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5, 2013

不工作的重要

這幾個月來,生活與工作總算穩定一些。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先做一個小時運動才上班;晚上若不加班、沒應酬,七點多便回到家裏;梳洗晚飯後,還有充分的時間看《衝上雲霄2》和用iPad閱報。十一點便上床,健康得可以。

但我仍有一個困難未解決:沒有足夠時間看書。

一個原因是我從搭地鐵改為自己開車上班,每天便起碼少了一個小時閱讀;另一個原因是工作和閱讀的關係不比從前密切﹣﹣過去我在傳媒,曾經隔週寫一則書介,順利成章書不離手,是離開中學後看書最多的日子。如今看書是看書,工作是工作,兩者怎樣相輔相成?我未想得通。

還有一個習慣問題。向來愛白天閱讀,因為晚上精神較放鬆,看書太耗神。如今把時間表翻來覆去研究,仍未「搾」出可以在白天看書的時間來﹣﹣已經六點半起床了,做得了運動看不了書,怎麼辦?

很羨慕一些做傳媒、研究或Free-lancer的朋友,他們的時間比較自由,隨時都可以看書;我還認識起碼五名CEO/老闆,他們日理萬機之餘,還可以閱讀、運動、寫作! 各位大佬啊,你們是怎麼做到的?我現在唯一可以狂刨書的時間,是在渡假時﹣﹣剛剛放了一週假,看了四本書。

***

一位創業幾年的朋友給我說,他正考慮每週只上一天班,其餘時間用來看書、思考、和見一些必須見的人。他說幾年下來公司漸漸建立制度,基本上他只需要每週主持一個會識,了解同事的進度、確立本週工作的方向便是,日常的運作,他想盡量抽身不管。我理解這種情況,因為那些行政的工作,誰都可以做,他也不見得比同事做得好,不如多花時間在更需要他的地方。

另一位從事新聞工作近廿年、已回到大學教書和唸書的朋友說,他盡可能每周安排一天時間完全屬於自己:不應酬、不上班、不出席公開場合,只是看書、寫作、行山、發呆。

據說Bill Gates主政微軟期間,每年放自己兩星期大假,稱之為「Think Week」,在小屋裏謝絕探訪,潛心思考;Jack Welch在GE的時候,每天有一個小時望著窗口發呆。我還認識一位本地最大公關集團的老闆,若他在辦公室的話,同事們會發現他大部份時間在玩「接龍」﹣﹣其實也是在思考。

自從工作上軌道後,漸漸發現自己對「自由時間」的渴求,亦如前述諸君一樣,越來越強烈。我覺得我不能再任由自己忙於應付無止境的電郵、會議、冗長而沒意義的報告工作...這些donkey works消耗大量時間和精力,卻對成果一點用都沒有。相反,我渴望每天都有一點時間來沉澱﹣﹣不論是簡單地反思今天見過的人、講過的話、做過的事、看過的文章,又或只是計劃一下準備約見什麼人、應著手開展哪些工作、有哪些重要的電話要打等﹣﹣否則就感到消化不良,或惴惴不安。

試過一天做到晚,但很快發現那對自己和公司的運作沒有一點好處!香港向來鼓吹勤力,但一間公司若由上至下都在忙,其實很不健康。因為機構裏必須有一些比較清醒的人,要往前看五步、十步,定立策略和緩急先後,不能光著眼當下急務,否則很易迷失方向。公司和球隊一樣,也是teamwork,總得有人打前鋒,有人做後衛,最重要的,是要有個好領隊,不落場踢波,但要決定用什麼人,行什麼策略,訂下進退之道。

哈哈,寫這樣一大段文字,好像在為自己準備偷懶而開脫,其實不是啦,我相信同事會明白的。

***

相關舊文:
誰的猴子多之一

延伸閱讀:
The Economist: In Praise of Laziness:"Those at the top are best employed thinking about strategy rather than operations—about whether the company is doing the right thing rather than whether it is sticking to its plans. "

2 comments:

Joel said...

Maybe you can read while you are working out in the morning. Like doing power-walking on treadmill, then you can read and workout at the same time.

GuiltySky said...

師父明白了有云: 何處不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