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0, 2015

寫書計劃2015: Insight Robotics


 
他個子瘦高,額頭寬、下巴尖,據說擁這種「倒三角」臉形的人特別聰明反斗。岑棓琛(Rex)果然不例外。

剛開始時覺得他說話陰聲細氣,但不久當我們談到他在中大唸至大學二年級、「爆肺」入院的經歷時,Rex開始迸發上氣不接下氣的笑聲。

「醫生要我屏住呼吸,準備在我左胸的肋骨之間刺開,然後插入導管,放出氣體,」Rex記得那天院方剛巧安排了從中大來的實習護士觀察。

醫生怕他受驚,動手時本來叫他向把頭扭向另一邊,「但一個學護逗我說:『人一世物一世,梗係望咗先啦』,』他一把頭轉回去,馬上看到血從自己的上身直噴出來,醫生載的防護頭罩「食到應』,嚇一跳。此時學護還不放過他,笑咪咪地說:「驚呀?驚就捉住姐姐隻手嘛,唔係成日都有機會捉架噃。」他堅決抵抗「引誘」,還回敬學護:「我怕到時仲多血噴出來!」

其實學護的年紀應該和Rex相仿,而且都是中大的學生,可惜沒有再在校園相見--即使Rex在此後兩年內,先後三次因「爆肺」入院。

***

「爆肺」耽誤了學業,令他花掉五年時間來修讀原本只有三年的大學課程,但也因為時間多,讓他有充分空間發揮自己的興趣--上「溝女course」,和砌機械人。

Rex從幼稚園到中七都唸男校,他入讀的學系Computer Science也與男校無異,所以他一有空,就去報讀「溝到女」的通識科,例如「性學初探」、新聞系各大受歡迎課程、還有Eco-tourism等,「因為可以一齊去旅行嘛」。他唸的新聞系課程多得「還差兩科就可以成為副修科」 ,此外還一本正經地向我澄清:「去旅行真的幫了我認識山火的危害」,意思是有助他後來創業。

真正對他創業有幫助的是參加機械人比賽。Robocon是亞洲區一個為大專生而設的機械人大賽,主辦單位ABU(Aisa-Pacific Broadcasting Union)想出這條絶世好蹺,各地區的賽事由一間電台或電視台承接(例如Rex參加時,香港區的主辦單位是香港電台,中國區就是中央台),然後將比賽過程輯成節目播放,十分精采。

Rex參加了三年,三年都鎩羽而歸,其中兩年,輸給同一個對手,一名來自港大工程系的學生。

「後來我開公司時第一個請了他。他比我聰明嘛。」他說對方設計了一款「干擾機械人」,比賽時眼見其他隊伍快要完成任務,就去對方那裏搞破壞,「把我們秒殺掉」,Rex說。但這不道德嘛,我說。「比賽沒有說不准啊!」搞破壞居然不犯規。難怪這班反斗的年青人玩得如此過癮。

***

他說他自小就很頑皮,小學老師這樣懲治他:「上堂傾偈,她就把我身旁左右兩位同學喊出來罰站,還加一句:『你們又不像岑棓琛傾偈都可以考第一!」又把Rex「秒殺」。

他小學唸聖貞德,從小到大考第一,「而且科科是滿分,連聖經科都是滿分喎」,跨區考進名校皇仁書院,初嚐「失敗」滋味。

第一年全級考第廿一名,不錯吧,但「原來全級考二十名之內有獎學金的!最高足足有四萬元!」他考「梗頸廿一」,不獲獎學金,大受打擊。一度以考第二十名的同學做目標,欲取而代之,但強中自有強中手,頂尖的名校生個個不是省油的燈,結果越考越落後,會考之前他考全級第一百廿幾名,幾乎回不了原校升中六。其實Rex的對手不是考第二十名那一位,而是考第廿二名至第N名的N咁多位。

為了爭取回原校升讀預科兼選修數學(Pure Maths),將來有機會入大學修讀工程科,他努力會考,考獲1A4B1C,廿四分足夠了吧,卻不是全級首八十名--這次他考「梗頸八十一」--無緣唸數學。幾經爭取,校方無奈讓他自修Pure Maths,「成為皇仁書院創校一百幾十年來,第一個在A-Level唸中英數,Phy/Chem/Bio的人」(理科生一般在數學與生物之間,只選修其中一科),他沾沾自喜。這也好算是紀錄?

我問他考A的是哪一科,是Maths吧?理科生通常數學考A。他說不,「是英文」,又教我跌了一次眼鏡。

「因為媽媽從小教得很嚴格,尤其是英語。」買下一本接一本牛津出版社的成吋厚的PEU(Practical English Usage),給Rex做練習,打好英語的基礎。爸爸是公務員,「大男人性格不讓媽媽工作」,於是獨子Rex成為媽媽的「事業」。

幸好這個又反斗又爆肺的男孩,還真的創了一番事業。

***

小時候因為媽媽管得嚴,不准看「龍珠」,只准看「叮噹」,造就Rex對機械人的興趣。

他2008年大學畢業,金融海嘯下百業蕭條,眼見上市公司請工程見習生的月薪才$12,000,索性一畢業就創業,為學校承包設計tool kits,訓練中小學生對機械人的興趣。期間一度到港大的工程學院當Part-time researcher(聘請他的博士是其「網友」,透過他的「機械人網」留言而認識),因緣際會,結識了後來的partner Kevin Chan,三人創辦了後來的Insight Robotics視野機械人公司

一般人創業,發現Product/Market Fit的過程,是先留意市場有問題,然後著手找方法解決。但Rex他們卻有點不同,是先因為工作或興趣的關係,發明了一些技術,然後三人brainstorm找出可應用的地方,發現有市場後再作深入調研與修正。

博士曾到汶川救災,想到把技術應用在火場。概念是利用機械人的鏡頭監察森林,透過紅外熱成像傳感器及人工智能視頻分析,偵測山火,發出警號,盡早撲滅。

原來很多地區監察山火的工作十年如一日:例如派偵察人員站在瞭望台上眺望,但一旦發現山火時,火勢已蔓延。有的安裝類似CCTV的監察系統、有的使用煙霧探測器,但誤報率極高。原因是純綷監察熱源的話,遠處的火種會被系統忽略(經過長距離傳輸後,熱量消失得很快),但近處的一塊石頭發熱卻可能觸發警號;煙霧探測器在中國各省市更加起不到作用,因為工廠會排煙,空氣中也有霧霾,警鐘常被觸發,成為「狼來了」。

Insight Robotics的偵深系統並非監察單一熱源或煙霧,而是不斷量度熱源和其週邊環境的關係,分析各種氣象數據的變化,判斷該熱源是不是「火」。他們的機械人可以偵察到五公里半徑範圍內,小至2米的火源,誤報率小於百分之一。

「你敢說你們系統的準確度達到全國第一嗎?」我問。因為他們必須向各林業部門證明自己的技術比原來的優勝,才可取而代之,得到合約。

「我敢說我們的準確度是世界第一的。」Rex說,他們曾把系統推銷給墨西哥相關部門,對方進行測試時本來準備了四個從小至大的盤,一開始只點燃了一個0.5平方米的火種,結果居然被Insight Robotics的機械人發現了,其他更大的盤變得無用武之地。

Rex三人2010年首先接觸廣東省林業局推銷,獲對方接見後兩週,俄羅斯忽然發生百年一遇山林大火,經濟損失數以十億美元計,國家見狀立即嚴陣以待,下令全國各地必須準備防火方案,Rex他們準備的PPT幸運地派上用場。

經過兩次實地大型測試,終獲廣東省林業局的信任,取得合約,在森林安裝Insight Robotics的監察系統。如今,Insight Robotics在五個省、七個城市中共「派遺」了70台機械人監控山火;不久前,系統更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辦的「IBM SmartCamp全球總決賽」中,從全球逾100間Startup中脫穎而出,取得「全球年度創業家」大獎。這還不止,公司這幾年來共融資700萬美元(天使投資加A輪),反映投資者的信心。

***

且不談經濟效益,Rex告訴我,全球有二至三成的溫室氣體,由森林大火引起;而92%的山火,是人為的。換言之,只要做好城市邊緣(即有人居住的地方)之山火監察,將九成的山火撲滅於萌芽狀態,就可大大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做幾多汽車減排也沒有這個效果。

奇怪的是為什麼香港的郊區沒有引用這種機械人?

「因為香港人口密集,郊區和民區接近,一旦發生山火,消防處立即收到『九萬幾個』報案電話,救火很有效率。」不過隨著上了年紀的「山火監偵員」逐漸退休,年輕的又沒有多少肯做這些極度沉悶刻苦的工作,也許我們不久會在香港的郊野公園看到這種可愛的機械人。

「它是不是很像Wall-E?因為我們參考了Wall-E的造型設計它。」Rex笑說,刻意把兩隻「眼睛」造成一大一小,更加詼諧可愛。

原來擁有自己的叮噹,並非遙不可及的事。

***

相關舊文:
寫書計劃2015:啟動
寫書計劃2015:Lifehack
寫書計劃2015:WeLend
寫書計劃2015:nBition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