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7, 2013

《英文智商》

剛看完林沛理的新書《英文智商》English Quotient,好喜歡。這應是他第三本有關語文的書,前面的《英文玩家》、《玩起中文》,我都看過,十分鍾意。

這本《英文智商》和一般教人英文的速成讀本完全不一樣,它幾乎沒有太多文法、例句,薄薄一本才一百五十多頁的中文書,強調的不是學英文的「技」,而是學英文的「道」﹣﹣如何提升對英文的敏感度。

林沛理認為,英文要好,必須培養出「英文智商」:風格覺識、結構思維、動感應、時間感、辨錯能力。武功祕笈有兩種,一種教你招式,活學活用,夠勤力就得;另一種教你心法,無招可練,靠的不是勤力,而是領悟。林沛理的《英文智商》,便是後者。

所以這本書對許多人來說,尤其是要準備考托福試之類的,並不「實用」(抱歉「倒米」了),但對有一定英文基礎的人來說,卻有打通任督二脈之效。

此書有兩大部份:前面兩章剖析什麼是「英文智商」,從IQ、多元智商說起,總結出為什麼定義「英文智商」這樣重要。我大學時修讀過「教育心理學」,讀這兩章尤如溫書,覺得很好看。後面五個章節,逐一剖析「英文智商」的五大元素。林沛理旁徵博引,令這幾個章節多姿多采。他提及許多本書,像拆解「語言偽術」始祖George Orwell的Polictics and the English Language、學習英文寫作的殿堂級經典The Elements of Style等,有心學好英文的人,倘列張書單逐一細閱,英文一定大有長進。

受本地學校教育,我和大部份香港人一樣,學英文不外乎聽寫講讀的操練,寫出來的英文即便沒有語法上的大錯,也是如此枯橾乏味。林沛理卻教人學英文由鑑賞入手,懂得欣賞英文的風姿綽約,對英文的敏感度提升,自然能多讀多用,相輔相成了。

Sunday, August 25, 2013

不工作的重要

這幾個月來,生活與工作總算穩定一些。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先做一個小時運動才上班;晚上若不加班、沒應酬,七點多便回到家裏;梳洗晚飯後,還有充分的時間看《衝上雲霄2》和用iPad閱報。十一點便上床,健康得可以。

但我仍有一個困難未解決:沒有足夠時間看書。

一個原因是我從搭地鐵改為自己開車上班,每天便起碼少了一個小時閱讀;另一個原因是工作和閱讀的關係不比從前密切﹣﹣過去我在傳媒,曾經隔週寫一則書介,順利成章書不離手,是離開中學後看書最多的日子。如今看書是看書,工作是工作,兩者怎樣相輔相成?我未想得通。

還有一個習慣問題。向來愛白天閱讀,因為晚上精神較放鬆,看書太耗神。如今把時間表翻來覆去研究,仍未「搾」出可以在白天看書的時間來﹣﹣已經六點半起床了,做得了運動看不了書,怎麼辦?

很羨慕一些做傳媒、研究或Free-lancer的朋友,他們的時間比較自由,隨時都可以看書;我還認識起碼五名CEO/老闆,他們日理萬機之餘,還可以閱讀、運動、寫作! 各位大佬啊,你們是怎麼做到的?我現在唯一可以狂刨書的時間,是在渡假時﹣﹣剛剛放了一週假,看了四本書。

***

一位創業幾年的朋友給我說,他正考慮每週只上一天班,其餘時間用來看書、思考、和見一些必須見的人。他說幾年下來公司漸漸建立制度,基本上他只需要每週主持一個會識,了解同事的進度、確立本週工作的方向便是,日常的運作,他想盡量抽身不管。我理解這種情況,因為那些行政的工作,誰都可以做,他也不見得比同事做得好,不如多花時間在更需要他的地方。

另一位從事新聞工作近廿年、已回到大學教書和唸書的朋友說,他盡可能每周安排一天時間完全屬於自己:不應酬、不上班、不出席公開場合,只是看書、寫作、行山、發呆。

據說Bill Gates主政微軟期間,每年放自己兩星期大假,稱之為「Think Week」,在小屋裏謝絕探訪,潛心思考;Jack Welch在GE的時候,每天有一個小時望著窗口發呆。我還認識一位本地最大公關集團的老闆,若他在辦公室的話,同事們會發現他大部份時間在玩「接龍」﹣﹣其實也是在思考。

自從工作上軌道後,漸漸發現自己對「自由時間」的渴求,亦如前述諸君一樣,越來越強烈。我覺得我不能再任由自己忙於應付無止境的電郵、會議、冗長而沒意義的報告工作...這些donkey works消耗大量時間和精力,卻對成果一點用都沒有。相反,我渴望每天都有一點時間來沉澱﹣﹣不論是簡單地反思今天見過的人、講過的話、做過的事、看過的文章,又或只是計劃一下準備約見什麼人、應著手開展哪些工作、有哪些重要的電話要打等﹣﹣否則就感到消化不良,或惴惴不安。

試過一天做到晚,但很快發現那對自己和公司的運作沒有一點好處!香港向來鼓吹勤力,但一間公司若由上至下都在忙,其實很不健康。因為機構裏必須有一些比較清醒的人,要往前看五步、十步,定立策略和緩急先後,不能光著眼當下急務,否則很易迷失方向。公司和球隊一樣,也是teamwork,總得有人打前鋒,有人做後衛,最重要的,是要有個好領隊,不落場踢波,但要決定用什麼人,行什麼策略,訂下進退之道。

哈哈,寫這樣一大段文字,好像在為自己準備偷懶而開脫,其實不是啦,我相信同事會明白的。

***

相關舊文:
誰的猴子多之一

延伸閱讀:
The Economist: In Praise of Laziness:"Those at the top are best employed thinking about strategy rather than operations—about whether the company is doing the right thing rather than whether it is sticking to its plans. "

Friday, August 23, 2013

三年前那個雨夜

那個晚上,我負責敝報社評。為了掌握事件的細節,重覆地觀看那些片段;情緒沸騰到極點,心裏悲痛難過,但下筆又要冷靜。

我記得那天晚上一個曾經有感情的朋友忽然來電噓寒問暖,我嫌他防礙我工作,語氣頗不耐煩﹣﹣都已分開了,還想怎地﹣﹣他靜了一陣說,世事無常,我只想及時珍惜所有,望你保重。還是匆匆掛了他電話,繼續忙去。奇怪地,當時覺得他煩,但至今卻仍記得那通電話。這個人以後都不會再突如其來致電問候了,他的所謂珍惜眼前人,畢竟只是剎那衝動。

菲國政府無德、無能、無恥,特區政府策手無策,傷透香港人的心。遇難家屬和倖存者的失望與無助,港人誰不感同身受?梁振英若「銘記於心」,應責無旁貸促請中央為港人討回公道。三年了,我們不會忘記,別教我們三年又三年的等下去。

***

以下是當時寫的社評,沒想到批評菲律賓的種種,今天依然適用。世上竟有如此厚顏無恥的政府,港人遇上了,何其不幸!

悲痛菲國無能 更要珍惜香港

八名港人無辜命喪菲島,全城哀痛。菲國警員營救無方、總統態度輕佻,更令港人悲憤。然正因該國政府無能,才使眾多國民離鄉別井到港當菲傭,港人應將政府與人民分開,更要將傷痛化為正能量,為受害家庭略盡綿力,守望相助。

舉國上下失敗 導致港人枉死
菲律賓槍手挾持香港旅客事件以流血告終,當地警方之營救手法極度笨拙,舉世譴責。在逾十小時的漫長僵持中,當地警方不但多次錯失降伏槍手機會,更有拙劣行為 刺激其鳴槍發洩。晚上突然展開的攻擊及營救過程竟長逾一小時,以各種原始手法進攻不果,又罔顧人質安全亂槍掃射,其行動水平低落,在鏡頭下無所遁形。

有報道指政府高層原肯答應讓槍手復職,但信息卻沒有成功傳達,菲國政府必須徹查及交代過程。

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昨終在全球炮轟下向香港致歉,並承認警方出錯,一改事發當日表示「不能擔保成功營救人質」之輕佻,其前倨後恭令人髮指。上樑不正下樑 歪,一國總統態度如此,足見整個談判及營救人質過程中,菲國根本漠視香港人質安全,才有協調失誤、部署輕率,終釀成流血悲劇,導致八名港人枉死。

不少市民目睹八名港人無辜枉死的過程,份外感同身受,傷痛不已,怒斥菲國窩囊,甚或可能遷怒在港菲籍人士。其實事件充分暴露菲律賓政府之顢頇無能,十二萬在香港居住或工作的菲籍傭工亦是受害人——正因國家經濟委靡不振,他們才要飄洋過海覓活。

港人在沉痛哀傷之餘,更應將悲憤化為正面能量。首務是全力為四個家破人亡的家庭提供協助與關懷,尤其失去丈夫與兩女、另有一子重傷的梁太,和因父母雙亡頓成孤兒的汪姓姊弟,發揮港人守望相助的精神。

哀痛化為力量 關愛港人香港

另 一方面港人應珍惜眼前,包括身邊親友與良好的社會制度。菲律賓因資源豐富,五十年代初曾是全亞洲最民主富裕的國家,如今卻因貪污成風、治安敗壞而淪落至全 亞洲最腐敗之地。國家不振,人民無依,如今更禍及無辜港人,使人悲痛。以菲律賓為鑑,港人更應珍惜、推動香港關愛、廉潔等核心價值,愛護香港這個家。 

Tuesday, August 20, 2013

弟弟修建無止橋

弟弟今年大學畢業,幸運地找到工作,漫漫暑假,我問他有沒有興趣當義工,回內地修橋;我一向有參與的「無止橋」計劃,剛好在重慶有一個項目,正在招聘義工。

沒想到他滿口答應。弟弟是運動建將,身體結實,又會說四川話,順利通過面試,成為「無止橋」重慶彭水縣桑柘鎮青靈村項目一員。他七月中旬到達當地,參與為期七天的建橋工作。

這個計劃的大學生共有四十多名,香港佔大約一半,另外重慶大學建築學院的學生又佔另一半,還有三名美國史丹福大學的學生。他們的目標,是在一個星期內,在這個寬五十米的河床上,構建一座穩固的橋。

為什麼選上青靈村?弟弟說他後來聽重慶的大學生講起,才知道當中有個感人故事:青靈村這條河一到秋冬之際便會水漲,最深處達一點二、三米,許多村裏頭的孩子因此無法渡河去村校上課。為了「一個都不能少」,一位老師無計可施下,想出一個辦法: 他把孩子們一個接一個背過河,好讓他們繼續學業。換言之,這位老師每天來回卅多次,目的就是要把孩子送上學去。故事傳了出去,經過傳媒報導,引起香港無止橋基金的注意,多番接洽下,促成這個項目。無止橋再一次讓我感動。

弟弟說,他們到達時,地基已打好,前期準備已經完成,學生們幾乎一抵步,就要開始體力工作。首先村民會協助把從外面運來的巨石略為打碎,然後大學生們就一個接一個地,把這些石頭搬進一米見方的鐵絲網中,填滿,充當橋躉。

單是這項工序,就持續了幾天。你無法想像那過程有多累:重慶素有「火爐」之稱,再加上這個月遇上熱浪襲擊,驕陽似火,如此天氣下從事體力勞動,怎麼吃得消?弟弟說這些石頭最輕的也有十多公斤重,最重的約莫三十公斤,「姐姐,」他說,「你一塊也搬不動。」我投降。真沒想到有這麼辛苦,實在佩服這些大學生。

不過弟弟說,來自香港的核心義工團隊很有經驗,每天都讓他們有充足時間休息,而且必然避過陽光最猛烈的時候才進行戶外體力勞動,「再加上最辛苦的那幾天正好天陰」,弟弟補充,他們幹起活來倒不覺得太辛苦。

完成橋躉後,工程已成功一半。接下來他們要安上橋身﹣﹣把「工字型」的巨鐵,架設在橋躉上。弟弟說隨團的工程師計算過,大約需要二十人一組,才能把一個重達數百公斤的組件抬起來,「但村民合力,八人就可抬起!」弟弟說想像不到那些村民看來「皮黃肌瘦」的,力氣居然這麼大!這部份太吃力,弟弟說他們大學生也幾乎認輸,幸得村民協助完成。


裝好橋身後,橋已大致成形。接下來的工序只剩下舖設橋面、安裝扶手而已,沒想到真的趕上一周時間便能完成。


弟弟手舞足蹈地向我分享他的經歷,居然沒有呻過累,一直士氣高昂。我問他整個過程最高興是什麼,他說:

「我覺得大家一起在深夜建橋好熱血!」

他說那是因為裝橋躉的過程比進度略慢,為了趕得上,他們曾在凌晨時分加班搬石。

弟弟很喜歡重慶大學的同學,說他們的舉止動靜和香港的大學生幾乎沒兩樣,平日又吵又鬧的,但幹起活來卻很認真。這些學生們各有特色:建築系研究生勁濤被稱為「大師兄」,他是整個團隊的「領導」,經常在運算;「米爺」是個大癲大肺的女生,比男生還「喪」,弟弟說她活像電影《功夫》裏的「包租婆」元秋,眾人都愛和她玩;有位姑娘格外斯文秀氣,原來是滿族人,姓葉赫那拉,算起上來還是一名「格格」。她每天要和母親通很久電話,同學們笑她要商討復清之計,女孩就露出無奈表情,「我暈」。弟弟說她是唯一不講粗話的大學生,但仍和眾人打成一片。還有三位史丹福大學的「老外」,各有特色,尤其是那位叫Ben的,是體操運動員,建橋過程中忽然來個倒立、打跟斗、單槓...惹來其他同學們尖叫吶喊,氣氛高昂。

常聽別人說起做義工的經歷,往往有感而發:以為自己去幫別人,後來才發現是受惠的人幫了我。看來弟弟也有此感覺,這種快樂,千金不換。


***

來自美國的同學Ben,在工地架起相機,每分鐘自動拍攝一張相片,七天後把總共1800多張相片連成這個精采的Video,一分鐘內告訴你一座無止橋的誕生:



***

相關舊文:
每天的生死抉撰
減肥/無止橋/希拉莉

Sunday, August 18, 2013

短評《激戰》

部份中外講拳手的電影,不外乎一老一青配搭:老的那位是師傅,曾經風光,中年潦倒;年青那個璞玉待磨,渾渾噩噩,只欠伯樂。二人因緣相遇,緊接是一大段「艱險我奮進」的訓練情節,高潮在擂台上,徒弟不斷接受挑戰,跌倒再爬起,最終當上拳王,找到自己的目標,師傅亦老懷安慰,重拾自豪感。觀眾心情激盪,鼓掌,落幕。

入場看《激戰》,打了三分二,都是差不多以上的套路,我心想:仲唔比我估中?哈,偏讓你猜不著。

情節還是盡量少談了,免破壞觀眾發掘電影的情趣,但這套電影真得一讚。林超賢和張家輝完全擺脫了前作《證人》、《線人》的沉重和宿命感,導與演都顯得揮灑自如;張家輝訓練彭于晏已招數盡出,他尾段自我訓練時還有什麼橋段?難得導演沒有重複;最好看的不是擂台戲(當然這拍得很好,肉緊非常,兩位評述員亦字字珠璣,為觀眾解畫),而是文戲﹣﹣張家輝如何面對人到中年的處境。

彭于晏作為一名流浪回家後發現爸爸破產的富二代,他要打擂台,有其堅持和目標,靠的是年青人唔知死的衝勁;而張家輝男人四十(戲中年紀是四十八歲),他要打擂台,「為自己做點什麼」,本身已代表一切,不必明言。沒有累積一點人生經驗與智慧,怎能拍得出這樣的戲?《激戰》的確是佳作。

(縱要批評,也不是電影「問題」,純綷是個人觀感﹣﹣不喜歡少女的角色太老積,而女主角又太歇斯底里而已。)

Tuesday, August 13, 2013

Carrot

繼《求偶大作戰》成了一份報章頭版報導的Mobile App後,最近友儕間興緻勃勃地討論另一個有趣的新嘗試: Carrot

Carrot也是由一個我認識的本地團隊創造的,原理簡單:為自己製定一個目標,若如期完成,便作出獎勵。你能把這根自我激勵的紅蘿蔔分享到Facebook上去,既可炫耀,亦可得到別人的「監督」或打氣,加強效果(介紹詳見此)。

它很快打入本地最受歡迎App的首三位之一,更在短短時間裏推出七個不同語言的版本,結果得到蘋果垂青,成為其網頁上四十八個國家的「精選」(Featured Apps)之一,真是香港之光。

如果你下載了Carrot,就可窺見其他用家設定了怎樣的目標,舉例:

Meielisa:「只要每天做50下sit-up,我就會獎勵自己一個新包包!」

Maureen:「若十月之前不吃任何煎炸食物,我會買一張無印的椅子給自己做生日禮物。」
也有些野心巨大,如JF:「完成駕駛練習後,我會買一架車給自己!」不用等考牌成功嗎?

另一些十分踏實,像Jil:「每天做健身後,我的獎品就是完美的體態。」附bra-top玉照一幀。

此玩意甚有趣,把我們常用的To-do list變得可親又好玩。但它看似簡單,涉及的設計和用戶體驗卻甚花心思。一位行家玩過Carrot後矢言:這個App的投資成本,不少於港幣一百萬。想來主要用於開發人員身上。我不敢挑戰這位朋友的判斷,因為他也正領著一隊精英密密進行開發,「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準繩度八九不離十。

比較cynical的朋友對此類App的開發總抱懷疑態度:投入這樣大的成本,值得嗎?聚攏了一批用家後,下一步是什麼?怎樣賺錢?有客戶嗎?

我比較單純,認為一位IT管理層押下不小成本在回報未知的開發上,即使「唔使等開飯」,也不等於他是儍的。背後的計算,可能不止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我猜有幾種潛在回報:

一,個App本身純綷好玩,未必帶來太大回報,但在開發過程中,團隊發掘、掌握或熟習了某些技術,這樣將來一旦投入於激烈、時間性逼切的競爭時,團隊所累積的經驗將使他們比其他對手佔優,成為贏家。

二,幸運地,該App不但過癮,還誤打誤撞打出了藍海,既受市場追捧,更獲投資者垂青,母憑子貴,造就另一傳說。當然,這種幸運實屬萬中無一,但科網界不乏這些神話,為什麼不搏一搏?

三,個App本身作用不大,但可擔當示範,向客戶或合作伙伴展示團隊的實力,有利合作或促成生意。正如我另一位行家朋友,一試玩Carrot,就能斷言它背後花的心血絕不簡單。

四,在一定的成本下,讓團隊開發自己感興趣的項目,保持他們的活力和動力,回報可能是無形的,但有助留住人才﹣﹣而人才正是Start-up最大的資本。Google不也是用這招嗎?

Well,以上純綷臆測,我沒有向當事人求證過,可能他真是儍的﹣﹣但誰在乎呢?若能做一件儍的東西,卻讓成千上萬人和你一齊癲,本身不也很成功嗎?

真正的挑戰,不是不受歡迎而被市場逐漸遺忘,而是大獲用家歡迎、氣勢如虹、下載量節節上升,結果在尚未賺錢的一刻,迅速被騰訊抄襲...阿彌陀佛。

Sunday, August 11, 2013

熱血的《狂舞派》


今年三月,讀到《狂舞派》導演黃修平接受一份報章訪問時說的一句話,心裏就提醒自己到電影上畫時,一定要去捧場。那是在被問及拍攝過程遇到的挫折時,導演的回應:

...當然有碰壁,大多是行家的聲音,甚麼『香港拍這類戲唔得』、『點跳都勁唔過黑人』等,但我有信心,正如香港電影,技術不如荷里活,但也有輝煌的成績。香港精神是咩都得!

這句話看來平平無奇,卻令我很有共鳴。我的工作和IT有關,每次向別人介紹香港的IT成就可以達到國際級水平時,都會很肉緊,一副為香港平反的姿態。也不知為什麼,總之凡與香港的「面子」、「裏子」(核心價值)悠關的,都份外著緊。

扯遠了。電影終於上映,好評如潮,我也替導演高興﹣﹣抽水講兩句,與導演有數面之緣。他在中大藝術系畢業,拍過幾套獨立短片,得過不少電影獎項,亦在大專教書。《狂舞派》是他蘊釀四年的作品,令人看得熱血沸騰。導演「真身」十分斯文,談吐不慍不火,滋油淡定,真想不到他心裏藏著一團火!
(有場戲導演客串酒保,觀眾細心些就會發現哦。)

(以下入正題。有朋友提醒我,一定要加這句話:下文嚴重劇透)

我喜歡這套電影,主要原因是喜歡它的角色。導演說他四五年前開始,經常約人在理工大學碰面,偶然發現常在大學空地練舞的學生,深入了解他們的故事後,觸發他創造這個劇本。據說為了這電影,他試鏡見了五百人。而我卻總覺得導演是先有角色原型,才摸索著創造出這個故事似的。因為他們都有血有肉。

主角是阿花,由新人顏卓靈飾演。她是個每天一張開眼就想著跳舞的少女,唸大學也是為了加入大學的舞蹈團隊。阿花是個討人喜愛的角色,她對跳舞的天分和專注,令她別具魅力,所以戲裏每個人﹣﹣包括對手﹣﹣都喜歡她。演員顏卓靈很可愛,令我想起剛出道的蔡卓妍,爽甜清新、不作狀,也有人說她像薛凱琪。

http://www.dcfever.com/models/viewphoto.php?id=1261%20?iframe=true&photo_id=53133
(你應該見過她拍的這個Olympus相機廣告吧?)
阿花的男友叫「柒良」,外型「騎呢」,是留班多年的「太極學會」會長,老土極了。他一開始便懾於阿花在迎新晩會上跳舞的魅力,不捨不棄地追求她,過程很搞笑。他向阿花表白時說,別人跳舞的時候都很chok,唯有你全心全意,不但臉在笑,連手手腳腳都在笑,他就是喜歡阿花這種單純。阿良曾因劈友而進入懲教所,在獄中被「太極大師」黃貫中點化,由不良少年轉化為現今之「柒良」,行事絲毫不介意別人的目光。他的成熟,帶領阿花長大。

演員蔡瀚億是演藝學院戲劇系的畢業生,因為一個Tempo紙巾廣告而竄紅。角色雖然騎呢,真人倒很俊朗:

第三位重要的演員,是主角「對手」Rooftoppers的隊長,叫Storm。他是劇中唯一由導演親自邀請、而非通過試鏡而找回來的演員,Tommy Guns LY。他是美藉中越混血兒,十六歲立志成為Hip-hop舞者,十八歲卻因為膝蓋出現癌症,被截去一腿。電影中有一幕,他向阿花展示自己的傷殘,揭露他的成功,付出了比別人多幾倍的汗水。

現實中,Tommy Guns十六歲患癌時,醫生叫他選擇,要不保留,但以後不能跳舞;要不截肢。其實他沒有選擇餘地,為了繼續跳舞,毅然選擇截肢﹣﹣於是才有向女主角的一問:為了跳舞,你可以有幾盡?(How far are you willing to go for dancing?)阿花接下來的獨白,是導演利用了試鏡、面談那五百名舞者的材料而寫的,令人感動,值得觀眾細味。

很喜歡Storm「點醒」阿花的一段話。他說,他患癌後「退出」舞隊年多,所謂的祕密修練,就是不斷努力克服自己的缺陷,而非坐困愁城。因為他為了繼續跳舞,可以付出這麼多汗水。


我也喜歡黃貫中在戲中「收拾」當時仍桀傲不馴的阿良時,氣定神閒地問他的一句話:

「每個人都有一樣他很擅長的事,我很叻耍太極,你呢?」

是的,我想電影之所以這麼受觀眾愛載,是因為它通過這些美好善良的角色,展現了眾人熱血的一面,喚起大家心中的火﹣﹣生命中必然有些最使你自豪、快樂的元素,那是什麼?找到它,全力把它發揮出來吧。

電影中有多場別開生面的跳舞場面,如雨中個人獨舞(表達另一男主角Dave失戀的悲痛)、以紅氣球點綴的「太極Hip-hop」、還有壓軸的比舞大賽等,視覺效果豐富精采,幕後製作人員花了比正常電影多幾倍的時間才得以流暢展現,觀眾要好好享受才行。難怪有不少朋友一看再看,單看舞蹈場面也值得。



較喜歡這預告片,因有各演員/角色的介紹

電影主角以大學生為主,也有許多發生在大學的場景,只是我有點感慨,如今大學校園裏反而很難找到這份熱血。還記得年初我提及過一個電影比賽嗎?當時的參賽作品中,就有不少取材自大學,但劇本與題材空虛蒼白;那些由真正大學生編演導的短片,熱血程度反而不及一位從大學畢業十多年的「前輩」。由此我更相信,熱血不是青春,熱血是一種心態,有些人十幾歲心態已老去,有些人一輩子都青春。或許,熱血也是需要蘊釀的,經歷了生活的磨練與洗禮,回首前塵,才會更珍惜得來不易的赤子之心。

我喜歡《狂舞派》,喜歡它的角色,喜歡電影滲透出來的真善美 ,喜歡它親切的香港味。導演好有heart,支持香港電影的,不要錯過這齣戲。

***

延伸閱讀:
鄭政恒:
東方太極和西方 Hip Hop 的偶然結合,正正代表了香港的半唐番混種特性,換言之,香港的致勝之道,不在於一味北望神州,而在於香港是國際化的現代都市,有西化的一面,一直都是開放的城市...

片中的角色沒有自怨自艾,或者在不滿不忿的情緒漩渦中淹沒自己,他們願意尋求突破,有求勝利的決心,而不是賣弄殘缺的悲情,Rooftoppers 斷了一腿的老大 Stormy 和 BombA 的阿花都是很好的例子。Stormy 問阿花:「How far are you willing to go for dance ?」這是一個擲地有聲的問題,因為理想和熱情還在,犧牲和付出都不作計較,這就是青春的活力...

湯禎兆:
我覺得導演的核心關懷,其實是在 Rebecca 身上...

Tuesday, August 06, 2013

脂肪這個債(之三/完)

相信在許多人眼中,我離「肥」的定義還遠。但對一個從沒體重煩惱、不用顧慮肚腩的人來說,這樣的身型實已不能接受。我必須減肥。

六月一日,到蘇梅島渡假,重新啟動了今夏的游泳習慣。到酒店後的第一個清早,我便游了40-45分鐘,相當於消耗三至四百卡路里。游泳是很有效的減肥運動,一般來說,每次持續三十分鐘以上,每周三至四次,估計三個月左右應該有點成果。

同時,晚餐我不吃飯。晚上減少澱粉質的吸收,只吃八分飽,據說對體重控制很效。

一個月後,四肢雖然結實了一些,睡眠和精神也好得多,但身型改變不大,體重也未見顯著回落。那些過去很合身的短裙長褲,仍然穿不上。

請教有減肥經驗的朋友和唸體育的弟弟,決定「優化」運動大計:

1. 從每周三至四天,改為一周五天都運動30-40分鐘,
2. 除游泳外,加強肌力訓練。我的選擇是跳南韓「一代宗師」鄭多燕發明的健身操,和近期歐美推祟備致的7-min workout
3. 繼續每天紀錄運動量;早餐吃香蕉、無糖低脂乳酪、無糖豆漿,午餐不變,晚餐不吃飯。

我不愛吃零食,故暫未打算節食,但若這個月再不見效,便要加強飲食控制了。

厲行減肥策略已一個月,沒有X天減XX磅的奇蹟出現,但我不放棄。深明這一身「肥膏」,是五個月沒有做運動的後果,用上同樣時間「還債」,並不過分。

我要證明減肥沒有捷徑,故堅持以運動和健康飲食為基礎,謝絕各種稀奇古怪的偏方和「無痛」減肥。一定要成功啊。

Sunday, August 04, 2013

減肥/無止橋/希拉莉

多天沒有更新網誌,因為我離開了香港一週,在內地根本上不到幾個我常去的網站:Blogger, FB, 《主場新聞》等,無耐只好失蹤一週。

離港前一口氣為《晴報》的專欄寫了三篇稿子﹣﹣因為字數所限,所以每篇都很短,要連載多日,確有呃錢之嫌,卻是沒辦法的事﹣﹣都和我近日最關注的事有關:減肥。

過了本周二,三篇有關減肥的文章就寫完了。這個月減肥小有所成,最主要是在每天運動的基礎上,再加了「辣招」:減少甚至完全不吃高升糖指數食品或單一碳水化合物,效果比單單加強運動而不節食明顯多了。試過有一個星期,連續三天中午只吃沙律,感覺身體輕盈了不少!幸好我對吃蔬菜並不抗拒,所以更強烈建議同路中人,餐單上多些新鮮蔬菜,少些單一碳水化合物(當然,許多女孩子都知道,salad dressing的選擇也很重要,要挑脂肪含量少一點的,否則沙律醬反而成為致肥元兇)。

關於我的「減肥」,請大家再忍耐忍耐。


***

離港一週,因為和家人到了重慶。

為什麼是重慶呢?因為弟弟到了重慶一個偏僻的村落當義工,修建「無止橋」,而媽媽有親友在那邊,所以我們便一道回去了。

弟弟參加無止橋,多少受到我的「慫恿」,因為我加入他們好幾年,只是一直未有機會親身回國修橋,引為憾事。剛巧弟弟今年大學畢業,工作又已落實,漫漫暑假,正好作件有意義的事,難得他也滿口答應。

弟弟的無止橋經歷很值得一書,下周希望能寫在《晴報》的專欄上,大家別錯過。

***

看到一篇文章提及以下女人的兩難:

As women today, you do face tough choices. You know the rules are basically as follows:

If you don't get married, you're abnormal.

If you get married, but don't have children, you're a selfish yuppie.

If you get married and have children, but then go outside the home to work, you're a bad mother.

If you get married and have children, but stay home, you've wasted your education.
不結婚的女人被視為怪物;結了婚不要孩子的,別人說你太自我;結了婚生了小孩後,仍然上班的,被指是個不負責任的母親;結了婚生了孩子也不再工作的,白白浪費掉十多年的教育﹣﹣你對得起社會嗎?

Well,我想每一個女人,多多少少受到以上其中一項的影響,這又豈是一兩句輕率的「別人說什麼你管得了麼」可以釋懷的?每念及此,我都充滿無力感。

Btw,這幾句話,來自一位名女人:Hilary Clinton。這是她廿年前回母校衛斯理的致詞,想不到適用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