橋並不安全,尤其在河水暴漲時,更險象橫生。

這天,一個母親要送孩子到對岸上學。水面看來平靜,她在想:過,還是不過?這是她幾乎每天都要下的決定。她牽著孩子的手邁了出去。

數天之後,村民在河的下游發現兩母子的屍體。

來自香港的建築系教授吳恩融,偶然到訪毛寺村,聽了這故事後十分傷感,他想,身為一位建築師,難道不能用專長為村民做一點事嗎?他後來和一群義工再訪毛寺村,就地取材,用六天時間便為村民砌好一道堅固的橋,就叫「無止橋」。吳恩融希望,此後不再有人每天都要作出生死抉撰。

(photo source:http://www.bridge2china.org/)

(吳恩融參與成立的「無止橋基金」正在時代廣場舉行展覽,他們五年來已在內地完成24個建橋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