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09, 2013

小貓帶給我們的禮物




同事在FB上寫道:怎麼這個星期過得這樣累?
我想我是明白的。

七月二日,長周末後回來的一天,也是我們其中一位同事最後上班的一天。這天早上,弟弟在馬路上撿到一隻小貓,因為一時沒有為牠找到主人,就決定先把牠帶到一處安全又隱祕的地方:我的辦公室。

回來之前通知了同事們一聲,讓他們有心理準備,又請大家保守祕密﹣﹣而由於小貓匿藏的身份,我們還為牠取名叫「斯諾登」。

小斯諾登很美很可愛,也許太驚恐,牠不時喵喵叫,可是卻不吃不喝,同事們對牠又愛又憐。我很快已為牠找到新家,打算在獸醫那兒檢查好了,最多再過一兩天,就把牠帶過去。

豈知一查之下,才發現小貓橫隔膜穿了孔,胃和肝擠壓肺部,致呼吸困難,如不動手術,恐怕保不住。但貓兒太小,手術風險極高,做不做?
我和小貓的新主人商量,大家心裏都明白,小貓是九死一生的,但既然讓我們遇上了,總要救到底。結果,小貓在手術中途停止了呼吸。


這消息令同事們都很難過。次天上班,發現所有女孩都不約而同穿了黑衣悼念小貓,包括我在內。

我感謝同事們對小貓的憐愛,說這其實是我的私事,卻把他們折騰了,得請他們吃飯感謝;一位同事卻紅著眼眶說,其實我們都沒把這當是你的私事。

說來奇怪,我們和小貓相處的時間不過一天多一點,但牠的楚楚可憐卻讓人著魔,把所有人都感動了﹣﹣除了我們幾位同事,還有撿牠回來的弟弟、只見過牠不出十五分鐘的媽媽(因為弟弟把牠撿回來就有要事出門了,媽又不敢把小貓接回家,怕家裏三隻貓會因此鬧情緒,無計可施下我才把斯諾登帶到公司去)、甚至從未見過牠的新主人!只不過透過相片,新主人已視小斯諾登為家庭成員,還義不容辭和我分擔牠昂貴的手術費用。大家都對可憐的小貓依依不捨。

唯有希望小貓最終也感受到我們的愛,記得牠是在大家的愛護中離開的。

不過幾天時間,同事們既經歷生離,又逢死別,年輕的心怎會不感到累。但我們就是在這些經歷中長大的,或許一年、三年後回望,我們會驀然發覺,七月二日遇上的小貓,團結了我們,展現了大家的純真善良,為我們的長大刻下一章。也許這就是小貓來人間匆匆一趟,送給我們最大的禮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