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6, 2013

王維基 X 盧永雄 X 蔡東豪

大半年前,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幾個負責「中大新聞獎」的籌委,商量要舉辦一系列公開講座,頭炮就是這場:新媒體與網上媒體的未來

我向來對新媒體挑戰傳統傳媒的課題深感興趣,提議邀請「主場新聞」的創辦人蔡東豪;另有籌委建議找王維基,當時未知他的免費電視牌照落實沒有,但王作為一位叛逆的企業家,預計其分享必能引起火花;後來還加入了盧永雄,他原是星島集團的行政總裁,不久前才辭職創業,準備在網媒及移動媒體上大展拳腳

因為一場牌照風波,令王維基成為講座焦點,許多傳媒聞風而至,有線新聞還做直播;翌日的新聞一面倒以王維基的香港電視為報導重心,也是意料之內。其實講座討論的話題很有趣,三位高手過招,內容精采,我既然適逢其會,就作一些整理吧。

***

不獲發牌後,許多人建議王維基何不直接投入互聯網業務,反正上網的人這麼多,質素又與廣播無疑;我們用家有種想法,無可厚非,但王維基是生意人,決定投入一個業務,必然看投入與回報:香港電視拍攝一集的節目也可能動用上百萬元,除電視廣告外,別的媒體根本不可能帶來這麼高的回報。

王承認,網絡的影響力的確越來越大,比如他們香港電視一位廚師寫的「鬧爆王維基」短文,在FB上瘋傳,閱者無數,他準備轉給女兒的時候,小妮子不耐煩地說,早就看過啦--蔡東豪插嘴,說如果「主場新聞」是一隻股票,股價必然因為這篇短文帶動而飈升--但問題是,「多人看不代表能賺錢」,政治力量大,不是商業價值。

盧永雄也進一步解釋,生意人看一盤業務有三個元素:投資、回報、時間(time-frame)。香港的互聯網媒體業務普遍「好渣」,收入根本不足以回報王維基千軍萬馬的投入,所以王要進入的一定是成熟市場,是電視業務,不作他想。盧說,如果香港電視牌照順利獲發,王維基打下江山後,屆時再分些少資源搞點視頻什麼的,容易得很。

網媒顯然正在革傳統媒體的命,但盧永雄說了一個殘酷事實:根據美國的經驗,傳統媒體每流失十五元收入,只有一元進入互聯網,而這些收入,還是相當分散的。美國有成功方程式,例如Google,其2012年的總收入,已超過全美所有報紙的總和。但香港的市場這麼小,此成功方程式難以適用。

蔡東豪唱反調,說網媒賺錢能力未必黯淡。他說,你看「蘋果動新聞」多成功,每天早上在地鐵車廂裏,個個都在看「蘋果動」,場面壯觀,而且「廣告㩒極都㩒唔完」,收入肯定好可觀。我正點頭認同,盧永雄卻一語導破:《蘋果日報》的銷量由高峰期的每日廿多卅萬份大幅下滑,「蘋果動」帶來的廣告收入,足夠填補這個損失嗎?你看見「蘋果動」帶來了一杯水收入,似乎很可觀,但你未必看到報紙銷量下跌,損失可能多達四杯水。

講座後他和我們閒談補充說,現在很多傳媒老闆處於兩難:明知報紙正被網媒取代,但後者business model未清楚,貿然放棄本身穩賺的業務投入新媒體中,條數好難計。《蘋果》採取的做法比較進取,不介意「自己打自己」;類似路線的大報走得稍慢,在網媒的開拓上沒那麼前,但哪個是贏家?目前不知道。盧永雄總結,「《蘋果》未必如大家想得那麼聰明,XX未必如大家想得那樣笨。」兩者的表現可能差不多。

既然如此,最近投入網媒與移動媒體業務的盧永雄,有什麼盤算?他提了一些方向--不做一個好大的網站,如Google, Facebook, Amazon,可否做十個定位小眾的媒體呢?如果找到一個精準的市場(niche market),即使每個平台只有很少的受眾,但這些受眾「冇左你唔得」,加起來的回報,亦未必比巨企遜色。我們很想追問他心中想做什麼小眾市場,但盧永雄沒有再補充。總之他相信,當新媒體站穩了陣腳,錢和人才自然會流進來,但那一天什麼時候來臨,沒有人知道。

坊間謠傳盧永雄要做一個和「主場新聞」打對台的網站,蔡東豪在講座上先禮後兵,請盧永雄「比條路我地行下」;盧也很客氣,說你們早就佔據主場之利,我怎會和你們做同一樣的事;王維基煽風點火,說功能相似的網站,兩個只能活一個,台下哄然。

我覺得蔡東豪今次真的遇上對手,一個很強勁的對手。「主場」成立一年,全職員工僅十二名,但影響力驚人。他們做新聞全無包袱,以web2.0的思維營運網站,文章快狠準,而且議題先行,對大眾情緒的掌握十分到位,我認為是香港新媒體的表表者,獨一無二。正如蔡東豪也自豪地說:歷史會記得我們。

然而盧永雄也不容小覷。他由新聞記者做到傳媒集團的行政總裁,是行內少數既會跑新聞,也能做生意的猛人。他做政治記者出身,對輿情的掌握,將不下於蔡的團隊;正如當年在《信報》,全份報章才十來人,個個都是精兵,不可能日做二百條新聞,但要像「主場」那樣以小勝大,做好廿多條足夠滿足讀者需要的新聞,他有經驗。

要估計盧與蔡之爭誰勝誰負,目前太早了,但肯定好戲連場。

王維基在講座上提及,他今年五十二歲;蔡東豪坦言,自己年紀與王相若;據我所知,盧永雄的年紀約在王與蔡之間。這三位都是一時無兩的精英,他們投身社會時,是八十年代,香港最黃金的時代、馬雲口中以地產發跡之四大家族最高峰的時代。時勢造英雄,三位都曾有過輝煌戰績,正如王維基自言,我有過兩場以小勝大的經驗,一次IDD、一次香港寛頻,賺過一點錢,如今我要退,可以帶著光環退,死而無憾。如今三位要在一個被內地新貴譏為「過時」的地方再創高峰,遊戲規則早已改變,對比三十年前,難度肯定大得多。我衷心希望他們都能做出成績,證明香港仍是全中國人才競逐的英雄地。

否則,歷史會記得梁振英,他一個自把自為的自私決定,斷送了這個城市最珍貴的創新精神。

***

關於此講座的其他內容,可參考這些文章:

王維基:青年人要有中國心
三個勇敢的中坑

Sunday, October 20, 2013

The Power of Pull

幾天前在一個創業分享會上,朋友Keith Rumjahn被問到,為什麼短短兩三年間, 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幸運會降臨在你身上:產品被NBA球隊採用、得到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成為荷里活電影的橋段?你用了什麼訣竅去推銷?

想不到Keith這樣回答:你有沒有聽過一本書叫The Power of Pull?最好的事自己會送上門,求不得的。我從來沒有向任何一隊NBA球隊推銷過產品,但他們找上了我;WSJ的報導和華納兄弟的電影也如是。

坐在他身旁的我,對這句話念念不忘。

Keith是一位年輕的創業家。幾年前,他在女朋友任教的學校教學生們打籃球,覺得用拍紙簿和筆來說明比賽攻略等諸多不便,適逢iPad在那年面世,他就寫了一個iPad App,用以取代紙筆,效果很好。他順手把這產品放上App Store看反應如何,無心插柳下竟累積不少用家,於是動了辭工創業的念頭。



2011年年底,Keith剛從加拿大回流香港不久,我在一個科技比賽上遇到他,眼前一亮,為他寫了第一篇專訪,從此成為朋友。他氣勢如虹,不但產品賣得不錯,還摘下一些國際獎項,兼得到投資者垂青。更重要的是,Keith今年年中入選Techstars和Nike合辦的Accelerator Program,成為全球十名參賽者之一,可謂見自己、見天地(詳見J Plus Corp的Timeline)。

Keith的創業路無疑有個漂亮開始,未來的故事還很長,今天暫且寫到這裏。我感興趣的仍是那句話:什麼是The Power of Pull?

***
"...'pull', the ability to draw out people and resources as needed to address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Pull gives us unprecedented access to what we need, when we need it, even if we're not quite sure that "it" is.  Pull allows us to harness and unleash the forces of attraction, influence, and serendipity."
書上說,Pull(引力)有三個層次:access, attract 和 achieve。簡單來講,無論個人或機構,如要增加影響力,最有效和持久的方法不是靠推銷(Push),而是透過提升本身的魅力,讓興趣、意念、價值觀相同的,自然而然被吸引而來,並互相孕育,生生不息。

王維基是個好例子。儘管他一再強調,自己只是個純綷的生恴人,不想出來當人民英雄,但有趣之處是,他四年來孜孜不倦為生意付出的一切,已在不知不覺中形成強大的Pull,吸引了許多支持者。結果當他不獲發免費電視牌照後,社會上認同他理念、同情他、為他抱不平等等各式各樣的人,很自然地就會迅速站在他的一邊,毋須倚賴王維基自吹自擂。這種強大的凝聚力,任憑政府灑再多金錢搞「家是香港」都買不到。

同樣道理,就明白為什麼港大選出新校長一事是個反面教材。一些校友事後疾呼:we deserve better!可惜在其他更佳的後選人眼中,港大,或香港,deserve他們嗎?若本身沒有足夠的吸引力打動何大一,豈能怪最終當選的馬斐森?

進一步引伸這個觀念,例子比比皆是。從做生意的角度看,跪著賺錢是Push,躺著賺錢是Pull;做行銷的角度看,減價戰是Push,品牌策略是Pull;還有,打造XX港是Push,矽谷是Pull;Samsung是Push,Apple是Pull;爭崩頭去唸MBA,然後拿著履歷四處求職的是Push,把自己的份內事做出成績 ,讓別人爭崩頭來挖角的是Pull...

The Power of Pull的道理能應用在機構和社會層面,更加可以用在個人身上,記住首要條件:你必須先不懈地使自己擁有強大的吸引力,才能把最好的拉到身邊來,不是靠強推。正如我的朋友Keith,當初只是專注於做最好的產品,而非打造什麼NBA推銷策略,但他反而成功了。

一直以來我也不是很想得通,為什麼身邊常常出現有趣的朋友,特別是年輕創業家,現在好像有點懂了(對,我實在是個不可救藥地自鳴得意的港女啊,真可惡)。

Monday, October 14, 2013

減肥實驗

擰開蓋子,我嗅一嗅手中那瓶500毫升的綠色汁液,很濃郁的青草氣味啊,牛應該會很喜歡它。很可惜,我不是那頭牛。

它是一瓶「蘋果,芥蘭,菠菜,羅馬生菜,青瓜,西芹,意大利芫茜,檸檬,薑和螺旋藻」的混合物,價錢絕不便宜,味道也極可怕。而我竟已喝下第三瓶。

我的三日果汁減肥/排毒實驗今天即將結束。根據過來人的分享,這個療程效果顯著,一次能瘦十磅,腰圍減少五公分,之類。我也抱著這樣的希望,狠下決心試一次。很可惜,我的報告似乎不合格。讓我略述一下:

這個實驗為期三天,每天除了六瓶特調的蔬果汁外,只能喝暖水,謝絕一切食物。我選擇了在長周末進行實驗,事前沒有安排任何約會,把誘惑減到最低。一個人不進食三天,無論如何總會減輕幾磅吧?何況這些新鮮的蔬果又有各種好處,兼助身體排毒消脂。我相信這個實驗必勝無異。

第一天,早上先游了一千米,精力充沛。下午略感虛弱疲倦,除此之外沒有任何不適,甚至不感到餓!我狠狠睡了兩小時午覺,好香甜。首天一鼓作氣,通常沒有難度吧,我知道明天才是考驗。

第二天,我們一早去掃墓,上山下山沒有感到體力不繼,自覺精神不錯。中午家人進餐,我只喝了一杯暖的檸檬水,居然能抗拒熱騰騰香噴噴的食物,真服了自己。下午覺得有點頭痛,依然睡了個半小時午覺。定時喝蔬果汁,不餓。

第三天,早上梳洗後上磅--OMG,居然和之前一樣?--我相信家裏的磅出了問題,弟弟見狀,應承會去「淘寶」淘一個脂肪磅回來。我再量腰圍--老天,沒有變?三天沒有吃過一口熟食,淨喝這些五顏六色的汁液,居然沒有瘦下來?我快崩潰。

或許我不應太失望,畢竟這個實驗尚未結束,而它對身體的好處相信也需要一點時間才呈現吧。這幾天什麼都不吃,也並非毫無作用。首先,它讓我反省,平時我們真的吃得太多;身體其實並不需要過多養分,何況當中又有許多有害的油、鹽、糖、各種添加劑...我雖然不喜歡連續三天只喝汁液,但每個月抽一天卻不妨。

其次,我發現進食於我,可能是社交作用更甚於維持生命。如果一個人的話,我真的可以吃得很簡單--最近在公司午餐,我吃的都是沙律--但我更喜歡和朋友聚餐。我喜歡六七八個人,圍坐在長方的桌子旁,開一瓶酒,桌上有現烤的麵包、新鮮的沙律、一大盤僅僅熟的牛排,香氣撲鼻...然後我們一邊分享食物,一邊口沫橫飛。我未必是最高談闊論那一位,但我很喜歡聽我的朋友們在高談闊論,然後從中搗亂。

兩個人的進餐也很美妙。餐廳不要吵,我們也不趕時間,細細咀嚼食物,談一本剛剛讀過的書,一套很好看的電影,一位剛認識的有趣朋友。我們說說自己創業的故事,講講對某些政治人物的看法,還有令人不知是哭是笑的「天朝」經歷。兩個多小時很快過去,我們從愉快的用餐氣氛中抽離,為下一件事奔波。

這三天孤獨地品嚐只屬於我的汁液,份外嚮往用餐的美好時光。生活永遠像鐘擺,消耗太多食物後,我們想減肥;有過太多社交活動,我們希望獨處--但人總不能成孤島吧,於是我們稍為抽離一下,又回覆五光十色。其實這樣也不錯,精神上或體能上,總需要間中掏空一下,再出發。

***

相關舊文:
脂肪這個債(一)(二)(三)
減肥

Friday, October 04, 2013

Cat Sense - 貓奴必讀

貓對於某些人來說有難以言喻的魅力。馬克吐溫曾揚言,「一個人愛貓的話,他就是我的朋友和同志,不必多介紹。」邱吉爾喚自己的愛貓為「特別助理」,他很可能受其啟發,而把俄羅斯政治的深不可測形容得非常貼切:It's a riddle, wrapped in a mystery, inside an enigma。這用來描繪貓不是一樣嗎?貓使人著迷的原因之一,正是牠令人猜不透,常擺出一副愛理不理的姿態,偶而撤嬌,便足以教「貓奴」們愛得不能自拔。



英國動物學家John Bradshaw的新書Cat Sense,可能是為貓奴解開「主人」之謎的重要線索。他從貓的進化、馴養歷史、身體構造等科學角度,剖析一些貓使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特性,愛貓者一定看得津津入味。



舉 例,「貓奴」未必察覺,但貓的臉作為牠吸引力的來源,純屬偶然:和很多別的小動物不同,貓的眼睛長在前方而不是兩側,又圓又大,使牠的模樣像小孩般可愛 --這張臉並非為了討好人類而進化,只是因為牠們生來就是獵人,眼睛長在前方,才能準確判斷獵物的位置(雙眼長在兩側的,通常是別人的「獵物」,例如兔子 或老鼠,用以警惕四週環境,隨時逃命)。



對 了,如果你試圖了解家裏的貓,就必須先了解牠的本性--貓不但是天生的獵人,更是特立獨行的獵人。由於牠在野外缺乏同伴的掩護,所以貓從不輕易發出恐懼或 受傷的訊號,盡量掩飾自己的身心狀態,免遭敵人有機可乘。經過千萬年來的進化,形成了貓大人們愛理不理的「高貴」性格。



貓 被人類馴養成為寵物,是相當近期的事,所以牠的野性與溫柔總是交替地出現,令人如癡如醉。我們養貓,最滿足的是聽見牠發出低沉的「嗚嗚」聲 (PURRING)--這是牠們與生俱來的,因為剛出生的小貓又盲又聾,幾乎不能動,全憑發出這種聲音讓媽媽確保牠得到哺乳。小貓長大後仍會偶而低嗚,動 物學家相信這是牠們發出放心的訊息,意思是「請不要動,讓我依偎著你」。



很多人覺得貓像女人,除了深不可測外,就是性格妒忌,不喜歡有別的貓分擔主人的愛。其實這是誤會。Bradshaw說 難以證明貓有「妒忌」這種複雜的情緒,但牠們作為一種地域性強又愛獨來獨往的動物,對於「領土」被「佔領」或「入侵」會極度不安,嚴重的情況下不但會對新 成員高度戒備、不瞅不睬,還可能得病。所以主人最好在加入新的小貓前,讓原來的貓有足夠的適應期,例如讓牠倆見面前先熟悉對方的氣味。噢,不過請記住這方 法只對貓管用,不適用於女人。



《蘋果日報》金融中心

***

相關舊文: 
咪子的自白
咪子想不通的一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