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30, 2013

誰的猴子多(三之一)

初擔任管理工作時,發現這實在是吃力透頂的事。
一踏進房門,就註定被三大類工作纏擾:
  • 來自上司的「吩咐」。特點是急,馬上要有答案,至少也要即時跟進。
  • 來自下屬的難題。數量最多,整天都在發生,必須作決定。
  • 自己的計劃。在首三個月,這些工作幾乎都在辦公時間以外完成。換言之,我天天加班。
每個晚上累得賊死披星載月地下班時,我都在問自己:為什麼工作永遠做不完?為什麼天天都像在救火,根本沒有餘力作出中長期計劃?我的毛病是什麼?有沒有方法改善?

我表面上是管理者,事實上是完全被人支配的角色,下屬每分每秒都有問題朝我發射:

Leona,陳總打電話來,說要和你商量一個新project...
Leona,報告做好了,請在明天之前閱畢並提供意見。
Leona,這個活動還欠一位專家擔任評判,你之前介紹的某某將不在港,還有別的嗎?

每一天,都有十數條類似問題迎接我;每個星期累積下來,我手上有過百條待辦事項。

我快要發瘋,直到讀了一篇《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的文章,叫Management Time: Who's Got the Monkey?

誰的猴子多?

(待續)

Saturday, April 27, 2013

亦舒的兒子

亦舒迷的臉書今天很熱鬧。

有一套叫Mother's Day的紀錄片最近在「注意柏林 (Achtung Berlin)」 影展上映,是導演蔡邊村尋找生母的親身經歷。蔡是一名居於柏林的香港導演/畫家,臉書上的照片滿有藝術家氣質。他父母早年離異,母親此後迴避見他,連信也不回覆。蔡最後一次見母親時,他才十一歲,而今他已四十四歲,還生了一個女兒。

他的母親叫亦舒。

這是我從IMDB上找來有關此紀錄片的簡述:
 At 11 I met my mother for the last time. Later I recognized her in a magazine. I wasn't sure, so I looked up birth certificate and I learned that my mother was Yeh Su Nee,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Hong Kong writers whose novels fill entire shelves in any bookstore. I have successfully repressed my mother from my life - is it not too late for a 44-year-old who has a child of his own to search his mother. Could I say "Hello, it's me, Bin Chuen Choi, your son. Long time no see.". How will she react? Perhaps she'll refuse to see me or say, "It did take you very long to call. Let's go eat Dim Sum. I know a good spot downtown.
此新聞一出,立即觸動我們一眾亦舒迷的神經。蔡邊村是亦舒和誰生的兒子?為什麼她不認他?亦舒近年專欄經常提及她四十歲後人工受孕下生的寶貝女,但我們從未聽她提起有過兒子的事。我記得曾看過一篇倪震寫的短文,說他姑姑最怕兒子有一天要來找她:

姑姑亦舒,十多歲便出走結婚,生下小朋友;可惜,幾年便離婚收場。「凡事必須付出代價」,姑姑多年來都有「陰影」,人怕出名豬怕肥,怕小表弟有天會上門要錢。 

倪震似乎對這姑姑沒多大好感,文中多次提及她「不快樂」,脾氣又惡劣(若是真的,實在生人勿近),還會感到懷才不遇(所以我們偶而抱怨時不我予是OK的)!

朋友的臉書上還提到一亦舒的短篇小說《媽》,講一位年青人找母親的故事,雖是創造,卻頗有自白的味道。為什麼母親不認孩子,小說裏解釋:

你父親已經浪費了她的前半生,現在你又要去浪費她的後半生?

這位「父親」叫蔡浩泉,是一位畫家,據說當年亦舒經常投稿《中國學生周報》,因而在那兒結識蔡。年輕時蔡大概很有魅力吧,據說亦舒狂追他,十多歲便與之結婚生子,可惜才三年便離婚收場。倪匡這樣形容:

 “我不怪蔡浩泉,這個人頂有藝術氣質,直至現在還不停大哥前大哥後地叫著我,亦舒的脾氣不好,男人受不了,乃人之常情。” 

亦舒脾氣有多糟糕,除了剛才引述倪震的短文有提及外,在一個訪問裏,其前同居男友岳華也有提及(猶有餘悸似的):

“亦舒是一個……得意(粵語:有趣)的女仔……她有她獨特的脾氣……她是否愛我,我不太清楚!因為她的性格……比較特別,她是個頗特別的女仔。”

亦舒脾氣很壞,報紙上提及岳華跟鄭佩佩的往事,亦舒會生氣得將他的西裝全剪爛。還有一次,她因為太生氣,在岳華邵氏宿舍里,將刀插在他睡的那張床的心口位置,狀甚恐怖…… 

不知道一位脾氣如此剛烈的女子,如何構思出筆下一眾獨立自愛恬靜溫柔的都市女郎來,似乎亦舒真是一位想像力非凡的天才作家。她經歷兩段失敗的感情後,跑到台灣去,再赴英國唸了三年酒店管理後才回港工作,直到出嫁移民加國,並開始「隱居」生活。這位寫過無數蕩氣迴腸愛情故事的女作家,結婚經過毫不浪漫,簡直是反高潮:

完全是相親的結果。互不熟悉兩人約在尖沙咀旗桿下見,一見終情,不久結婚,1990年代移民後,亦舒四十多歲搏盡老命生了一個寶貝女兒,從此過上了她心目中認可的婚姻生活:每天四點鐘起來寫稿,八點送女兒上學,女兒一直不知道母親是著名女作家。 

以上幾段引文,都是來自《南方航空雜誌》上一篇文章叫「她的二三事」

我不知真實成份有多少,但給書迷一點八卦也好,畢竟從我們這一代亦舒迷開始,對她的種種已諱莫如深。

一套悄悄地在柏林上映的尋親紀錄片,竟讓我們翻出這麼多亦舒的過去,真是想不到。近年常聽人說亦舒的書銷量大不如前,新一代沒多少人聽過她,但觀乎我們一眾亦舒迷在臉書上的激烈回應,只可以說「師太」影響力仍在。正如一本「九十後」雜誌《100毛》在近期一書介上這樣形容亦舒:
 亦舒就像劉華,唔係最IN,但永遠唔OUT
我在少女時代看了太多亦舒,她的作品對我的性格塑造影響不小。若亦舒真的是一位不好相與的女性、不認孩子的母親,我慶幸只是一直從她的作品裏理解她。

***

2013年5月12日母親節《蘋果日報》頭條新聞:決不認子 子尋亦舒40年

***

相關舊文:

寫字的女人之二:亦舒
亦舒
亦舒舊生會
十本亦舒

Wednesday, April 24, 2013

你可以恨一個人多久?

你可以恨一個人多久?

曾經很恨一個人,很長的時間都是生他的氣,最近偶然遇上,在一個與平時截然不同的場合,卻驀地發現他根本不外如是。
為了這樣一個普通不過的人,犧牲了這麼多美好時光,多麼不值!
我忽然不再恨他了。
恨一個人,和愛一個人一樣,需要很多很多感情。我要愛的人太多,已無餘力去恨一些不關痛癢的人了。

希望你有一天,也像我一樣,忽然發現:咦,為了他?不值啊。然後就不再恨了。

女人都是這樣長大的。

Tuesday, April 23, 2013

點滴在心頭

年半前,我剛上任,公司就啟動了一個數百萬元的大專案。心裏很惶恐:每年恒常的工作已很繁重,我又初來報到,還加上這個,怎麼做?若是大公司,資源充沛,可以為此開一個post,請一位專人負責,而我們不但沒有這樣的資源,還剛剛精簡了架構,把原本屬兩位Director的工作,都集中在一個人身上,更是難上加難。
實在沒想到,十八個月後,它竟然順利誕生了。

這天要為此專案的啟動禮撰寫演詞。通常此類文章不需太多創意,尤其在官方場合上,也很少有人會用心聽,所以只要找份範文,略作改動,寫得夠宏大就行。但我想一想後,決定寫得「小」一點、人性化一點,不談偉大鴻圖,只寫感謝的話。

十八個月裏,我們小小的團隊已經歷幾番離合。至今的規模,是四個工作經驗加起來只有十五年的班底。我曾在接辦同類專案的大機構工作過,把同等規模的工作交給四位加起來只有十五年經驗的團隊,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而我們做到了。年輕的同事們,你們應該為此感到很驕傲。

十八個月來,大小事項實在太多,為完成任務,我們發揮「八方支援」的精神,牽動了許多人脈關係,得到許多朋友的幫忙,欠下我可能有史以來最大筆的人情債。舉個例,一天我氣急敗壞想找一位朋友錄一段一分鐘的聲帶,在電話中聽到支支吾吾時,以後要被拒絕,原來他只是在翻日曆,看那天最快有空檔,讓我立時舒一口氣。要知道許多人都抱有「睇定D」心態,肯二話不說便幫忙的人不多,這位朋友的仗義相助,為我注入強心針。

最近一、兩個月,是最瘋狂的日子,我們幾乎每天都要打好幾個電話,找人為此事出心出力。真的沒想到,肯幫忙的朋友這麼多。一些長輩曾教過,不要怕向別人提出要求,如果只是舉手之勞,你向對方請教,對方未必會拒絕,因為人人都希望被重視。這次大概得到驗證。

我特別感激那些從一開始,便陪著我們一起努力直到最後的朋友,因為他們的投入是最摯誠的。也很感激那些二話不說就為我們出力的夥伴,他們完全不問付出是否有回報,並無私心,在這商業社會,真是難能可貴。

而我為主席撰寫演詞的最後一句話,特別感謝我的團隊,

「最後,我要感謝每一位員工的投入。過去十八個月,你們在已經排得密密麻麻的工作上,還要為此付出這麼多時間,努力完成任務,你們的笑容、眼淚和汗水,我不會忘記。」

原以為這些演詞寫來都是交差而已,沒想到竟充滿感情。無他,十八個月的人情冷暖,點滴在心頭。

***

演詞原文

司長,主席,各位主禮嘉賓,各位朋友,大家好:

商會在2011年秋季,得到數碼港的全力支持,開始籌備成立「XX中心」,至今已經超過十八個月。十八個月,我看著它由紙上的草圖,變成令人眼前一亮的實物,再放大成為今天的「遊樂場」,得到眾多市民和廣大業界的參與,心情真的很激動。謝謝大家!

首先,我要感謝數碼港。沒有數碼港上下一心的全力支持,商會無法獨力完成這個史無前例的龐大工程,Paul,Herman ,多謝你和你們的團隊。

此外,我要感謝香港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OGCIO。感激你們的重視,讓這麼多業界朋友和香港市民,都有機會參與其中,我們十分感謝。

多謝商業電台。我曾經在商業電台工作過,深深體會他們對香港製造和原創精神的堅持,這和商會致力提升香港IT從業員,尤其應用程式開發商的成就和形象,一脈相成。能夠將IT化成與眾同樂的活動,商台的配合實在功不可抹。

我更要感謝所有為中心出過力的業界好友,尤其是商會的百多名會員,不管你們借出的是一部三十年前的舊電話,還是一條令人嘆為觀止的驚世好橋;是一部七十吋的透明電視,還是一個被下載超過一千萬次的App,沒有業界好友一點一滴的支持,就沒有今天的中心。我非常感激大家。

最後,我要感謝商會各位幹事和每一位員工的投入。過去十八個月,你們在已經排得密密麻麻的工作上,還要為此付出這麼多時間,努力完成任務,你們的笑容、眼淚和汗水,我不會忘記。

各位朋友,在香港從事創業,從事IT,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期望透過中心,把香港在科技上的驕人成就展示給全世界,把科技為生活帶來的方便和樂趣,呈現給市民。我們希望中心能讓普羅大眾更珍惜我們擁有的資訊自由,更讓科技從業員,為自己身為IT的一份子而驕傲。

Tuesday, April 16, 2013

比賭場危險的地方

媽媽供了一份儲蓄保險快十年,明年到期,最近有銀行職員打電話來,說想請她談一談。

作為一名精明的師奶,媽媽當然明白這「談一談」的意思:顧客即將有一筆資金「解凍」,銀行怎會不覬覦這口肉?她做足思想準備,打算只聽不簽,無論如何不動搖。

作為這名精明師奶的女兒,當媽媽說出以上開場白時,我亦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簽了,而且不知道自己簽了什麼;她連表格副本都沒帶回家。

媽向我覆述對方的說詞:存款利息低,不如在供款到期後,利用這筆錢再供一份更大的,五年後必有如何如何高息回報。我媽六十多歲,你叫她供一份五年的保險?

我心寒。人們總是高估自己的理智和意志,不知道只要對方摸準你的軟肋(例如貪高息)猛攻,根本毫無還擊之力。我更感心寒的是這些金融產品推銷員,憑一點心理學上的雕蟲小技哄騙老人家,得逞又如何?

現在銀行是比賭場更危險的地方。賭場尚且開宗明義兼貼滿警告字句「小賭怡情」,銀行卻充斥穿上西裝的狼。

Tuesday, April 09, 2013

離婚與工潮

工潮與婚姻一樣,一旦有第三者介入,事情將會變得無比複雜。

晚上吃飯看新聞,媽問我對HIT工潮有什麼看法,我最近因為埋首處理自己公司的千頭萬緒,實在不清楚工潮的細節,就隨口說了以上一句似是而非、又好像很有見地的話,媽便滿意地不再追問下去。其實想深一層,僱傭關係與婚姻關係,確有不少相似之處。

1.  很多人仍對婚姻抱一生一世的想法,但準備一份工做到退休的人已買少見少。儘管如此,我仍覺得大家應抱著很慎重的心態挑選工作,尤其當你見的工是一間Start-up或中小企。

2. Start-up或中小企不是大公司,容不下冗員。老闆和你簽約的一刻,押的賭注絕不低:他簽了你,就簽不了另一位(相比之下,你不妨視大公司為劉鑾雄,可以一次過簽很多,慢慢選)。未來三個月、一年或更久,你的老闆將視你為出生入死的夥伴,他付出的成本和心血不會比你少,請你珍惜這個機會。

3.  和離婚一樣,若到了必須要走的時候,請務必有商有量,不要一下子便出動律師信,使事情毫無轉寰餘地。當然,更不要談也甭談便搬出第三者進行要脅。

4. 許多夫妻根本毋須走到離婚這一步,正如很多僱傭關係可以持久一點、維繫得好一點。假設你嫌家用不夠,你可以先開口和另一半商量,再衡量利害,謀定而後行,不必一下子便嚷離婚。對方能加家用,最好不過,不允,是否真的拿不出來?若是,你能否接受替代品?比如說,每個月到五星級酒店做一次SPA,或者,逢生日月份去渡假?

5. 一旦發現婚姻亮起紅燈,要立即正視,認真處理,勿讓危機擴大,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工潮持續至今,雙方都損耗甚大,為什麼資方不在危機萌芽時好好處理?世人以為解決重大危機者是高手,但孫子認為,打仗的最高境界,不是打勝仗,是不打仗,可以令危機不發生,便不要讓它出現。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高手,因為開戰必有生靈塗炭,可免則免。

6. 聆聽。不管是兩夫妻之間,還是兩萬名員工與高層之間, 任何誤會的產生,大多數都是因為缺乏聆聽。

7. 如果你和我一樣,是一間蚊型企業的管理層,記得經常閱讀人在中環。CK老闆的經驗有血有淚,字字珠璣,很有參考價值,最重要是,你可以把他的文章Share到FB,讓你的九十後員工自己看,省下不少唇舌。真的,CK幫我慳番好多啖氣(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看)。

8. 如果你是一位打工仔,亦不妨多閱讀人在中環。了解你上司的心態多一點,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嘛(這裏假設你上司是一名像CK一樣講道理、知利害的人)。

9. 如果你是別人的上司,記得對你的員工好一點。再偉大的將領,都得有兵才能打仗,沒有你的員工,就沒有今天的你。請善待他們。

10. 如果你是別人的下屬,記得對你的上司好一點。終有一天,你將成為他,若你不懂處理和上司的關係,日後你也不會善於應付下屬。信我,對一位好上司恭敬些,畢生受用,免得將來自怨自艾:你都有今日

Wednesday, April 03, 2013

一位普林斯頓母親給師妹的忠告

本來只在FB上回應幾句的,越寫越長,不如留個紀錄。

網友Ken Yong留言分享文章,一位七十年代中畢業於普林斯頓的女人Susan Patton,最近投稿普大校訊,寫了一封公開信給普大師妹,叮囑她們趁讀大學趕快找個男同學嫁出去,以免將來畢業沒有更好的選擇:

Simply put, there is a very limited population of men who are as smart or smarter than we are. And I say again — you will never again be surrounded by this concentration of men who are worthy of you. 

她的立論主要有兩點:

1.女人的幸福取決於她嫁了什麼人。
the cornerstone of your future and happiness will be inextricably linked to the man you marry, and you will never again have this concentration of men who are worthy of you. 

2.幸福的婚姻取決於丈夫的智力程度(或二人的差距)。
it will frustrate you to be with a man who just isn’t as smart as you. 

可以想像,Patton的公開信在彼邦引起軒然大波和激烈討論。我沒有時間再寫鴻文表達想法,也只說兩點:

1.女人除了選擇結婚,還有許多其他選擇。

幸福的婚姻帶來幸福的生活,沒錯,但這不是一切,更不是唯一選擇。未婚、單身女士的生活,未必差於一個「嫁得好」的少奶。可以選擇的話,我不希望我的幸福,過份依賴於其他人(包括老公,不管他多麼愛我)的成功。

這樣說吧:男人買禮物給我、帶我去旅行、住最好的酒店、上最好的餐廳,我感覺被寵愛;我買禮物給自己,帶媽媽去旅行、住最好的酒店、上最好的餐廳,我感覺自豪。
兩者我都試過,兩者沒有衝突,最重要是,我能夠選擇

2.幸福的婚姻,毋須取決於丈夫的智力程度或生財能力。

許多人以為「港女」眼角高、揀擇,所以「嫁唔出」。實情是許多又漂亮又事業有成的女人,只是想要一個合得來的伴而已,並非想「往上嫁」。

但可能一些有心的男人一想到自己身家/學歷/IQ不及對方,便不敢追求,唯有躲進comfort zone,追求那些身家/學歷/IQ不及自己的女人(而她們多數比較年輕)。這些男人的缺乏自信,某程度上reinforce了Patton一類女性的想法,認為男人只會找比自己inferior的女人,所以叻女唯有屈就,或趁早嫁。

我不多說了,慳番啖氣暖胃。

***

Related reads:
The Daily Princetonian -
Advice for the young women of Princeton: the daughters I never had

Q&A: Princeton Mom Wishes She Married a Princeton Man

Princeton Mom to All Female Students: Fina a Husband

Tuesday, April 02, 2013

可遇不可求

朋友宋漢生寫「科網創業點揀題目?」,有這樣的經驗之談:

一個題目...未必是可遇不可求,但通常「遇」的比「求」的,成功機會高。我估一個原因,是「遇」的個案,創辦人不急着創業,甚至大部份情況,其實無計劃創業,不急,就比較有耐性等到好的題目。「求 」的,是一心想着要創業的人,越找越不耐煩,退而求其次,勉強去馬,於是錯的機會較高。
另一個原因,是「遇」不是隨機,遇得到,往往是因為創辦人本身就跟那個題目,有一點關係。

香港七百萬人,能把這番話應用在創業上的人不會很多,但若把它套在「愛情」上,大概足夠拯救眾生。

先講「求」。身邊有不少女友,到了適婚年紀,就很急想安頓下來。她們找婚姻介紹所、算命、占卜、上教會...一心想著結婚的女人,越找越不耐煩,漸漸退而求其次,一步一步降低自己要求,勉強碰上一個,自我麻醉:這已經很好了,就是他吧。一個這樣求回來的男人,自己到底有多愛?我很懷疑。兩個人將來生活在一起,有許多問題會發生,如果愛的基礎不穩定,很容易失敗收場。

我有一個漂亮的女友,拍了幾次拖,目前單身。她計劃在一年之內結婚,朋友也介紹了不少男人給她認識,其中一個,約會了幾次,算是比較合得來的了,可是她還是有點猶疑。我問是什麼令她躊躇不前,她嚅嚅地說,他笑起來的時候有點像劉江華。
 
我想如果她不是為了結婚,一個笑起來像劉江華的男人,她是死也不肯放在考慮之列的。何必勉強?

若抱著「遇」的心態,不急著要完成「任務」的話,應有較大的機會碰上真心喜歡的人。世間上一切相遇,都是久別重逢。遇得上,總有個因由,這個「因由」,一般人稱之為「緣份」,偉大的 Steve Jobs說這是「Connecting the dots」,因為能在千萬年間、千萬人之中讓兩個人同時遇上對方,隨機的可能性不高,大概是早就種下了關係,只待時機出現。單身無妨,只要維持豐盛的生活,五十歲仍然可以談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