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9, 2013

Made in Hong Kong

逛商場,看見一家女裝店叫anagram,展示了一件杏色大衣,款式高雅大方,吸引我進店細看。

一摸之下,不得了,大衣又輕又軟又暖,原來是100﹪茄士咩製造的,怪不得。中價時裝店的羊毛大衣,多數混入滌綸,成分從百分之十到一半以上都有,滌綸成分越高,大衣質量越低,既笨重,又不保暖。如今要找一件純羊毛的大衣已不容易,何況是比羊毛更矜貴的茄士咩,實在難得。這件大衣,款式和質料都經得起時間考驗,令我一見難忘。

我再抬頭望一望其他衣裙,越看越喜歡。小店看來專為上班女性而設,走中高檔路線,款式不多,但件件清雅簡潔,顏色可喜:除了常見的黑、白、灰外,還有淺杏、淡紫、寶藍、翠綠等,搶眼但不誇張,含蓄地優雅,令人舒服。我當過時裝採購,買衣服總要翻出標籤看成份,這家小店的用料,教我大吃一驚。除了剛才提到的大衣是百分百茄士咩製造的以外,其他衣服用的不是真絲,就是全棉,幾乎找不到化纖成份。

現在還有品牌堅持用百分百天然物料製衣嗎?實在難以置信,因為成本太高了。我忍不住問店員,你們是哪裏的牌子?店員笑說,我們是百分百香港品牌,設計師也是香港人。我幾乎衝口而出,你們的款式比得上意大利名店!店員補充說,我們的貨都是在辦房裏逐件做的,所以數量很少。我又驚又喜,覺得這店簡直是香港的驕傲。

並非誇張。香港時裝品牌在國際上闖出名堂的不少,但恕我直言,不走中國風,不標奇立異的,不多。這家小店,從用料到款式,不嘩眾取寵,低調地高貴,靠的純綷是質料、手工和設計,可謂碩果僅存。它令我想起在紐約第五大街上的中高檔時裝店,驕傲地展示上班族也能負擔的奢華。在同一家商場裏,路線與它接近的,有法國的agnes b、意大利的Max Mara等,但同樣的價錢,我何不支持這家香港品牌?質料說不定更勝一籌呢。暗下決心,換季時一定要到這兒來挑新衣,想必令整個衣櫃生色不少。

從這家小店我想到香港的定位,尤其在中國強大崛起之際。有朋友回國做生意,常言挫折感很大,因為競爭對手每每只和你談三個詞:規模、壟斷、大器,言談之間對香港頗多不屑,覺得你們香港人做生意太小家了,簡直不值一提。

鬥多鬥大鬥平,香港怎可能和中國比?全世界也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和中國比。但我們不比大,我們比小。一如這家叫anagram的時裝店,它雖然小,但小而美、小而精緻、小而討人喜愛,一樣可以吸引忠心的顧客,在市場上站一席位。只要把「小」做好,拼品牌,不要拼產量,我相信在可見的將來,沒有一個中國城市可以取代香港。

想起幾年前,前英國駐港總領事柏聖文(Stephen Bradley)離任前致辭,他打了一個比喻,令我印象極深。當時他帶了一隻小小的白瓷藍花茶器來,說它產於乾隆年間,款式普通,並不起眼,然而被帶到英國期間,有人替它鍍上了細細的一道金邊。

就憑一道纖幼的金邊,這件茶器從此不一樣:它不再只是一件器皿,而成了一件藝術品。柏聖文把它比喻為香港,謂那道細細的金邊,就是英人留下的制度:自由、廉潔、法治...使香港從其餘中國城市中脫穎而出。只要這道金邊不褪色,這隻小小的茶器,將永遠獨一無二。

 ***

網友轉告,anagram原來是本地G2000集團的出品,而設計師大多數有意大利設計背景:

anagram的設計團隊有著濃厚的意大利設計背景,對於 Italian cut與歐洲風格均有深刻的理解。團隊中的設計師們都曾在著名品牌任職,包括MaxMara,Anteprima和Shanghai Tang等。anagram的產品發展董事Miranda Tsui畢業於英國倫敦皇家藝術學院,之後在意大利MaxMara集團擔任過時裝顧問。Miranda和她領導下的設計師對於制作工藝和剪裁都有著異乎尋 常的嚴格要求,且制作材料均由意大利、法國和日本進口。
 不禁沾沾自喜,原來我的審美眼光還真不錯。該文進一步解釋anagram的設計意念:

anagram秉承源於中國,走向世界的宗旨,由一群擁有國際背景及獨特視野的亞洲設計師精心打造。他們並不依賴標新立異的設計,浮誇的色彩或符號化的中國風格元素取勝,也不依靠刻意勾畫的輪廓或不成比例的設計來吸引。設計師們透過精湛的剪裁技術,配以簡潔的設計細節,營造出簡單而出人意料的比例及線條。
anagram定位自己為「三十歲左右的城市白領女性」,價錢是「G2000的三至四倍」,已於多個內地大城市開設分店,如:北京、上海、杭州等。以精緻品牌的定位做內銷,anagram強調質量多於數量,我希望它成功。

***

相關舊文:
香港,就是chic
Chic,是幾代人才培養出來的氣質,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道我們就是chic,以為發展內地市場,是要把自己「融入」內地,跟隨內地文化走,卻不去帶領潮流,實在大錯特錯。
彭浩翔的智慧
成功遊走於京港,但沒有喪失自我,電影導演彭浩翔的智慧,遠在許多香港高官之上。

相關文章:
五分鐘聽一席話:下一個十年軟件成關鍵
「或許有人會把香港比喻為這隻茶器,英國人在佔領它的百多年裏,為它鍍上了金邊:法治、有效的政府、社交、貿易、宗教和言論自由、自由市場,一切使香港自一般中國城市脫穎而出的因素;那套軟件。」柏聖文說,許多中國城市都想成為香港,特別是嚮往香港的「國際化」。

1 comment:

Allie said...

I like this pie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