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6, 2013

王維基 X 盧永雄 X 蔡東豪

大半年前,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幾個負責「中大新聞獎」的籌委,商量要舉辦一系列公開講座,頭炮就是這場:新媒體與網上媒體的未來

我向來對新媒體挑戰傳統傳媒的課題深感興趣,提議邀請「主場新聞」的創辦人蔡東豪;另有籌委建議找王維基,當時未知他的免費電視牌照落實沒有,但王作為一位叛逆的企業家,預計其分享必能引起火花;後來還加入了盧永雄,他原是星島集團的行政總裁,不久前才辭職創業,準備在網媒及移動媒體上大展拳腳

因為一場牌照風波,令王維基成為講座焦點,許多傳媒聞風而至,有線新聞還做直播;翌日的新聞一面倒以王維基的香港電視為報導重心,也是意料之內。其實講座討論的話題很有趣,三位高手過招,內容精采,我既然適逢其會,就作一些整理吧。

***

不獲發牌後,許多人建議王維基何不直接投入互聯網業務,反正上網的人這麼多,質素又與廣播無疑;我們用家有種想法,無可厚非,但王維基是生意人,決定投入一個業務,必然看投入與回報:香港電視拍攝一集的節目也可能動用上百萬元,除電視廣告外,別的媒體根本不可能帶來這麼高的回報。

王承認,網絡的影響力的確越來越大,比如他們香港電視一位廚師寫的「鬧爆王維基」短文,在FB上瘋傳,閱者無數,他準備轉給女兒的時候,小妮子不耐煩地說,早就看過啦--蔡東豪插嘴,說如果「主場新聞」是一隻股票,股價必然因為這篇短文帶動而飈升--但問題是,「多人看不代表能賺錢」,政治力量大,不是商業價值。

盧永雄也進一步解釋,生意人看一盤業務有三個元素:投資、回報、時間(time-frame)。香港的互聯網媒體業務普遍「好渣」,收入根本不足以回報王維基千軍萬馬的投入,所以王要進入的一定是成熟市場,是電視業務,不作他想。盧說,如果香港電視牌照順利獲發,王維基打下江山後,屆時再分些少資源搞點視頻什麼的,容易得很。

網媒顯然正在革傳統媒體的命,但盧永雄說了一個殘酷事實:根據美國的經驗,傳統媒體每流失十五元收入,只有一元進入互聯網,而這些收入,還是相當分散的。美國有成功方程式,例如Google,其2012年的總收入,已超過全美所有報紙的總和。但香港的市場這麼小,此成功方程式難以適用。

蔡東豪唱反調,說網媒賺錢能力未必黯淡。他說,你看「蘋果動新聞」多成功,每天早上在地鐵車廂裏,個個都在看「蘋果動」,場面壯觀,而且「廣告㩒極都㩒唔完」,收入肯定好可觀。我正點頭認同,盧永雄卻一語導破:《蘋果日報》的銷量由高峰期的每日廿多卅萬份大幅下滑,「蘋果動」帶來的廣告收入,足夠填補這個損失嗎?你看見「蘋果動」帶來了一杯水收入,似乎很可觀,但你未必看到報紙銷量下跌,損失可能多達四杯水。

講座後他和我們閒談補充說,現在很多傳媒老闆處於兩難:明知報紙正被網媒取代,但後者business model未清楚,貿然放棄本身穩賺的業務投入新媒體中,條數好難計。《蘋果》採取的做法比較進取,不介意「自己打自己」;類似路線的大報走得稍慢,在網媒的開拓上沒那麼前,但哪個是贏家?目前不知道。盧永雄總結,「《蘋果》未必如大家想得那麼聰明,XX未必如大家想得那樣笨。」兩者的表現可能差不多。

既然如此,最近投入網媒與移動媒體業務的盧永雄,有什麼盤算?他提了一些方向--不做一個好大的網站,如Google, Facebook, Amazon,可否做十個定位小眾的媒體呢?如果找到一個精準的市場(niche market),即使每個平台只有很少的受眾,但這些受眾「冇左你唔得」,加起來的回報,亦未必比巨企遜色。我們很想追問他心中想做什麼小眾市場,但盧永雄沒有再補充。總之他相信,當新媒體站穩了陣腳,錢和人才自然會流進來,但那一天什麼時候來臨,沒有人知道。

坊間謠傳盧永雄要做一個和「主場新聞」打對台的網站,蔡東豪在講座上先禮後兵,請盧永雄「比條路我地行下」;盧也很客氣,說你們早就佔據主場之利,我怎會和你們做同一樣的事;王維基煽風點火,說功能相似的網站,兩個只能活一個,台下哄然。

我覺得蔡東豪今次真的遇上對手,一個很強勁的對手。「主場」成立一年,全職員工僅十二名,但影響力驚人。他們做新聞全無包袱,以web2.0的思維營運網站,文章快狠準,而且議題先行,對大眾情緒的掌握十分到位,我認為是香港新媒體的表表者,獨一無二。正如蔡東豪也自豪地說:歷史會記得我們。

然而盧永雄也不容小覷。他由新聞記者做到傳媒集團的行政總裁,是行內少數既會跑新聞,也能做生意的猛人。他做政治記者出身,對輿情的掌握,將不下於蔡的團隊;正如當年在《信報》,全份報章才十來人,個個都是精兵,不可能日做二百條新聞,但要像「主場」那樣以小勝大,做好廿多條足夠滿足讀者需要的新聞,他有經驗。

要估計盧與蔡之爭誰勝誰負,目前太早了,但肯定好戲連場。

王維基在講座上提及,他今年五十二歲;蔡東豪坦言,自己年紀與王相若;據我所知,盧永雄的年紀約在王與蔡之間。這三位都是一時無兩的精英,他們投身社會時,是八十年代,香港最黃金的時代、馬雲口中以地產發跡之四大家族最高峰的時代。時勢造英雄,三位都曾有過輝煌戰績,正如王維基自言,我有過兩場以小勝大的經驗,一次IDD、一次香港寛頻,賺過一點錢,如今我要退,可以帶著光環退,死而無憾。如今三位要在一個被內地新貴譏為「過時」的地方再創高峰,遊戲規則早已改變,對比三十年前,難度肯定大得多。我衷心希望他們都能做出成績,證明香港仍是全中國人才競逐的英雄地。

否則,歷史會記得梁振英,他一個自把自為的自私決定,斷送了這個城市最珍貴的創新精神。

***

關於此講座的其他內容,可參考這些文章:

王維基:青年人要有中國心
三個勇敢的中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