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04, 2013

蔡東豪論中國/丘成桐談香港

先後看了兩篇文章,都很中意。其實兩文出發點不能相提並論,但都值得細味,摘錄幾段如下:
蔡東豪在剛出版《壹週刊》寫中國,他不相信上海在2020年可以成為成熟的全球金融中心,因為這個地方「愈強愈封閉」: 
我 有一個律師朋友,負責跨國上市和併購,每月去北京和上海三數次,他入住最豪華酒店,在最先進商業大廈開會,在最頂尖餐廳吃飯,但他每次踏入香港機場,都有 一種說不出的安全感覺。不是「舒服」,而是「安全」。愈認識中國的規則,愈感到不安全,這是律師朋友的結論,我相信他不孤單。
對中國充滿不安全感,因為這地方沒有像香港一樣可靠的制度。

我以前沒想過,中國經濟強大與其言論自由程度,關係竟然是反 比。中國國力愈強,政府愈覺得沒需要聽取別人意見。以前中國或會聽一些友善勸告,較為願意包容異見聲音,接受較開放言論,後來發現發展這些所謂軟實力,原 來是多此一舉。只要中國遍地經濟機會,外資公司根本不計較中國的軟實力,這些外國公司總裁,從來不會在官方場合提起劉曉波。我問大部分時間在中國活動的梁 文道,跟以前比較,中國言論自由是開放或封閉了?他以堅定語氣答,是封閉了。
更令人擔心的是,中國覺得沒有向任何人賣帳的必要:
不幸地,近年中國墮 入一個由傲慢製造的封閉社會。有中國人問過我,中國真的有這麼多問題的話,為何中國經濟強大?為何外資不停來中國做生意?我不懂得答,或者關於中國的事, 總是屬於例外。

我聯想到有時和創業家朋友們聊天,一談到Steve Jobs,大家都笑笑地說,教主其實犯下所有最壞CEO的缺點,例如極度獨裁、從不相信市場調查、一意孤行等,可是他是這樣的舉世無雙,教人無話可說。大家唯有互相勸勉,Steve Jobs可以,凡人不可以。難道「中國模式」也如是?

***

丘成桐最近舉行了一個關於宇宙的講座,談「十維時空」,順便接受了一些傳媒的採訪。有些香港近期的現象,我們有點習以為常,沒有人反問過,但他提出了。
先簡單說兩句丘的背景:今年六十四歲的丘成桐是土生土長香港仔,中學畢業於培正,後入讀中大,完成大學學位後赴加州柏克萊分校唸書,獲數學泰斗陳省身教授收為研究生。才三十三歲,他就成為首位獲又稱「數學諾貝爾獎」的「費爾茲獎」的華人。

丘說,「現時香港學生不為學術興奮,搞政治就興奮,是不幸的事情。」 他說,「我最怕是學生運動影響大學方針,應該做的不敢做,不該做的做下去。」

他在哈佛大學任教25年,發現香港大學生要求校政透明、積極爭取參與遴選校長的做法,「超英趕美」:「美國研究型名校,很少見學生要求參與遴選校長,哈佛幾百年歷史,連教授都無權踢走校長。」他說,「學生熱衷爭取選校長權利,想炒校長魷魚,對大學的運作還未搞清楚,我覺得很奇怪。」

他又慨嘆近年鮮見香港的大學生為學術興奮,「學術風氣沒搞好,校長和媒體都有責任,研究型大學的目標應是解答大自然奧祕,解決社會出路,不應把爭權利選校長看得太重要。」

他盛讚香港學生的數學表現其實很好:「香港學生數學成績優於內地,水平亦不輸給國外學生;香港的大學學術水平比北大清華還好;港人今日遊行,聽日罵政府,也沒人會抓你坐監,為什麼覺得香港很慘、無前途?這個心態、氣氛要改過來。」

對比中國的種種不合理、愈強大愈封閉,香港的自由、制度實在值得好好珍惜。

***

相關舊文:香港,就是chic
Chic,是幾代人才培養出來的氣質,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道我們就是chic,以為發展內地市場,是要把自己「融入」內地,跟隨內地文化走,卻不去帶領潮流,實在大錯特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