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1, 2013

熱血的《狂舞派》


今年三月,讀到《狂舞派》導演黃修平接受一份報章訪問時說的一句話,心裏就提醒自己到電影上畫時,一定要去捧場。那是在被問及拍攝過程遇到的挫折時,導演的回應:

...當然有碰壁,大多是行家的聲音,甚麼『香港拍這類戲唔得』、『點跳都勁唔過黑人』等,但我有信心,正如香港電影,技術不如荷里活,但也有輝煌的成績。香港精神是咩都得!

這句話看來平平無奇,卻令我很有共鳴。我的工作和IT有關,每次向別人介紹香港的IT成就可以達到國際級水平時,都會很肉緊,一副為香港平反的姿態。也不知為什麼,總之凡與香港的「面子」、「裏子」(核心價值)悠關的,都份外著緊。

扯遠了。電影終於上映,好評如潮,我也替導演高興﹣﹣抽水講兩句,與導演有數面之緣。他在中大藝術系畢業,拍過幾套獨立短片,得過不少電影獎項,亦在大專教書。《狂舞派》是他蘊釀四年的作品,令人看得熱血沸騰。導演「真身」十分斯文,談吐不慍不火,滋油淡定,真想不到他心裏藏著一團火!
(有場戲導演客串酒保,觀眾細心些就會發現哦。)

(以下入正題。有朋友提醒我,一定要加這句話:下文嚴重劇透)

我喜歡這套電影,主要原因是喜歡它的角色。導演說他四五年前開始,經常約人在理工大學碰面,偶然發現常在大學空地練舞的學生,深入了解他們的故事後,觸發他創造這個劇本。據說為了這電影,他試鏡見了五百人。而我卻總覺得導演是先有角色原型,才摸索著創造出這個故事似的。因為他們都有血有肉。

主角是阿花,由新人顏卓靈飾演。她是個每天一張開眼就想著跳舞的少女,唸大學也是為了加入大學的舞蹈團隊。阿花是個討人喜愛的角色,她對跳舞的天分和專注,令她別具魅力,所以戲裏每個人﹣﹣包括對手﹣﹣都喜歡她。演員顏卓靈很可愛,令我想起剛出道的蔡卓妍,爽甜清新、不作狀,也有人說她像薛凱琪。

http://www.dcfever.com/models/viewphoto.php?id=1261%20?iframe=true&photo_id=53133
(你應該見過她拍的這個Olympus相機廣告吧?)
阿花的男友叫「柒良」,外型「騎呢」,是留班多年的「太極學會」會長,老土極了。他一開始便懾於阿花在迎新晩會上跳舞的魅力,不捨不棄地追求她,過程很搞笑。他向阿花表白時說,別人跳舞的時候都很chok,唯有你全心全意,不但臉在笑,連手手腳腳都在笑,他就是喜歡阿花這種單純。阿良曾因劈友而進入懲教所,在獄中被「太極大師」黃貫中點化,由不良少年轉化為現今之「柒良」,行事絲毫不介意別人的目光。他的成熟,帶領阿花長大。

演員蔡瀚億是演藝學院戲劇系的畢業生,因為一個Tempo紙巾廣告而竄紅。角色雖然騎呢,真人倒很俊朗:

第三位重要的演員,是主角「對手」Rooftoppers的隊長,叫Storm。他是劇中唯一由導演親自邀請、而非通過試鏡而找回來的演員,Tommy Guns LY。他是美藉中越混血兒,十六歲立志成為Hip-hop舞者,十八歲卻因為膝蓋出現癌症,被截去一腿。電影中有一幕,他向阿花展示自己的傷殘,揭露他的成功,付出了比別人多幾倍的汗水。

現實中,Tommy Guns十六歲患癌時,醫生叫他選擇,要不保留,但以後不能跳舞;要不截肢。其實他沒有選擇餘地,為了繼續跳舞,毅然選擇截肢﹣﹣於是才有向女主角的一問:為了跳舞,你可以有幾盡?(How far are you willing to go for dancing?)阿花接下來的獨白,是導演利用了試鏡、面談那五百名舞者的材料而寫的,令人感動,值得觀眾細味。

很喜歡Storm「點醒」阿花的一段話。他說,他患癌後「退出」舞隊年多,所謂的祕密修練,就是不斷努力克服自己的缺陷,而非坐困愁城。因為他為了繼續跳舞,可以付出這麼多汗水。


我也喜歡黃貫中在戲中「收拾」當時仍桀傲不馴的阿良時,氣定神閒地問他的一句話:

「每個人都有一樣他很擅長的事,我很叻耍太極,你呢?」

是的,我想電影之所以這麼受觀眾愛載,是因為它通過這些美好善良的角色,展現了眾人熱血的一面,喚起大家心中的火﹣﹣生命中必然有些最使你自豪、快樂的元素,那是什麼?找到它,全力把它發揮出來吧。

電影中有多場別開生面的跳舞場面,如雨中個人獨舞(表達另一男主角Dave失戀的悲痛)、以紅氣球點綴的「太極Hip-hop」、還有壓軸的比舞大賽等,視覺效果豐富精采,幕後製作人員花了比正常電影多幾倍的時間才得以流暢展現,觀眾要好好享受才行。難怪有不少朋友一看再看,單看舞蹈場面也值得。



較喜歡這預告片,因有各演員/角色的介紹

電影主角以大學生為主,也有許多發生在大學的場景,只是我有點感慨,如今大學校園裏反而很難找到這份熱血。還記得年初我提及過一個電影比賽嗎?當時的參賽作品中,就有不少取材自大學,但劇本與題材空虛蒼白;那些由真正大學生編演導的短片,熱血程度反而不及一位從大學畢業十多年的「前輩」。由此我更相信,熱血不是青春,熱血是一種心態,有些人十幾歲心態已老去,有些人一輩子都青春。或許,熱血也是需要蘊釀的,經歷了生活的磨練與洗禮,回首前塵,才會更珍惜得來不易的赤子之心。

我喜歡《狂舞派》,喜歡它的角色,喜歡電影滲透出來的真善美 ,喜歡它親切的香港味。導演好有heart,支持香港電影的,不要錯過這齣戲。

***

延伸閱讀:
鄭政恒:
東方太極和西方 Hip Hop 的偶然結合,正正代表了香港的半唐番混種特性,換言之,香港的致勝之道,不在於一味北望神州,而在於香港是國際化的現代都市,有西化的一面,一直都是開放的城市...

片中的角色沒有自怨自艾,或者在不滿不忿的情緒漩渦中淹沒自己,他們願意尋求突破,有求勝利的決心,而不是賣弄殘缺的悲情,Rooftoppers 斷了一腿的老大 Stormy 和 BombA 的阿花都是很好的例子。Stormy 問阿花:「How far are you willing to go for dance ?」這是一個擲地有聲的問題,因為理想和熱情還在,犧牲和付出都不作計較,這就是青春的活力...

湯禎兆:
我覺得導演的核心關懷,其實是在 Rebecca 身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