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5, 2014

記在Moleskine的話

我有一本很薄的小小的moleskine本子,隨身攜帶,記錄突如其來的想法、林林總總不知從哪裏看到的有用ideas、和每月見過些什麼人。翻開它們,過去幾年的日子猶如蒙太奇重演。

有趣的是在最近這兩本中,我還記了兩段quote,這是2011年李嘉誠寫在報上的:

「...我要認清楚什麼是貧窮的枷鎖--我一定要有擺脫疾病、愚昧、依賴和惰性的方法。

比方說,當我發覺染上肺結核病,在全無醫療照顧之下,我便下定決心,對飲食只求營養不求喜惡、適當地運動及注重整潔衛生,捍衞健康和活力。此外,我要拒絶愚昧,要持恒地終身追求知識,經常保持好奇心和緊貼時勢增長智慧,避免不學無術。在過去70多年,雖然我每天工作12小時,下班後我必定學習。告訴你們一個祕密,在過去一年,我費很大的力氣,努力理解進化論演算法裏錯綜複雜的道理,因為我希望了解人工智慧的發展,以及它對未來的意義。」

「我一定要有擺脫疾病、愚昧、依賴和惰性的方法...我要拒絶愚昧,要持恒地終身追求知識,經常保持好奇心和緊貼時勢增長智慧,避免不學無術。」我還把這句話highlight起來。

另一段是去年11月,來自王維基的專欄,叫《磨練的福份》:

「...我的EQ並不高。攀過喜馬拉雅山、走過毅行者,給我磨練意志,但這幾年來,因為免費電視風雲,帶給我控制情緒的磨練,實在是上天的安排。我學到的,不僅是意志的磨練,也學會要好好操控心態,不被情緒牽著自己走。」 

不被情緒牽著自己走」--記著這些話,當然因為它們最能引起自己的共嗚,最符合自己的心態。

網絡上的資訊橫行,每分鐘都有數不盡訊息挑動人的神經,像這樣的quote更是多不勝數,怎麼記得了?所以科技再發達、智能手機的記憶體再多,也要有一本小小的moleskine,貼身攜帶,偶然翻起,靈光一閃,給自己最適時的提醒。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14

一連串女人故事

前文提到明報出版《Ming's》一位記者約我做訪問,她出現時讓我小小地吃了一驚:真漂亮!心想做lifestyle的記者到底會打扮些,她的長黑髮和杏眼很有魅力。隨行的攝影師也是女生,蓄短髮,白白淨淨的皮膚,很柔弱安靜的樣子,豈知拍照與攝錄的器材全部一個人扛。


我們談到突破自己的comfort zone,記者忍不住告訴我她的故事。

「做了四年記者,但我很想很想當電影編劇,所以那年辭了工作、學寫劇本、忍受人工大減,再怎麼辛苦也要入行。」(真想不到還有比記者人工更低的工作)

她現在回歸傳媒,但強調:我很愛很愛電影,一定會繼續寫劇本!

次天我們約在位於柴灣的影樓再拍硬照。那天上午我先在旺角開會,中午約了一個飯局在中環,提起一大包衣服,趕上地鐵。忽然想起一件事,便趁空檔打了個電話。

話說我一個女友C,爸爸是八十年代的新移民,當年來港時一無所有,歷經千辛萬苦,二三十年後,公司規模已經是同行中全球第二大。女友正著手重建爸爸公司的網頁,請了一家廣告公司負責中英文文案,可是翻來覆去弄了半年,大小姐還是不滿意:「英文好是好,可是中文卻不是中文!一句句從英語直譯過來,機械人一樣!」她扁扁嘴投訴。內地人寫的文案她也看過,更加不鍾意--「1000字裏有800字都是虛的,看不慣!」就是不肯妥協。

我正好認識一位專接這些文案的朋友,很受客戶歡迎,答應給她作介紹,於是撥電話給W。

「行!你先讓我上網查一查,看這種內容我能不能應付。我覆你!」一貫的爽快,W成功自有她的道理。我把網址傳給她時,終站也差不多到了。

到達影樓時,我呆了一下:這邊有人在拍攝,那邊有一位金髮模特兒在梳頭化粧,我一時不知站哪好。

「嗨,我是化粧師,我們開始吧。」 一位俏麗的短髮女生向我打招呼。她個子不高,很苗條,上下打量一下我的臉,便開始熟練地動起手來。


她本來是工程師,結婚那天看見別人替自己化粧時,忽然靈機一動,想脫離千篇一律的工作環境,於是轉行。

「那你入行多久了?」我問。

「嗯...」她有點害羞,「七年了。」 紅著臉淺笑。

拍攝完畢,她三兩下手勢就把滿桌的用品收拾妥貼,帥氣地拉起一個鋁製的Rimowa行李篋,另一隻手挽起一個金色小袋,車身便走。我們結伴坐的士去地鐵站,又搭訕起來。

「你有留意剛才那位模特兒的化粧嗎?她塗鮮紅色的眼線啊,好誇張。」

「她們做時裝當然要標奇立異。這些多數是來自東歐窮國的模特兒,來香港工作幾個月,賺一轉便得走,等下一次模特兒公司再把她們申請出來。」

她說這些模特兒極年輕,大多不超過二十歲--「她們一到廿二、三歲,皮膚就開始鬆弛,毛孔粗大,很難上粧」--每次來港,不斷工作,有時化了幾天的粧都沒有好好清洗,捷毛糊在一起,教她不知怎麼入手。

「工作時若有飯盒供應,一定拼命吃,吃得撐不下去為止,因為不知下一頓那時才有。」但年輕姑娘得天獨厚,吃再多肚皮還是扁扁的,不影響拍攝。可惜這些來自東歐的模特兒供應太多,只有極少數氣質非常特殊的,才有機會紅起來。

到站後不久我們便分道揚鑣。今天這一路走來,擦身而過的每個女生都獨當一面。這年代女人真的能當半邊天,只要不遇上很糟的男友...

Tuesday, December 16, 2014

明報出版《Ming's》月刊的十個問題


明報出版《Ming's》月刊打算在新年那期做一個專題:「新時代」,找幾個在不同行業內從事「非傳統」工作的女性做訪問,其中一個是我。除專訪外,編輯想我回答以下十道問題:

「2014⋯⋯」
1. 你在事業或生活中,曾否跳離過自己某個comfort zone,作過什麼最bold的事情?
2. 遇上和見證一件別人做了很成功、並覺得「如果這是我做就好了」的事情?
3.
在事業或生活中,遇過的一個貴人?他/她如何幫助或啟發你?
4.
構思了最創新和有想像力的一條「橋」,能夠將你的工作理念完全實踐出來?
5.
最美麗和不美麗的一天──最表現到「最自己」和「最不自己」的打扮?
6.
最留戀的一個畫面?
7.
最挫敗的一件事情,而這事情給你什麼反思?
8.
工作上,最感自豪的成就?
9.
最記得某人對你說過的一句話?
10.
如何總結你的2014?(可用一套電影/一句說話/一幅畫/一個人物/數個形容詞)

11. 2015
年,對於你的工作領域,有什麼新計劃和展望?如何繼續追求?

(對,最終問了11道問題。 )

我其中一個答案,和牠有關。其他的,待雜誌出版了,再告訴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