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0, 2014

荃灣小店補鞋記

買新鞋是煩惱。儘管是千元以上的貨色,用料只是一般,鞋踭不防滑,走在木地板或雲石上,跣倒的機會率是百分之九十九,細跟鞋尤甚。所以近年習慣一買了新鞋,立即換上防滑的鞋踭,安個心。

光顧的修鞋店通常有兩家,連鎖經營的,都在中環。甲店在萬邦行地庫,負責人是個中年男人,很有性格的。櫃枱上經常陳列著一雙又一雙金縷鞋,細長鞋跟,全是名牌。把一般的鞋子帶來這裏修補,彷彿會被人看不起--事實上我也試過,對方頗不屑地叫我以後不要再買那個牌子了。據說四太的舞鞋也是拿到他這裏來保養的,難怪有點自豪感。收費貴,換個鞋踭也要六七八十元左右,但快捷,手工好,而且地點便利。

有時我心情不爽,不想看人臉色時,就多走兩步去環球大廈一樓那家。收費約便宜十到二十巴仙,店員也和譪親切些,用料與手工同樣好。

但我知道在中環修鞋,再怎麼算都是奢侈消費。這天周日,反正有空,決定去光顧街坊小店,選了離家比較近的荃灣區。這裏的眾安街,據說在八十年代全盛時期有廿多家補鞋店,今天碩果僅存,只剩一兩家。

我來到一幢唐樓的樓梯口,找到一位和老伴一起開檔的阿伯,請他把涼鞋的鞋踭換成防跣的。阿伯八十四歲,擺檔五十多年,胸有成竹的樣子,一看我的鞋便道:「唔換得架,一換個踭就爆架啦。」我正猶疑該怎麼辦時,阿伯二話不說,開動身前打磨的機器,把我的鞋底貼上去,咿咿呀呀地,就在鞋底上淺淺地「界」了幾行,又換個方向再「界」幾行,成了一個個菱格;再把平滑的鞋踭也磨得粗糙些,鞋子就不怕跣了。阿伯說:「廿蚊啦。」我還有一隻鞋子要補,算在一起,三十五元。

說也奇怪,阿伯的檔口連招牌也沒有,但顧客竟是絡繹不絶。我在等候期間,先有一位師奶帶著一雙涼鞋來補,鞋底掉了,收四十元。阿伯叫她下午兩三點才來取,師奶追問,唔使比張單我呀?阿伯說,唔使啦。師奶頗不安,但也只得無奈放下鞋子走了。

緊接著有位年輕小姐拿了一隻黑色高跟鞋來,要換踭。阿伯拿起一個方兜,裏面混雜著數不清的大小不一的鞋跟,阿伯抖動著,伸手進去翻了幾回,終於挑了一個合適的換上,還一邊換一邊問:「你上次邊度補架?爆哂啦。」那小姐脾氣好,笑笑口道,阿伯,次次都係搵你架。阿伯扁扁嘴,不置信地樣子。換好,小姐準備了二十元零錢,阿伯說只收十五,退回五元。待她轉身一走,就嘟嘟囔囔地說,上次肯定唔係我換既,街尾個個後生仔換既,我收十五蚊啫嘛。

然後是位抱著小女孩的少婦--細白的保養得很好的皮膚,微胖身段,而女孩則梳了一個髮髻,像是剛上完芭蕾舞班的樣子。少婦放下女兒,遞了一雙Gucci的loafer問阿伯:可以把它楦大一些嗎?一直不大作聲的老伴只瞄了一眼便說,你個對楦唔到架。但阿伯還是把鞋子拿上手看了看,拉拉扯扯幾下,迅雷不及掩耳間,他翻出鞋墊,大力撕開,露出裏面薄薄的被撕開的海棉,少婦慘叫--「你做乜扯爛我對鞋呀?」--語氣克制,仍算溫柔斯文。阿伯冷冷地說,你對鞋唔使楦!掹左個墊,放張紙巾入去,著多幾次咪撐大左囉,使乜嘥百幾蚊去楦吖?阿伯冇害你架,幫你慳錢呀。遞回去,少婦接住那鞋墊已破的Gucci,欲哭無淚的樣子,仍說了聲「謝謝」才走。

我一直旁觀這幾幕,覺得很有趣。老伯做生意的手法,可謂十分不合時宜--沒有顧客服務,沒有管理系統,不懂推銷,不懂討好,但推掉的生意卻不少!若不是在舊區,得到一些街坊長期幫襯,真難生存到今天。像剛才那位少婦,大概很後悔來找阿伯吧。如果拿到前述中環那些連鎖鞋店去,付一百幾十元,過幾天取回一雙心理上覺得楦大了的鞋子回去,不知多開心,起碼鞋子仍完好無缺。而那位小姐來找他換踭,也不見得是為了省錢--她準備好的零錢比阿伯要的多。

現在顧客要的是服務,和某種心理上的滿足,比如說位置要方便,門面得光潔明亮,貨物陳列有致,選擇要多等等,價格反在其次,二三十元或八九十元,對很多人來說根本沒有分別--難怪中環那些修鞋店,貴那麼多仍其門如市。而阿伯五十年不變,不管顧客要什麼,獨沽一味以「平」招徠,確是有點追不上時代。當然,阿伯自食其力,使人尊敬,希望他一直做到退休,不會被時代巨輪擠走。另一方面,顧客既有便宜的選擇,也有高檔的消費,這大概是最好的平衡了。

***

寫此文時,想起六七年前剛開blog時也有一篇講補鞋伯伯的,恍如隔世。

補鞋的老伯伯

我把拖鞋交給老伯伯,問:「還能補嗎?」
老伯伯停下手上的工作,提起我的鞋,很仔細地撥弄著。
良久,他開腔了:「我說,你不如另外買一雙新的,比補它便宜。
「你看,」老伯伯緩緩地說:「這裡要補一塊皮,再把它縫進去,然後,整雙鞋都要車線,很貴哦。」
老伯伯說得很誠懇,那一刻已決定:若要花錢買一雙新的,何不讓老伯伯賺?

1 comment:

Joel said...

Interesting read....
http://caijingcarefree.blogspot.hk/2014/07/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