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6, 2013

你都有今日

大學二年級暑假,到報館實習,工作有時忙,有時卻很空閑。我們的上班時間大約是下午兩點到晚上十一點,作為實習生,交好稿子後,提早走也很正常,我從不裝忙。

那時和男友二人如膠似漆,見少陣都唔得。他也在實習,但多數準時下班,七時許便從九龍塘到九龍灣來找我,一起吃晚餐,見面便談個不停,然後依依不捨地走。

有一晚,稿子完成得特別快,幾乎可以說在等放工。上司在忙,管不了我那麼多,於是我在晚飯時間溜了出去,不但和男朋友大快朵頤,還買了電影票看戲。

九時許,電話震動,我忙接聽,是上司氣急敗懷的聲音,問我在哪裏。我頓時緊張冒汗,又不懂扯謊,便期期艾艾說,我...我在看戲。聲音細下去。上司呆了一秒,也不多浪費時間,只道,算了,掛線。原來那晚出了一點突發的事,人手忽然緊張,她需要我幫忙打幾個電話。

我擔憂了整夜,心想自己做錯了事,不知要遭什麼懲罰。第二天回去,以為上司要找我訓話,豈知她一句重話也沒說,也沒使臉色給我看,只是輕輕提醒我兩句,沒教我難受。可我自己知道理虧,從那天起,沒有再在上班時間看戲;如果完成工作後要早走,必然交代一聲,好讓她心裏有譜。那一刻我彷彿忽然長大,知道出來工作要負責任,不可任性,而這件事也記到如今。

回想起來,這只是我諸多「工作事故」中的一小樁。我從來不是一個容易管理的員工,我太有主見,不是一個聽話的人,又有諸多要求。曾經有一個上司形容我,你只聽你佩服的人,要不,再大的官壓下來你還是不瞅不睬的。

終於有一天,這個難以應付的員工也成了別人上司,嚐到了管理之苦。人家說最頑劣的學生有朝一日若當上老師,會是最好的訓導主任,因為什麼懲治的手法都見識過,這話應用在管理者身上也許是一樣的,只是「懂」和「做」還是有段距離。即使我大概知道在什麼情況下應該怎樣做,但要實行起來,卻難比登天。始終還欠經驗。

很多管理者常投訴「一代不如一代」,我是不認同的。他們會覺得一代不如一代,只因自己早已進步了,卻忘記當初。當員工帶給我管理問題,而我一眼就看出癥結所在更覺得何其熟悉時,我知道我已長大。只是角色也隨之改變,我再不是當初那個不知天高地厚,專給上司出難題的小女孩。我無奈,心想:你都有今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