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2, 2013

取難不取易

早上,寒風蝕骨,我裹上大衣拉緊圍巾,準備出門。媽在旁叮嚀:今天就不要去游泳了,天氣太冷。我「嗯」了一聲,唯唯諾諾,心想下班出發去游泳時,要不要穿上那件新買的長袖衣。

我不是自虐狂,在每次下水之前的一秒,都在進行激烈的心理掙扎:去,不去?冬天游泳最困難的一刻不是在下水後,而是在下水前。躍入水中後,心理的負擔已卸去一半,游完一千米上水的一刻,我幾乎要為自己喝采。那一種快樂,比大減價時仍能買到心頭好,程度還要高一點,而更持久。

林沛理說,這叫「難趣」 (difficult pleasure),是一種經過某些痛苦過程後,才能享受到的快樂,需要時間,需要鑽研。相對「難趣」,「易趣 」(easy pleasure)顯然更唾手可得,只要有錢,幾乎必能獲得即時的滿足。香港是個鼓吹「易趣」的地方,購物、飲食、娛樂,無孔不入地為我們提供全天候即時享受。但問題是,習慣了「易趣」,人們追求「難趣」的慾望就不斷被削弱﹣﹣既然想要的快樂即時能夠得到,何苦還要經過一番寒風雪?


有個女友說,她的男友曾向她坦白,因為工作壓力太大,所以召妓。召妓就召妓好了,社會上除了明光社外,大部份人都理解召妓是什麼一回事,毋須任何解釋。但問題是,每次召妓後,他都深感內咎。召妓無疑為他帶來即時的生理滿足和享受,但身體背叛了情人,卻教他難以釋懷。他們後來怎樣,我不知道,但我相信那不是一位最佳的靈魂伴侶。一個男人習慣了用錢購買即時的享受,他如何能夠受得住愛情的煎熬,在戰戰兢兢的求愛過程中,患得患失,為誰風露立中宵?對他來說,是否一百次純綷肉體的刺激,足以交換一次刻骨銘心的真愛?可憐。

另外有個朋友,為了創業,隻身回國定居,他說常常感到很寂寞。我心想,有哪一種追求成就的過程,不是寂寞的?老師曾教過,追求學問的第一種境界,是「獨上西樓,望盡天涯路」﹣﹣關鍵在「獨」,大夥兒一起唸書,只是社交,不是求學。我看過別人引述李嘉誠講的一句話,大意是:耐不住寂寞,就等待不到繁華。李嘉誠能有這番成就,必然經歷過莫大的考驗和磨練,才有「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爛珊處」的領悟吧。難得的成就,比伸手可及的享受,更雋永、更甜美。

林沛理說的「難趣」與「易趣」,來自John Stuart Mill的哲學思想。Mill認為快樂有higher pleasures和lower pleasures之分,也許大部份人在毫無壓力下,都會傾向選擇lower pleasures,但我們心中仍懂分辨兩者之別。他的名言是,"It's better to be a human being dissatisfied than a pig being satisfied; better to be Socrates dissatisfied than a fool satisfied."我們知道應追求有質量的快樂,而非僅僅激烈的快感。

說了一大堆,其實自問不算一個取難不取易的人。我仍愛享受口腹之慾,喜歡購物,在看電影和看書之間,我多數會選前者。但或許嚐過「難趣」的滋味,就不那麼容易受到「易趣」的誘惑吧,起碼我知道,更高的山在哪裏。


***


相關文章:

林沛理:易趣與難趣之別
「易趣」得來太易,它們在為城市人提供「即時滿足」(instant gratification)的同時,也扼殺了他們內心深處最熾烈的慾望與享受樂趣的能力,即英國社會學家穆勒(John Stuart Mill)口中的「capacity for pleasure」。...
難趣之趣在於難。為得到最深刻的愉悅和滿 足,有時不得不放棄很多微小、短暫和膚淺的樂趣。對很多人來說,跑馬拉松是自討苦吃,但挑戰自己體能極限的那份滿足感,又豈是老泡在電視機前的couch potato所能想像?

林沛理:現代教育是愛的凌遲
沒有一個真正well-educated的人沒有自己的興趣。有什麼興趣不要緊,最重要是找到自己的興趣,最好的是一種持久,甚至終身的興趣。...
說穿了,這就是享受生活的能力。這種能力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需要經營、培養和薰陶的。閱讀、思考、書畫、鋼琴、圍棋、古玩,以至於運動、烹飪,無一不是需要長時間浸淫的「深度遊戲」。

沒有這種能力,找不到可以令你自得其樂的興趣和遊戲,便只好靠無須用腦的大眾娛樂打救,或者做消費主義的奴隸;日復一日地過一種「回家看電視,出門逛商場」的生活。

蔡東豪:寒跑
跑步者跑步不是因為跑步容易,而是因為跑步難。揀做難的事不一定是自虐,或是標奇立異,動機是我就是想走一條較少人走的路,後果自負。

有甚麼感覺,好得過在寒風刺骨的早上,遇到途人著到似隻糭,而自己輕盈的尤如在水上飄,然後回一個眼神:我唔係傻,我只係一個跑步者。

陳大仁:我怎負擔得起這種生活?
為了達到快樂人生,你必須先培養許多嗜好,再找出哪一種你最為享受,然後將更多時間投放於它身上。

看似很易,哈,實際不然。首先,大部份的香港人都沒有任何嗜好,只有少數人擁有,而他們也只有一至兩種。其次,要找出最令你享受的嗜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第三,許多的香港人根本不懂得什麼叫嗜好。

到戲院睇戲不算一種嗜好。睇英超聯不算嗜好。與朋友飲嘢Tea Time不算嗜好。Clubbing然後喝到爛醉,都不算嗜好。吃米芝蓮的餐廳,也不算嗜好。定期到東京或巴黎旅行,當然,亦不算嗜好。

陳大仁:為什麼看電影與看英超不算嗜好?
只要鑽研它們得越久,能賺得的樂趣就越大。 有人或許會問:「時間我無,錢就好多,有無其他方法可以令我得到同樣巨大的快樂?」當然有,你可以用以下方法—吸毒,即時你就可以得到巨大的快感!不過你當然知道後果會怎樣。
相關舊文:

品味
每人每天都是二十四小時,生活也離不開衣食住行,唯有透過提升品味﹣﹣「對藝術要求高一點」﹣﹣才能豐富生活的層次。我嚮往這種境界。

2 comments:

區可可 said...

我對抗不了內心掙扎,放棄游泳一個多月... 請教戰勝心魔良方!

Leona said...

可可,
你可以試試其他運動,也許也會很喜歡
只要能堅持天天做運動的習慣便好,也不必一定要游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