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31, 2013

用一句話總結...

因為一個無聊而廣受歡迎的話題--用一句話總結你的學術研究--忽然勾起我重讀個人論文的好奇心。

在商界浸淫一段時間,一直以來的工作又和當初的研究幾乎毫無關係,教我差不多忘了自己也曾是一名唸新聞及傳播學的研究生,花過不少時間在圖書館,更每天都和學術論文打交道。今天回望,卻發現原來我對某些課題的興趣,一直沒有變。

好了,到底當年研究的題目是什麼呢?

那篇論文是關於重大新聞事件(Salient news)的傳播(Diffusion)的。我想探討互聯網在當中發揮的作用:它究竟是起著Mass Media的作用,還是應用在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中呢?

在傳播學裏,Diffusion of News是一個有趣的課題。研究發現,重大新聞比一般新聞傳播得更快更廣,rate of diffusion通常達90%以上。之所以有這麼高的傳播率,不是因為電視新聞日播夜播,而是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起了關鍵作用:當有些人從大眾傳媒中得知某一重大新聞後,他們會忍不住告訴別人,口耳相傳加速加劇該新聞的傳播,而這在一般新聞中不會出現。

在我唸研究院的時候,傳播學者對互聯網的性質有許多討論。有人說它是大眾傳媒,屬電視報紙的一份子;有人認為它是人際傳播的一種,性質類似寫信通電話;當然,更多人說它兩者都是,或兩者皆不。我選了Diffusion of News為切入點,因為這課題同時包含大眾傳播和人際傳播的研究,由此探討互聯網在當中產生的作用,範圍比較清晰可控,亦具效率。

重看當天論文,我當時傾向認同互聯網在人際傳播中發揮作用,而不是取代已有的大眾傳媒。可惜我不夠前瞻,未敢判斷互聯網在新聞傳播的殺手鐧,就是成為人際傳播的一部份、是必需品。看今天social media在新聞傳播發揮的影響力,不正是因為它把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的効力倍增,讓重大事件的傳播更快、滲透更強嗎?想來如果當年繼續學術研究的話,這幾年要寫的論文一定長做長有。

記得當日提交論文時,指導老師李少南教授建議我考慮留下來進修,可惜那時心已飛得老遠,只想快快跳入商界大展拳腳,對象牙塔毫不留戀。真沒想過後來還是加入傳媒,更沒想到身為傳媒人了,卻不是在新聞的路上拼,而是裁進web2.0的世界中,繼而和科技人打交道。莫非一切本已注定,只是時機未到?

今天是2013年的最後一天,我本想用一句話來總結這一年,但做不到;我也無法從當年的論文開始,以一句話總結從大學投身社會後,曾經歷過的點點滴滴。看來還未到回望的時候,繼續前行吧。

Friday, December 27, 2013

《How to Deliver a Ted Talk》

你身邊總有兩類人:看TED Talk的人,和講TED Talk的人。他們都會喜歡本書。

作者Jeremy Donovan同時具備以上兩種身份,他仔細剖析大量TED演講後,總結出一系列發表演說的技巧,寫成這本既實用又好看的小書,是假期的上佳讀物。

TED的影片庫中有逾千條十八分鐘以內的演說,每一條都經過千錘百練,最受歡迎的更已錄得逾二千萬次瀏覽,它們的共通點是什麼?作者發現,最受歡迎的十則TED影片中,七則都和「改變自己」有關。所以若你有一天被邀發表演說,不妨思考這個題材,因為最能引起共鳴。

選材只是第一步,更難的是緊扣觀眾注意力。例如有些講者以幽默見稱,作者發現他們在演說中,每分鐘都佈置一個「笑位」,Ken Robinson有最佳示範;有些講者擅長講故事,例子多不勝數,因為被邀踏上TED的舞台者,多多少少有些與眾不同的經歷或知識,例如Malcolm Gladwell;有些一開口便語出驚人,像Jamie Oliver,他說,「在接下來的十八分鐘內,有四名美國人將因吃進肚裏的食物而死亡。」但作者告誡,講者切勿以二手笑話開場,免得被視為毫無創意。

作者把豐富的TED演說心得歸納在本書四個範疇中:除「內容」外(包括選材、結構與佈局等),還有「執行」(如幽默感與語言的運用),「設計」(投影片應用什麼字體?)和「舞台」(克服恐懼、如何令演說在網上瘋傳)共四部份。

站在巨人肩上是學習的最佳方法,師承世上最精采的演說,效果也必事半功倍。對喜歡聽TED Talk的人來說,這本書是最佳索引,助你在浩瀚的演說裏,找到最想看的。若你打算購買此書的話,建議閱讀電子版,因為可利用索引,直接播放相關的TED影片,不必輸入網址,讀得更暢快。




Friday, December 06, 2013

《Quiet》




剛剛參加了一位朋友的婚禮,其風光堪稱一時無兩。那晚會展筵開近百席,到訪的賓客不下千人,但最令人瞠目結舌的不是人數,而是來賓的份量。除梁振英林鄭月娥曾俊華等高官、商界名人如王維基和李澤楷、多位大學校長包括沈祖堯張信剛陳坤耀外,還有為數不少的立法會議員、正副局長與政治助理、傳媒高層、文化名人...假如當晚發生食物中毒的話,次天香港的政經運作恐怕也要受點影響。

合理推測,能結織這麼多重量級人物,新郎想必長袖善舞吧?但若細心翻一翻新人們準備的「場刊」《隨緣家書》,就會發現新郎很可能是個害羞內向、抗拒社交的人。

回憶過去,他寫道:「小時候,家人對我的愛好感到很擔心,因為我喜歡整理資料。」、「身為獨子的我,那時完全不懂得群體生活,很害羞,也不太快樂。」、「我不喜歡說話。所以,在中學時,我逼自己參加辯論隊。每次出場,都很痛苦...我討厭站在台上。所以,我逼自己成為學生會主席。每次講話,都在內心交戰...」這位新郎未必符合我們對Introvert內向者的一般理解,卻恰恰是暢銷書Quiet作者Susan Cain刻劃的Introvert典型:安靜,專注,愛獨處,在群體中可能受忽視,卻最有潛質一鳴驚人。

社會上,外向的人Extrovert一直比較受歡迎。不管在學校還是在職場,「外向」都是正面標籤,代表熱情開放,喜交朋友,是理想的工作夥伴。但作者認為我們對Extrovert的祟拜實在過譽。她以美國為例,指由二十世紀開始,人們從小鎮走向大都會求職,由於要迅速融入陌生環境、與毫不相識的人共事,遂令 喜歡團隊工作、善於溝通的Extrovert比較佔優,而慢熱的Introvert則成了不受歡迎的一群。

同時,一些Extrovert Ideal如卡內基等名人應運而生,他們的推銷或自我改造課程大受歡迎,人人渴望成為在任何場合都能滔滔不絕的社交高手,使害羞的人被視為弱者。作者說,另一Extrovert Ideal的集中地在哈佛商學院,那裏的學生由早到晚都要逼自己參與團體生活,建立隨時都充滿能量,能與任何人合作的習慣。

Susan Cain認為這對Introvert來說,不但極其痛苦,也是沒有必要的事--Introvert應發揮自己的優勢,包括專注、善聆聽、有耐性等,而不是逼自己轉型為Extrovert。她引經據典,指許多高成就的人都是喜歡思考及獨處的Introvert,而非口若懸河的Extrovert,即使哈佛商學院教授Jim Collins的經典之作Good to Great,最推祟的也是低調的第五級領袖Level 5 Leader,而非喜歡見報的CEO

雖然有評論認為本書對Introvert一面倒的「歌頌」令人吃不消,但我認為這在人人都愛表態的社會裏,倒不失為一種平衡。新郎如有空翻一翻此書,當會感到舒一口氣:原來為了迎合社會期望,和他一樣勉強參與社交活動的人何其多。他在面書上留言,婚禮盛大,只是想「總結前半生」,希望此後過點簡單生活。說得也是,任何一個愛獨處的人若置身如此極端的應酬場合,難免元氣大傷。只是人在江湖,真的可以隨心所欲嗎?

***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

相關文章:
我並非天生的社交高手 
無意中看到這篇文章,實在是很典型的pseudo-extrovert例子,借來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