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09, 2013

《中國合伙人》:中國夢?美國夢?



一口氣看了兩套最近在中港都很火的電影:趙薇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和陳可辛的《中國合伙人》。兩套都是好電影,雖然都是沾上了「青春」的題材,但情懷卻很不一樣。開始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喜歡《致青春》多一點,因為那女性的敏感觸動了我;後來又覺得《合伙人》更精采,因為視野更寬闊、更激情。

外界對《致青春》的評價是一面倒的好,但對於陳可辛的《合伙人》,觀後感卻很極端﹣﹣絕大部份內地觀眾對它一致好評,尤其是企業家,如張茵,便深感共鳴: 
(《中國合伙人》)也是我們這一代人創業、掙扎、出國、海龜、土鱉及上市的故事。這裏面的矛盾、困難、成功、喜悅,我都經歷過」
但在香港,許多文化人卻對電影看不順眼,有人形容香港從此「丟失了一個導演」,說陳可辛「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更多人批評《合伙人》的「強國價值觀」令人反感

作為一個老把「香港價值」掛在口邊的人,我多少理解這種批評的心態;但坦白說,陳可辛的《中國合伙人》拍得不錯,而他作為一個「地道」的香港導演,能拍出這樣一個有關現代中國的故事,又令內地人感到共鳴,殊不容易。我們香港人如要了解國情,必先要了解現今的「中國人」,而《合伙人》的三位主角:成東青、孟曉駿、王陽,就是三種主流的典型,各自代表「土鱉」、海歸和憤青,從他們身上,我們大概可以略窺國情之一二。

幾年前,我的朋友耿春亞(他畢業自清華大學,來港進修兼創業,去年已拿了香港身份證)與我談創業。他說在大陸,「海歸永遠贏不了土鱉」,然後他舉了許多例子給我聽,說如今中國最成功的企業家:馬雲、馬化騰、陳天橋、丁磊...還有電影中影射的俞敏洪,都是沒有出過國的「土鱉」,他們不單把「老外」「掃埋一邊」,而且能騎在海歸頭上,發施號令。主要原因,是土鱉們最了解中國、最了解中國人。我在看《中國合伙人》時,發現陳可辛正正拍出了這點。

成東青出身自農民家庭,考了三次高考才能升上北大。他又土又笨,想申請美國簽證出國,多次被拒,私教英語,又被學校開除,實在是逼於無奈了,才動起開英文補習班的念頭,執料一鳴驚人,收生越來越多。學生們喜歡成東青,因為東青就和他們一樣:出身不好,又不卓越,只有一股想出人頭地的蠻勁。電影裏的成東青,為了學好英語,五年內看了八百本書,背下了厚厚一本英語字典,成為「單詞王」。他的奮鬥史,是一整代中國年青人的寫照。

但成東青的好友孟曉駿卻不一樣。他出身良好家庭,父親和祖父都是留美歸來的博士,他也一直以去美國為目標,夢想是成為《時代周刊》的封面人物。他一向是精英,結果亦如願以償,申請美國簽證一擊即中,到彼邦研究所工作。沒料到,到美國後卻無法立足,只能委身小餐館當雜役,還要被老闆欺負,給他最少的小費。孟曉駿只好灰頭土臉回國,加入成東青的「補習社」。然而他「海歸」的身份,卻擦亮了補習社的招牌,他的見識,不斷為企業推陳出新,使之漸具規模,銳不可擋。

這個「土鱉」加「海歸」的組合,是現今許多成功中國企業的「黃金組合」:土鱉是主席,專注激勵士氣,確定目標;海歸是CEO,為企業建立制度,與國際接軌。陳可辛的成東青加孟曉駿,正是這種組合的表表者,他在一個訪問裏說:
「中國歷史上,毛澤東是「土鱉」,周恩來、鄧小平是「海龜」, 「海龜」一定做老二,這是大陸人教我的。」
這與春亞告訴我的不謀而合。

然而我們香港人最受不了的,也許正是這些成功的「土鱉」們。 香港人的價值觀比較接近「海歸」孟曉駿或「憤青」王陽,我們目標為本,我們有話直說,我們敢愛敢恨。而土鱉的價值觀,對香港人來說,彷彿來自外星。我想,那是因為我們不明白他們的饑餓。陳可辛也在一個訪問裏說,三個角色裏,他最認同孟曉駿,最不理解成東青:
 「它(土鱉)不止是字面解的老套,更是深受中國傳統教育、儒家思想影響,滿口強調表面化的真善美,我認識不少民營企業老闆都有這種特色。」...他也觀察到,現實中的「海歸」多是替「土鱉」打工的管理階層。「『土鱉』另一個特色,是雖然沒有見識過世界,但他們發奮,對任何事都抱渴求之心,且肯放下身段,因此關係網較強,知道甚麼時候該幹甚麼;知識分子就是有太多身段,所以不會成功。」
有時覺得,我們這一代香港人,很難在大陸和土鱉競爭,除了水土不服外,更大的原因是缺乏那種饑餓。但下一代則未必。

說回電影。孟曉駿回國後,成東青的補習社(現已易名「新夢想」)氣勢如虹,更打算在美國上市,但三位合伙人也因此反目。電影的結局很美好:三人聯手抗衡美國人的訴訟,出了一大口烏氣,並帶出「中國夢」的訊息,意思是全世界都要往中國看了,你們美國佬還在懷念舊時。這還不止,成東青為了令孟曉駿釋懷,捐了一筆錢給孟曾工作過的實驗室,並以「孟曉駿」命名,多麼意氣風發。我想大陸人看得最亢奮的是這一幕,而一些香港人最受不了的,亦正是這段情節。

其實中國崛起,無論香港人受不受得了,也得接受這事實,全世界也如此。香港人一向適應力強,由殖民地時代起便有一種「can do」精神,我們有的是自信,從不認輸。面對大陸人,我們亦應有這種自尊,別妄自菲薄(我想起在戲內一直高貴脫俗的角色蘇梅)。像陳可辛這套在內地非常成功的電影(票房三天內打破一億元人民幣),雖然幕前全是中國演員,但在幕後把關的幾個最重要的角色,都是香港人:編劇林愛華(是陳可辛的老拍檔,執導過電影《十二夜》)、攝影杜可風、音樂金培達、服裝吳里路...粒粒皆星,都是香港影圈的精英,所以片子拍得這樣流暢悅目。

如果說,彭浩翔的《春嬌與志明》大受內地歡迎,原因是堅持拍了一齣「有香港特色的香港電影」,不扭曲自己去迎合內地口味,那陳可辛則更進一步,拍了一齣「有香港特色的中國電影」,挑戰內地人拍的中國電影,而且毫不遜色。總之,千萬不要去拍「有中國特色的香港電影」,內地人不看,香港人不愛,死路一條。

***

相關舊文:
彭浩翔的智慧
香港,就是chic

參考文章:
《中國合伙人》可怕的價值觀
丟失一個導演
《中國合伙人》之不可一世 
陳可辛對談馬家輝 土鱉、海龜與中國希望
陳可辛 中國式追夢
中國拆伙人 (電影影射的是「新東方」創辦人俞敏洪、徐小平、王強之創業故事,現實中他們如何合伙、拆伙,值得一讀)
《中國合伙人》--中國式青春與春夢(這位港漂上海90後朋友,寫得有意思)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