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0, 2014

我為什麼要冰水照頭淋

「街霸阿強」Innopage的Keith Li兩位Start-up朋友,在Ice Bucket Challenge中把我點名時,第一個反應,是馬上想辦法逃避。

我拿手寫字,應寫篇千字鴻文,洋洋灑灑,解釋為什麼只捐不做。事實上整個計劃的原意也是如此:不願意接受挑戰的,直接捐款了事,不必大費周章一番。

於是我去找一位開公關公司的女友,想請教她有什麼建議可以得體地拒絕挑戰;同時我也告訴弟弟自己的想法,因為擔心的事太多,諸如:
  • 不想拍片上載,覺得自己上鏡的表現很笨拙
  • 這件事在社交媒體上進行得如火如荼,幾令人煩厭,要做就要避免千篇一律,但我想不到新意
  • 我的形像向來「淑女」(看來有人要作嘔吐狀),冰水淋頭的後果難以預計,不該冒險
  • (下刪三千字)
 但小弟輕描淡寫一句話,打消了我的念頭:

「你可以唔做既,不過會俾人話啫。」他的意思是,不過小事一樁,犯得著思前想後抓破頭皮找藉口嗎?

而意外地,我那名半唐番公關女友Laura,一聽見我被挑戰時,竟表現雀躍﹣﹣「Hahahahahaa u are hooked!!!」﹣﹣還建議讓同事當「導演」,並在我尚猶疑之際,說了一句話:They will respect u for it.

這句話頓時令我的考量變得不一樣。

作為一名小頭目,我有幾位合作無間的年輕同事。「冰桶挑戰」在社交媒體上進行得火熱,他們十分投入,對於「老細」忽被挑機,十分興奮,簡直是蠢蠢欲動,幾乎要和我一起淋!如果我斷然拒絶,他們恐怕馬上有被淋冰水的失落感覺。更何況,我不願接受挑戰的原因,說穿了是怕「樣衰」,小家得很。身為「上司」,面對挑戰時應盡量示範得體地回應,而不是逃避吧。

Laura的鼓勵態度令我靈機一觸,我問:你可以陪我壯膽嗎?幾乎毋須多作遊說,她就答應了。最重要是,Laura對此事抱著的好玩態度,沖淡我不少憂慮。

既然決定了做,就要把它認真做好。「冰桶挑戰」這玩意性質上非常簡單,跡近無聊,但正因為它簡單、無聊,所以可塑性甚高。比如說微軟的Bill Gates接受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挑戰時,煞有介事在24小時內建了一個滑下冰桶的裝置(還附小型模型!製作認真),令整件事加倍好玩起來;加拿大有一位冰上曲棍球運動員選擇登上雪山,並由直昇機在空中向他倒冰水...等。此外,進行「冰桶挑戰」時,你說什麼話、穿什麼衣服、在什麼背景下進行(例如本地Venture Capital之一的周凱旋,便選擇了在代表香港的山頂進行)、挑戰什麼人...全部都可賦予意義!聰明人可以把一件無聊的事做得很漂亮、把一件本質上很儍的事發揮出最大的效果,而如何把握面對鏡頭那數十秒的機會,也是高手顯功夫之處。

我不是高手,但覺得至少可以作出一項改變。是次挑戰,是為喚起世人對其中一種肌肉萎縮症(ALS)的關注,不接受挑戰的人可以捐一百美元予美國的ALS基金(接受的通常也會捐)。因為活動效應非常成功,令這個非牟利機構ALSA的捐款,由往年同期的170萬美元,躍升至逾一千萬!我想既然我們在香港做,應該讓本地的類似機構受惠--對美國的ALSA來說,我的捐款是錦上添花;但對本地的慈善機構來說,每一分一毫都可能解其燃眉之急。我問Laura對捐助本地團體的想法,她也同意,於是我們決定各捐港幣五百元,予以下機構:

FSMA脊髓肌肉萎縮症慈善基金

HKNMDA香港肌健協會

然後同事們也各就各位:「導演」和數碼港艾美酒店聯絡,獲准用他們的泳池進行拍攝;另有同事負責拍照;有兩位「倒冰水」專員;有人拿毛巾;還有人沖薑茶!同事們配合得很起勁,把此事當小型活動辦,令我很安慰。他們的投入,令一件可以很無聊的事變得有意義,而這正是我坦然應對此挑戰的主要原因。

挑戰在今天下午五時許進行,我早上還如常開會、辦公,但心裏一直非常緊張。到達現場時,外面一直在下雨,於是我倆幾乎是從一開始便濕了身。Laura是專業司儀,面對鏡頭談吐自如,更顯我的笨拙(一如所料)--但既已「冰臨城下」,只好硬著頭皮撐下去。冰水淋下那一刻,我的感覺是非常漫長--鏡頭所見,不就一下子嗎?但真實感覺是,那短短兩三秒,竟真如陷進了慢鏡頭。

我們完成時,忍不住擁抱,然後迅速裹上大毛巾,連跑帶跳衝進更衣室。其實我們很幸運,雖然濕得一蹋糊塗,但很快便有熱水沖涼,還有風筒等一應設備。

不斷把事情放上社交媒體(這是我的FB專頁)令人很累,此際終於有空間沉澱與整理自己的想法。也許有不少人對這件事表現得不以為然,覺得低能、無聊、跟風 ,事實上從一開始我也有這感覺。但據觀察所得,旁觀者與參與者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像我弟弟。在他尚未被朋友點名時,對我的緊張十分不屑,觀看別人被淋時,還不自覺地冷嘲熱諷;但當他被tag時,竟比我還認真!如何回應?再挑戰什麼人?人家怎麼看?一旦認真地期待著時,就令人又興奮又緊張。

面對同一件事,當角色不一樣時,感覺便南轅北轍。一旦成為被挑戰者,當你看著別人被淋時,也由冷漠變得感同身受。我忽然明瞭,也許這正是整個冰桶挑戰的意義所在吧:就是讓你親身體驗一下,身體漸變僵硬但感覺冰冷是怎樣一回事,從而生出同情之心。

我由起初設法逃避,到慨然面對「冰桶挑戰」的過程中,最大的轉變是放下所謂的「形像」、「尊嚴」。維持自以為是的端莊形像重要,還是表現開明更重要?一向「玩得」的人如我弟弟,未必有這重考慮。此外,把一件可以很無聊的事,轉化成team work,同事們自發熱情參與,是team building的好機會。無意改變其他人的想法,但經此一役,我更體會到不要輕易審判別人。 坐在螢光屏前,衣履整齊地看著別人進行挑戰的,很難想像站在冰桶前那人的忐忑。

我感恩在接受這不大不小的挑戰時,有朋友和同事們在身邊陪伴。想像身患肌肉萎委縮症的病人,只要有家人在身邊,也感溫暖吧。

影片連結

***

相關資料:
冰水倒頭淋 為何玩轉全球
(文中部份數據,引述自這篇報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