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05, 2013

《人再囧途之泰囧》像港產片

photo source: http://movie.mtime.com/164046/posters_and_images/2181828/

截至一月底,《人再囧途之泰囧》已在內地狂收逾十二億元人民幣票房,成為中國史上最賣座電影。它的創作人徐崢謙稱,這已成了「社會事件」,與自己的創作無關。

香港人可能有疑問:大陸的喜劇,香港人識笑咩?我很肯定:識。這電影是典型的「孖寶」喜劇格局,充滿八、九十年代許冠傑兄弟主演的港產喜劇味道,拍得好。

徐崢演主角徐朗,花了四年時間研發出產品「油霸」,犧牲不少家庭時間。他和拍檔高博為產品的方向鬧翻,雙方拼命要爭先取得另一大股東「老周」的授權,先後遠赴泰國。途中,徐朗纏上了「麻煩精」王寶,他的插科打諢,為徐朗帶來極多意外,令人哭笑不得。

影評人形容它是「公路電影」,按我之前介紹過的那本荷里活編劇天書Save The Cat作者Blake Snyder的十大電影分類,《人再囧途之泰囧》屬於他形容的"The Golden Fleece",而且非常典型:主角要完成一項任務,卻不斷遇上挫折,最終任務是什麼已不重要,因為他在經過連串考驗後,得到醒悟。電影的主題是內在成長,而非達成任務。

電影裏剛出場的徐朗,視「油霸」為第一生命,老婆要和他離婚,他說不能影響他生意。旅途上,他一再遇上阻滯(大部份都由醜角王寶製造),但都沒有放棄爭取授權,即使老婆打電話來說要帶女兒走,他也不動搖。直到他和王寶跌入水中,失去一切,又被王寶一腳踢掉壞牙,跡近崩潰之際,才突然想通(當然,王寶那本精美得有點離譜的日記本也是重要道具),家人比事業更重要,過去實在本末倒置。徐朗最終放棄授權,設法和太太修好,和氣收場。

徐崢在一個訪問裏說,他拍這套電影,是要反思一個人要過怎樣的生活。住在北京的他,和很多大城市人一樣,每日忙個不停,應付工作與各式各樣的人際關係,焦慮不安。他希望藉電影探討現代人的價值觀:親情、友情、財富、成就等,執重執輕?電影能在票房上得到如此巨大的成功,顯見它的主題深深引起觀眾共鳴。

我看電影時幾乎以為自己看的是港產片﹣﹣它是續集,第一集的製作班底有香港人文雋和葉偉民導演,承襲了一些港片風味,或許不令人意外。但本集像港產片之處,不是指技術或風格,而是它的主題和電影語言,像煞小時候看的笑片,而那正是香港如日中天的年代(記得肥肥、董標主演的《富貴逼人》嗎?還有許冠傑兄弟那些我已記不住名字的電影。主角可能為了一張六合彩獎券鍥而不捨,最終不斷受挫後,才發現親情最可貴)。

和老師探討中港差異時,他時時提及四個字,很世俗的:發財立品。我一直以為現今中國「立品」還要等上兩三代,看來一些有文化底蘊的內地人,對個人、成就的反思,可能比我想像中快。如果這是持續的、引起普遍共鳴的,那香港人要面對的中港矛盾,不知會否慢慢減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