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6, 2013

你都有今日

大學二年級暑假,到報館實習,工作有時忙,有時卻很空閑。我們的上班時間大約是下午兩點到晚上十一點,作為實習生,交好稿子後,提早走也很正常,我從不裝忙。

那時和男友二人如膠似漆,見少陣都唔得。他也在實習,但多數準時下班,七時許便從九龍塘到九龍灣來找我,一起吃晚餐,見面便談個不停,然後依依不捨地走。

有一晚,稿子完成得特別快,幾乎可以說在等放工。上司在忙,管不了我那麼多,於是我在晚飯時間溜了出去,不但和男朋友大快朵頤,還買了電影票看戲。

九時許,電話震動,我忙接聽,是上司氣急敗懷的聲音,問我在哪裏。我頓時緊張冒汗,又不懂扯謊,便期期艾艾說,我...我在看戲。聲音細下去。上司呆了一秒,也不多浪費時間,只道,算了,掛線。原來那晚出了一點突發的事,人手忽然緊張,她需要我幫忙打幾個電話。

我擔憂了整夜,心想自己做錯了事,不知要遭什麼懲罰。第二天回去,以為上司要找我訓話,豈知她一句重話也沒說,也沒使臉色給我看,只是輕輕提醒我兩句,沒教我難受。可我自己知道理虧,從那天起,沒有再在上班時間看戲;如果完成工作後要早走,必然交代一聲,好讓她心裏有譜。那一刻我彷彿忽然長大,知道出來工作要負責任,不可任性,而這件事也記到如今。

回想起來,這只是我諸多「工作事故」中的一小樁。我從來不是一個容易管理的員工,我太有主見,不是一個聽話的人,又有諸多要求。曾經有一個上司形容我,你只聽你佩服的人,要不,再大的官壓下來你還是不瞅不睬的。

終於有一天,這個難以應付的員工也成了別人上司,嚐到了管理之苦。人家說最頑劣的學生有朝一日若當上老師,會是最好的訓導主任,因為什麼懲治的手法都見識過,這話應用在管理者身上也許是一樣的,只是「懂」和「做」還是有段距離。即使我大概知道在什麼情況下應該怎樣做,但要實行起來,卻難比登天。始終還欠經驗。

很多管理者常投訴「一代不如一代」,我是不認同的。他們會覺得一代不如一代,只因自己早已進步了,卻忘記當初。當員工帶給我管理問題,而我一眼就看出癥結所在更覺得何其熟悉時,我知道我已長大。只是角色也隨之改變,我再不是當初那個不知天高地厚,專給上司出難題的小女孩。我無奈,心想:你都有今日。

Saturday, March 23, 2013

給EL

EL

男生要強好勝無所謂,只要能成功,受多少委屈、中多少箭、得罪多少人,大丈夫都受得起。

這幾天工作上背後不停中箭,好朋友紛紛來電問我怎麼了,我只說我被標籤了。我不停想著姐妳這句話,想著自己是大丈夫,把委屈的淚水都嚥回去。」

今早一開iPhone看到你留言給我,十分心痛,便匆匆寫幾句話給你,為你打打氣。

阿妹我倆雖然素昧謀面,但這些年來總算相識一場,既然你當我是姐,我也把當你學妹,大家互相切磋一下。

最近我在FB上分享了麥肯鍚一位合夥人的訪問(嗱,阿妹你有冇LIKE到我個Page先?) ,提及他們2011年做了一項研究,有以下發現:
「本港有54% 的大學畢業生,都是女性。在專業工作的入職層面,亦有 52%是女性。 但去到中至高層,女性比例則只有23%。越高層,漏斗效應越明顯。在行政總裁職級,只有2% 是女性,董事會方面則有 9%。這反映在職場晉升這路上,有很多女性 dropoff,人才流失何其嚴重。 」

阿妹,你環顧四週,與你在同一年進入這間公司的女同事中,到你三十歲左右、管理一個部門的時候,有一半唔見左;如果你好叻女,四十歲左右升到公司的General Manager / Director,她們之中將有九成唔見左。這代表什麼?這代表女人出來工作,能夠當上Manager、Director,是非常、非常、非常罕見,也非常、非常、非常困難的。你告訴自己,今天感受到的委屈,這些比你年長一點的女人(包括姐姐我),都經歷過,當日,她們也曾傷心落淚。而她們能夠坐上這個位,除了因為叻女外,很大一個原因,是她們沒有放棄。

你有role model嗎?不妨找一位比你高兩級、你又喜歡的的女上司,作為role model。要找女上司,除了因為比較容易代入外,也是要避免你愛上男上司,那會很麻煩(千祈咪搞);要找高兩級的,因為只比你高一級的,容易和你有衝突(你再升就坐她的位置了),比你高N級的,距離太遠,年代不同,也無法代入。Anyway,總之你找一個比你高兩級、你又喜歡、又信得過的女上司,視她為role model(大學的師姐、mentor更好,因為沒有利益衝突)。如果你真的認識她,那很好,可以直接請她喝茶,告訴她你的煩惱,請她給你advice。要知道,你今天經歷過的事,她一定有經驗,何況她當年,很可能也得到一位年長女性的提攜,所以她通常都很願意幫你﹣﹣就當做善事,fine。如果你不認識她,也不重要(比如說,你可以找一位公眾人物),你想像她當年也面對同一處境,很辛苦,但最終她咬緊牙關,克服了。她做得到的,你也可以。

你知道女人出來職場打拼,有多久嗎?答案是很短。在西方國家,主要是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事。 我懷疑,根據進化論,女人在生理上其實是不適合出來社會工作的﹣﹣職業女性出現的時間,相比人類的進化史,何其短暫!所以,這九成的dropoff rate,很可能有生理上的因素(這一點,我就留待Malcolm Gladwell之類的作家,翻箱倒櫃去尋根究底好了)。話雖如此,上帝對女人也很公平,給了我們一個「宇宙無敵超級大殺傷力武器」:眼淚。

對,是眼淚。男人中箭、受傷、委屈...無論遭到多大的打擊,因為社會的期許,他們不哭(什麼?你說那些九十後男生也哭嗎?Oh my god)。所以他們承受的壓力,相對而言比女人大得多。這點我們要體諒他們。但女人可以哭。你不單可以哭,你還可以呼朋引伴地哭,哭著告訴你的姐妹們,你多麼不開心,多麼需要她們。女人之間的sisterhood是很好的藥,能治療許多不快樂。你說「好友紛紛來電問我怎麼了」,收到她們的電話,是否大感安慰?那很好,證明你不是孤單的。這點很重要,女人需要團隊的支持。

哭還哭,你告訴自己,哭完就要振作,因為你將會是那23﹪、2﹪的女人。她們都是這樣的。

Tuesday, March 19, 2013

鄧忍光的任務

朋友是一家中小型公司老闆,管理一百多人。治大國如烹小鮮,但從他口中聽來,卻發現經營一家小小的公司,難度不下於治國。

我們先把這公司粗略分成三個「階級」:最上層是老闆(即我朋友),表面上擁有最大權力,有時卻拿員工沒辦法;中層是各部門經理,他們在公司的資歷比較深,和老闆之間有互信基礎,同時管理前線員工;最下層是經驗和權力最淺的前線員工,他們大部份是典型的所謂「職場八十後、九十後」(見圖),視部門經理為師兄師姐,覺得老闆遙不可及。

【圖:《100毛》】

朋友說,久不久,前線員工就會呻工作太忙,項目太多,並出現林林總總士氣問題:請病假、藉故早退、FB上出現對公司的負面情緒...諸如此類。如果不好好處理,員工的怨憤化成行動,便會跳槽的跳槽、請辭的請辭、要求加薪的扭計、留下來的人壓力日增...工作更加堆積如山,更難向客戶交代,總之好麻煩。我聽見都覺得難搞,朋友是怎樣處理的?

他說他也沒有好辦法,但留意到每當出現上述情況時,前線員工往往把情緒往上轉移:有些人怨部門經理分工厚此薄彼,有些人則視我朋友為罪魁禍首﹣﹣最衰都係個XX老細,接埋呢D惡頂project!

朋友的「解決方法」,是將計就計,和部門經理交心,叫他們不妨把前線員工的情緒,都集中在他身上來,由他一個人頂。吓,為什麼?我大惑不解。

朋友說,部門經理和前線員工是團隊,如果員工不喜歡部門經理,工作上不合作,整個團隊的工作效率就會被拖低,所以他必須先化解部門經理和前線員工之間的緊張關係。最有效的方法,是製造一個團隊外的「共同敵人」,將恨集中在這個「衰人」身上,團隊內部的士氣自然就會凝聚起來。而他本人,因為在權力架構上有著「超然」地位,不影響團隊日常運作,衰人角色由他來擔當最適合不過。

我不知道其他小老闆有沒有用這個方法,但回心一想,又好像頭頭是道,只是有些管理者以自己做戰靶,有些則利用客戶(最XX係個客!) ,甚或政府政策。為解決員工的士氣問題,朋友這些年來吃了不少死貓,但他說,只要同事們齊心,維持工作效率,「犧牲」他一個人,不足掛齒。

末了朋友笑稱,我想現在全港最齊心的機構,非香港電台無屬,鄧忍光的政治任務,不管是什麼,說穿了最大的作用就是令港台上下更團結!

Sunday, March 17, 2013

Lean In



朋友們找來一些關於職場女性的文章作討論,我覺得很值得分享:

HBR: Three Reasons Men Should Read Lean In
HBR: Six Paradoxes Women Leaders Faced in 2013
Jezel.com: Sheryl Sandberg on Why It's OK to Cry at Work

這是在FB的COO Sheryl Sandberg出版了新書Lean In後,在彼邦引起討論的冰山一角。詳細內容不重覆了,三篇文章主要指出一點:性別歧視依然存在,能幹的女性往往被認為不可愛,連女人本身也跌入這圈套中。

舉例,這是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研究個案:教授讓學生們看一位矽谷VC、Heidi Roizen的故事。一半學生看的故事裏,主角叫Heidi,另一半學生看的,主角叫Howard,除此以外,故事一模一樣。完成後研究員叫學生們評分,結果大家對Heidi和Howard的能力,評價一致(這是當然的,因為故事完全相同),但他們認為Howard是比較討好的一個人,而Heidi則被評為「自私」、「並非我喜歡一起工作的對象」。

這就奇怪了!為什麼女人一旦被視為能幹,就不可愛了?女人要嘛被視為可愛(趙海珠!),要嘛被視為能幹,而兩者不能共存。為什麼會怎樣?我為此困惑,甚至發現自己也有這樣的偏見﹣﹣很少覺得一個有本事的女人可愛,通常加一句註腳,「她人是聰明,就是太自我中心了,很難和別人相處」,諸如此類。這種傾向,令許多女人不敢表現得太鋒芒畢露,以免成為不受歡迎的對象,招惹批評(「港女!」)。女人內化了這種價值觀,變得妄自菲薄,亦限制了自己在職場上的發展。

性別歧視造成的後果不能小覷:在美國,六成大學生是女性,但她們的平均薪酬,比男同學低23﹪。部份原因或由職業選擇造成,但研究發現,起碼有12﹪的差距,無法用行業解釋。

我認為以上是大家可以思考的問題。昨天在主場新聞的聚會上,Tony也問我一個問題:為什麼趙海珠是你的role model呢?其實我不知趙海珠是誰。一時把我弄得手足無措。這簡單問題我也不懂答;我沒有以趙海珠為role model,肯定不是,但為什麼我會覺得「生女要似趙海珠」呢?大概是因為我覺得她幸運,而這些年來在社會上的跌跌碰碰,有時讓我覺得運氣比才幹重要。我的女友們都說:不要太早下定論,親愛的。趙小姐還年輕,你也是,未來的路這麼長,誰說得準哪個更幸運?

妳們說得對。妳們是和我互相砥礪、互相愛護的好朋友,一定要時時和妳們見面才行。

Tuesday, March 12, 2013

你寫code嗎?

“Everybody in this country should learn how to program a computer...because it teaches you how to think."
--Steve Jobs


母校四十週年校慶,我和好朋友Cherry一道回校,和闊別多年的老師們敘舊。沒想到臨走前還碰到中四、中五時的班主任Miss Koo,聽了一個感動的故事。

Cherry剛升中時,成績不算突出,她又內儉,對許多師生來說,只是個中規中矩的同學﹣﹣直到她交出第一份電腦程式(programming)功課。

Miss Koo是數學老師,兼教電腦。我們中一開始要交programming功課,Miss Koo記得當年收到Cherry的功課時大吃一驚,忍不住告訴其他老師:這位同學一定好聰明,因為她寫的program不但精簡,而且邏輯性極強,將來成績一定拔尖。這番話當時可能沒有引起其他老師注意,但三年之後文理分班,Cherry成績果然一枝獨秀,此後兩次公開試,都是全校成績最好的學生。

令Cherry感動的是,當沒有人看到她的潛質、連她自己都未肯定自己的能力時,有一位老師肯定她必光芒四射。而這位老師之所以如此肯定,憑的只是一份初中的programming功課!利用programming功課預測成就,莫非有算八字般厲害?

我小時候也被一些老師視為資優兒童,主要因為我作文成績好。但事實上,一個小朋友作文成績好,除反映其詞𢑥較豐富、記性較佳外,沒有太大啟示。但programming卻遠遠不同。

寫program的目的,是要讓電腦替你完成一個任務。電腦語言遠比中文「簡單」,說到底就是0和1,所以再複雜的任務,都必須經過分類、定義、簡化,被切割成無數細小任務,最後化成按部就班的指示。Programming是最講究精簡的語言,不能有廢話,否則會慢;programming也是最講究結構的語言,嚴密或鬆散的根基,後果會差之毫釐謬之千里。語言越精簡、結構越嚴密,寫出來的program就越有效快捷。一個人的思考過程如何,他寫出來的program必如何,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所以programming可以準確反映一個人的思維能力,亦能有效訓練思維能力。就像當年的Miss Koo,憑一份programming功課就可斷定Cherry很有潛質。

我認為每個小朋友都應該學programming,當作學樂器一樣,一生受用。中產家長與其訂購一台霸佔整個客廳的豎琴給女兒做生日禮物,不如簡簡單單買部Mac機。

***

相關舊文:寫書

「我有沒有給你說過?好的programmer,也能寫出好文章? 反之也是。
因為好的program,應該簡潔易明、邏輯清楚…(「而且首尾呼應」,我接上去)是,因此如果一個programmer寫得出一篇好文,我也會對他寫的program有信心…

反過來說,你也很有潛質寫program呀。如有一天你想學一種新的語言,別學意大利文啦,不如考慮學C++。」他說得很認真。

Tuesday, March 05, 2013

IT新貴

朋友忽成IT新貴,訪問要求接踵而至,問我有沒有什麼忠告。

我說,你想像自己是剛剛摘下金像獎的荷里活明星,一夜成名,片約紛至,此時有兩點你要格外小心。

第一,表現得謙遜些,別人問你成功之道,你說完記得加一句:我只是幸運。

更重要的是第二點,以那些明星為鑑,越紅越要小心揀戲,千萬不能濫接,否則很快就會把知名度燃燒殆盡,損失的只是自己的價值。套用在你身上,就是要小心選擇要求訪問你的傳媒,挑一些能為你增值的訪問做,不必有求必應。

有需要這麼挑剔嗎?他問。我說這當然。想一想,現在你最珍貴的什麼?是時間。你每花一個小時接受訪問,就等於少了一個小時寫code。如果未來你用一半時間接受訪問,就會少一半時間放在產品上,一年半載後,產品還能維持這樣的水準嗎?所以除非接受的訪問對你有增值作用,比如讓你有更高知名度打開市場,或有助接觸更重要的投資者,那你才值得花這一個小時。

他頷首表示明白,但不久卻面有難色。原來他創業,得到一些機構的資助,對方視他為「樣板」,正密鑼緊鼓準備讓他做一系列訪問,推不掉。我笑,那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你受人恩惠?當交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