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3, 2013

給EL

EL

男生要強好勝無所謂,只要能成功,受多少委屈、中多少箭、得罪多少人,大丈夫都受得起。

這幾天工作上背後不停中箭,好朋友紛紛來電問我怎麼了,我只說我被標籤了。我不停想著姐妳這句話,想著自己是大丈夫,把委屈的淚水都嚥回去。」

今早一開iPhone看到你留言給我,十分心痛,便匆匆寫幾句話給你,為你打打氣。

阿妹我倆雖然素昧謀面,但這些年來總算相識一場,既然你當我是姐,我也把當你學妹,大家互相切磋一下。

最近我在FB上分享了麥肯鍚一位合夥人的訪問(嗱,阿妹你有冇LIKE到我個Page先?) ,提及他們2011年做了一項研究,有以下發現:
「本港有54% 的大學畢業生,都是女性。在專業工作的入職層面,亦有 52%是女性。 但去到中至高層,女性比例則只有23%。越高層,漏斗效應越明顯。在行政總裁職級,只有2% 是女性,董事會方面則有 9%。這反映在職場晉升這路上,有很多女性 dropoff,人才流失何其嚴重。 」

阿妹,你環顧四週,與你在同一年進入這間公司的女同事中,到你三十歲左右、管理一個部門的時候,有一半唔見左;如果你好叻女,四十歲左右升到公司的General Manager / Director,她們之中將有九成唔見左。這代表什麼?這代表女人出來工作,能夠當上Manager、Director,是非常、非常、非常罕見,也非常、非常、非常困難的。你告訴自己,今天感受到的委屈,這些比你年長一點的女人(包括姐姐我),都經歷過,當日,她們也曾傷心落淚。而她們能夠坐上這個位,除了因為叻女外,很大一個原因,是她們沒有放棄。

你有role model嗎?不妨找一位比你高兩級、你又喜歡的的女上司,作為role model。要找女上司,除了因為比較容易代入外,也是要避免你愛上男上司,那會很麻煩(千祈咪搞);要找高兩級的,因為只比你高一級的,容易和你有衝突(你再升就坐她的位置了),比你高N級的,距離太遠,年代不同,也無法代入。Anyway,總之你找一個比你高兩級、你又喜歡、又信得過的女上司,視她為role model(大學的師姐、mentor更好,因為沒有利益衝突)。如果你真的認識她,那很好,可以直接請她喝茶,告訴她你的煩惱,請她給你advice。要知道,你今天經歷過的事,她一定有經驗,何況她當年,很可能也得到一位年長女性的提攜,所以她通常都很願意幫你﹣﹣就當做善事,fine。如果你不認識她,也不重要(比如說,你可以找一位公眾人物),你想像她當年也面對同一處境,很辛苦,但最終她咬緊牙關,克服了。她做得到的,你也可以。

你知道女人出來職場打拼,有多久嗎?答案是很短。在西方國家,主要是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事。 我懷疑,根據進化論,女人在生理上其實是不適合出來社會工作的﹣﹣職業女性出現的時間,相比人類的進化史,何其短暫!所以,這九成的dropoff rate,很可能有生理上的因素(這一點,我就留待Malcolm Gladwell之類的作家,翻箱倒櫃去尋根究底好了)。話雖如此,上帝對女人也很公平,給了我們一個「宇宙無敵超級大殺傷力武器」:眼淚。

對,是眼淚。男人中箭、受傷、委屈...無論遭到多大的打擊,因為社會的期許,他們不哭(什麼?你說那些九十後男生也哭嗎?Oh my god)。所以他們承受的壓力,相對而言比女人大得多。這點我們要體諒他們。但女人可以哭。你不單可以哭,你還可以呼朋引伴地哭,哭著告訴你的姐妹們,你多麼不開心,多麼需要她們。女人之間的sisterhood是很好的藥,能治療許多不快樂。你說「好友紛紛來電問我怎麼了」,收到她們的電話,是否大感安慰?那很好,證明你不是孤單的。這點很重要,女人需要團隊的支持。

哭還哭,你告訴自己,哭完就要振作,因為你將會是那23﹪、2﹪的女人。她們都是這樣的。

2 comments:

Vanessa Yuen said...

我都想有個女上司做我ROLE MODEL. 但身在TECH FIELD, 搵個女同事已難, 更何況女上司. :(

Leona said...

Vanessa,
何不試試公眾人物?
像FB的COO Sheryl Sandberg便是不少女生的role mo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