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9, 2014

晨起人

很早就發現自己與大部份香港人的生活習慣不同;我喜歡早起。

最初感受到早起的美妙,是在唸中學第一次準備公開試時。有一晚溫習至十點多吧,眼皮越來越重,把心一橫,將鬧鐘調至清晨五時,然後睡覺去。

五時許準時起床,家人都在睡。我躡手躡腳匆匆梳洗一下便伏案溫習,竟如有神助。早上頭腦特別清醒,又無人打擾,很專注。把要複習的材料看完後,太陽才高掛,別人睡眼惺忪地起床,我已精神奕奕準備吃早餐,好爽。

後來在傳媒工作,下午才上班,我也不賴床。早上起來做運動、看書閱報、寫作、打幾個電話...離家出門時,幾乎把一天裏最重要的事都做完了,回去只按部就班做早晨就計劃好的事(譬如說約稿),特別有效率。我很喜歡那個時候的自己。

早起是有代價的,比如說,你不能太晚睡,不得已得戒掉一些夜生活,但那十分值得,畢竟有太多晚上的時光,其實都浪擲在無謂的事上,例如看電視、上Facebook。我有個朋友,向來是夜貓子,有一晚零晨時分,他忽然覺得,再熬夜下去不是辦法,當晚就強忍住不睡,直至五點多晨光初現,出門做運動去。那天工作特別有效率,當然晚上也特別睏--於是早早就睡去。日復一日,不用多久,他也成了晨起一族。在大部份人仍抱頭大睡時,他起來運動,閱讀,準備工作...每天過得又充實又有滿足感。最重要是,因每天早上起來做運動,使他的減肥大計漸見成效,得以向「男神」目標邁進。

當以為我們這種晨起人是例外時,才知道原來世上也有許多「例外」。女作家Laura Vanderkam寫了一系列暢銷的小書,其中最出名的一本叫What the Most Successful People Do Before Breakfast,羅列出許多喜歡早起的政商名人。他們大部份都在清晨六時前起床,利用早上沒有人打擾的時間做運動、看書、寫作、為孩子準備早餐、祈禱、靜坐...各適其式,他們把握這完全屬於自己的寶貴兩三小時,做最重要的計劃或決定,「贏在起跑線」。

她說,這些成功人士往往都是大忙人,他們竟每天一早,抽出時間做運動或進行別的習慣,證明這一定非常重要。

早起效果明顯,有其生理原因。科學家發現大腦經過一晚休息後,早上的意志力(willpower)特別好,這有利做相對耗神的事,例如寫書,閱讀艱澀文件,思考商業大計等。大腦的意志力像肌肉一樣,用得太多會疲勞,所以大部人晚上較容易怠懶、做錯事,因為經過一整天的消耗後,自控力已所餘無幾。但同樣地,自控力也如肌肉般可以透過鍛練而提升,如果堅持一下,養成某些需下苦功的習慣例如每朝跑步,久而久之,整體自控力也會提升,你就會發現自己對抗誘惑,或沉著應戰的能力更勝別人。這一點,我正在看的另一本書The Power of Habit(作者Charles Duhigg)也有提及。

很喜歡"Breakfast"一書打的一個譬喻:每天先完成最重要的事,就如每月先為自己存起一筆錢,而不是先找卡數,否則到月尾已一無所剩,怨也沒用。

作者形容掌握早上的人更能掌握自己的人生,無疑有點神化早起這習慣。我相信如果有作者肯寫,也可以找出一大堆晚上不睡覺而十分成功的人,我們選擇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就是了。我仍每天早起,但上班時間比以往提前得多,只夠時間做運動,不夠時間讀與寫。得想個辦法改變它。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