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3, 2015

寫書計劃2015:GoGoVan

我的新書暫名為《創業大時代--港產Startup顛覆世界》,共分五個章節,首四章各寫一個個案,每個都具顛覆市場的元素;最後一章暫以「衝出國際的香港Startup」為題,寫另外四個簡短的故事,集中描述它們如何成功闖進世界舞台。

首章個案必須有代表性,於是我們挑了過去兩年間,最炙手可熱的Startup--GoGoVan。

四個個案中,GoGoVan是最具顛覆性的,它把整個電召客貨車業的生態都改變過來。過去最大的call台「成記」,接受報章訪問時稱每日最多可處理3,000個order;GoGoVan的最新數字,是每天20,000宗。另外,全港有逾70,000架客貨車,當中一半屬公司專用,一半左右為自僱。你猜GoGoVan的登記司機有多少?超過24,000名。換言之,絕大部份自僱客貨車司機,都登記成為GoGoVan一員。這樣的規模,從來沒有任何一間call台可以媲美。或者應該說,把所有call台的登記司機和市佔率加起來,也不敵如今GoGoVan的成績。

GoGoVan是disruptive startup中,一個完美、經典的案例。

但問題來了:GoGoVan至今從未在香港市場賺過一分錢。他們自稱「慈善事業」,即使每月有價值數千萬港元的交易在其平台上發生,他們卻無法分一杯羹。這樣燒錢法,怎麼維持營運?

答案是融資。用投資者的錢請客,直到出現盈利模式。

GoGoVan已成功融資至少$1,650萬美元,其中國內的「人人網」以$1,000萬美元買下GoGoVan百分之十股權,令其市值達一億美元。

***

這樣做生意法,違反大部份人的常規思維,連我的編輯也感到疑惑,所以連珠砲發問了我一系列問題(大概是擔心我寫出一樁馬多夫騙案吧):

——有志創業的讀者, 會想知道及參考GoGoVan到底如何或何時會有盈利藍圖?
——若GoGoVan沒有盈利只靠天使, 目前雖然受歡迎, 也許難以確認為成功的Startup?

——人人網有收購, 也有天使注資, 但GoGoVan在沒有盈利之下, 企圖擴充香港以外巿場,可以達到有盈利或收入的理據何在?

編輯的一系列問題,問的其實是同一件事:為什麼有投資者(會咁蠢)投資一項未有賺錢計劃、個個月燒錢的生意?

如果我的編輯也不能理解,或許廣大讀者也有同樣疑惑。這樣就值得花一點時間,解釋一些我們在創業圈中早已習以為常的一些生態。

***

首先向各位推薦一本書:Zero to One,作者為Peter Thiel,PayPal創辦人、個人身家$22億美元的矽谷標誌性人物。他把2012年為史丹福大學商學院學生準備的一門課整理成書,是近來有關Startup最精采、最淺白易明、最能打通任督二脈的好書。

Zero to One每章都闡述一個有關Startup的重要概念,挑戰常規思維,很刺激。上月我寫了一篇文Sales vs Engineer,取材自本書的第十一章;今天我想引用其第五章:Last Mover Advantage。

本章最重要的一個概念是:一所企業今天值多少錢,是它未來所有收入的總和。

大部份在舊經濟下、成長速度減慢的企業,它目前的主要價值僅來自未來幾年(near future),此後其價值將一直走下坡。

舉例:報章(紙媒)。由於預計未來紙媒讀者人數將持續下跌,故一份紙媒目前的主要價值不會在十年、廿年後產生,僅集中在未來數年而已。為此,這類企業容易乏人問津,因它為投資者帶來的回報,將每年遞減。

相反,高速成長的企業,其未來數年的價值可能很低、甚至蝕錢。但它一旦取得市場壟斷地位後,產生的價值就會以幾何級數上升,使它今天的價值遠超目前帶來的盈利。就是這些充滿想像的前景,令投資者願意投入真金白銀支持其營運,直至取得壟斷地位。

作者舉例指,2001年的PayPal尚未有盈利,但其收入每年翻倍,故他當年預計PayPal的主要價值,將來自十年後(即2011年)產生的利潤。


一般基金的投資期是十年。換言之,當一名投資者決定是否支持一間Startup時,他要問自己一個問題:十年後,這間Startup是否仍存在,並繼續產生價值?如果是的話,他就有理由注入現金,延續可能仍在蝕錢的公司,直到它捱出頭來。

一個行業要改朝換代,不能一蹴而就,需要時間經營;現金的最大作用,就是換取更多時間。

***

Peter Thiel不斷強調一點:要成就霸業,必須壟斷市場。而在Startup的世界,更要成為一方之霸,才能生存下去,故你不吞併別人,就會被吞併。

每間Startup都要回答一個問題:你能成為霸主嗎(記住:成不了霸主,就不能生存)?有潛質成為霸主的,就要為市場提供比現有方案好十倍的技術,並以十倍、百倍的速度成長,才有機會淘汰舊的壟斷者。而投資者垂涎的,正是那十倍、百倍的回報。

要知道,科網投資者的大部份項目都是蝕本的,往往僅靠一至兩支異軍突起,填補其餘一切項目的損失。Peter Thiel自己經營的Founder's Fund設於2005年,其最優秀的投資項目Facebook所帶來的回報,比餘下所有項目加起來更多。這就是投資Startup與一般「分散投資」最fundamental的不同。很挑戰常規思維吧。

在科網世界,「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現象加倍尖銳:世上九成的搜尋由Google產生;Amazon賣的貨品比全球任何一所百貨公司多;Facebook雄霸了社交網站,並不斷併購,鞏固影響力。每一間「牙牙學語」的Startup,望著這些巨企,心裏要明白:要不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不斷吞併成為霸主之一,與之瓜分天下;要不在最好的時候善價而沽,收錢上岸。

中國雖暫時是封閉市場,但情況大同小異: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各擁山頭,不斷兼併細小企業,有時更為了生存,不得不挑戰別的霸主。像阿里巴巴本來坐擁網上支付的江山,誰知騰訊竟以微訊「搶紅包」暗渡陳倉,一舉拿下大部份移動支付的版圖--原來在互聯網世界,滿以為穩妥的市場竟可以一瞬即逝,誰不恐懼?

所以「雙馬」在打車市場不斷燒錢鬥個你死我活,為的不是打車,是支付(有個說法是:要成就不死霸業,就要想出一個方案,讓用家好像刷牙一樣每天用兩次。「支付」符合這個要求)。唯有成為支付的霸主,才可換來短暫的安枕無憂。所以燒錢搶市場不是儍子在和錢鬥氣,是霸主之間攸關生死的戰役。

***

扯得太遠。簡言之GoGoVan的一眾投資者不是「儍」的,他們看中的是若GoGoVan有朝一日取代新/舊競爭對手,可成一方霸業,屆時的回報便以幾何級數計。而GoGoVan的高速增長,的確具有成為霸主的潛質。

我在文中引用了GoGoVan創辦人之一Steven Lam接受雜誌訪問的一句話,認為它很能概括目前GoGoVan的狀態:

「有前輩跟我說,一間公司似一架飛機,飛機只在起飛時用油最多,如果你想公司起飛,就用你這些彈藥去跑。下一輪融資,會替你想辦法。」

飛機不會一直在起飛。當GoGoVan有一日飛龍在天auto-pilot時,就是投資者笑逐顏開的時候了。

***

相關舊文:

寫書計劃2015:9gag
寫書計劃2015:Insight Robotics
寫書計劃2015:nBition
寫書計劃2015:WeLend
寫書計劃2015:Lifehack
寫書計劃2015:啟動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