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06, 2014

兩種愛情

看到朋友在網上分享一篇文章,題目是:「令才女一生傾心的兩種方法」,它開首是這樣寫的:

有人曾將兩位中國近代「才女」林徽因(圖)和張愛玲進行比較,然後慨嘆說:為何才氣比林徽因要大得多的張愛玲婚姻是失敗的,而林徽因的婚姻生活卻是那樣讓人羨慕?
文章的大意是,林徽因比張愛玲聰明,她選了梁思成做丈夫,而不是浪漫倜儻的徐志摩,因為梁思成是個有擔當的大丈夫,具仁愛之心,又有胸襟,二人得以相濡以沫,互相滋養;至於張愛玲,她不幸地愛上一個奸詐小人,得到短暫的甜言蜜語和愛情的刺激,卻離幸福越來越遠。

我想起年多前看過林沛理的一本書叫《祝你分手快樂》,裏面有幾篇寫愛情的題材,大意也如此,卻深刻得多(他也用張愛玲的愛情做例子,並毫不留情地批評胡蘭成是個卑鄙的人)。

說到愛情,總是令人聯想到奮不顧身的追求、轟轟烈烈的激情,它使人患得患失、時而狂喜時而狂悲。我以前也嚮往這樣的境界,覺得沒有深刻的經歷,怎算得上是愛?

但我到底長大了,開始領會另一種愛情的美妙:它是互相滋養的,互相提昇的,它使二人互補不足,在相處中感受到幸福美滿。真正的愛情,不會使你受傷或受驚,它應令你更感恩,更圓滿,更接近理想的自我。

林沛理借《浮生六記》沈三白與妻子芸娘的故事,這樣形容理想的愛情,讀來真使人如沐春風:

他們愛情的奧祕是「風流蘊藉」﹣﹣露而不跨張,藏而不閉塞,如風吹水流般自然自在。在他們展現的情感下,尚有萬千深厚感情,因而取不盡,用不絶,可以長相廝守。這種愛情不但不會消耗生命,反而滋養生命,是一股提升生命的力量。 

我經歷過的愛情中,有一種是與其分開不如殺死對方般激烈的,相處的時間雖然不長,卻猶如掏空了身心,回想起來真是可怕--那時尚未領會「風吹水流」這種愜意的愛情之美,以為愛就是這般具消耗性的,是置諸死地而後生的。幸好沒有陷入萬劫不復。

前一段時間大家瘋傳的「A餐/B餐」,說穿了也是這番道理。找一個靈魂伴侶,關係不必舖張高調,最重要是她/他提昇了你的生命,彼此相依相扶,有了對方,一切已足夠,金錢權力與地位,都成次要的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