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9, 2013

寫書評

喜歡閱讀,自然也愛看書評,間中還會客串寫一下。

有個朋友也愛看書,最近在《主場新聞》寫了一則書評,豈料編輯不悅:怎麼不提書的內容是什麼?

朋友心裏納悶起來:倒底寫一篇書評,要「曝露」多少書的內容?寫多怕「劇透」,寫少了又惹編輯不滿,沒有盡「書評」之責。

這個拿捏真不容易。我自己寫書評,倒不大想這個問題,反而認為,書評有三種。

第一種,是寫給讀過那本書的人看的。看了書後還要再看書評?有這種人的。就像我們看了電影後也愛看影評,重溫那份感覺,分享別人的感想,這是雙重的享受。

我猜這位朋友寫書評,傾向想像這是給看過書的人讀的。他認為,每個人看每本書,吸收的內容都不同,因為大家的背景不同,感興趣的事物不同,經歷也不同(以前唸傳播理論,說這叫作Selective exposure,選擇性接收)。比如他自己,看完Steve Jobs的傳記後,印像最深刻的,是教主推出iPhone時,一度不打算開放Apps的平台,擔心別人做的icon會很難看!幸好一眾董事費盡唇舌勸服教主,結果iPhone成功,全靠平台。朋友大吃一驚:Steve Jobs是最接近神的人類啊,竟也幾乎作出災難性的決定,證明他不是次次都料事如神。

因為假設看書評的人都已知道內容,所以就不複述了,直接講體會。我想讀這樣的書評,心態大概和參加讀書會差不多,就同一本書,各自表述,蠻有趣。

第二種書評,是寫給沒看過書的人看的。這樣的書評有些只是「書摘」,適合不讀書的人用,借用幾句,好在社交場合侃侃而談。

但當然也有比書摘豐富得多的寫法。我自己寫書評,有時也會假設看的人沒讀過原著,下筆時我會想像這個人坐在對面聽我「說書」。如果很喜歡這本書,就會有種使命感,希望對方聽我說了之後,會自己把書找來看。這樣寫的書評有時像推銷,挑最精采最懸疑的部份來講,通常都會挺好看。

只是常有這樣的經驗,就是自己興緻勃勃地大說特說,但聽的人似一顆菜,呆呆的,也不見得會把書找來看。好不一廂情願!看來我的推銷術真一般。

第三種書評,不管別人,是寫給自己看的。我經常都會這樣--寫作為了什麼?不外乎先娛己,再娛人。我寫作,必然是自己先覺得好看,才公諸於世的。自己都不享受寫與讀,怎期望別人會喜歡?

寫這類書評時,有點像做給自己的筆記,會寫下最核心的部份,最難忘的內容。像那天和別人討論要學習多少小時才能成為專家,全靠翻查當日寫的書評,才記起Outliners和Talent is Overated的內容。我是自戀狂,重讀自己的作品也會偷偷笑出來,所以高興寫便多寫,將來準有用。

行筆至此,不免慚愧起來,因為洋洋灑灑寫了這麼多,而欠編輯的那則書評,卻仍然未有影。Well,或許這就是文人通病:任性。

1 comment:

安小軌 said...

總結得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