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6, 2015

不接受藉口

日前擔任一個短片比賽的評判,逐一面見已進入決賽的十三隊拍攝團隊。

其中一個隊伍很得我歡心。是兩個女孩子,在大學唸新聞系,選了一個普通不過的題材,內容卻豐富多采,令人喜出望外。與她們對話,二女充分流露了對這個短片的熱情,毫不造作,而她們的那份熱情,隔著熒幕也能感受到。我給了她們最高分。

相比之下,其他很多團隊都顯得平平無奇。有些明明選了一個好題材,內容卻十分薄弱,欠缺許多應該有的元素。問這些團隊為什麼做得不夠好,收到很多無奈的答覆:場地不許拍攝啦,受訪者不想露面啦,時間不夠啦,經費不夠啦...不一而足,結果拍出一個個軟弱無力的作品。

所有拍過短片的人都知道障礙有多大。關鍵不是有沒有遇上障礙,而是有沒有去克服它。我不信前述兩位女孩子拍攝她們的短片時,沒有遇上種種障礙,但她們沒有因為那些障礙而卻步。為達目標,她們不接受藉口。

那些因為種種障礙卻步的團隊沒有「錯」,他們只是不拼搏,不夠渴求成功。在職場上,你要做一件事,也會遇上重重障礙,不是一蹴而就的。很多同事會give in,試了,做不到,回去給上司說,因為乜乜乜,我做不到。但夠拼搏的同事,試一個方法,做不到,再試,都不行,再換個方法,又做過...千錘百練下,有些成功,有些仍舊不。你信我,很多上司沒有你想像中蠢,他懂分辨同事有沒有盡力;更何況,只要你做出成績,別人都會看到你的光芒(包括上司的上司)。儘管最後失敗,你在多次嘗試下累積了的經驗,下次準會幫到你。總之,做事若遇上障礙,不要太快放棄,試多幾次不蝕底。成功的人都這樣。

成功的人那麼少,未必因為他們都有什麼過人之處,而是因為這些都是「硬骨頭」,在遇上這樣那樣難關時,換個方法再試、拐個彎再打、歇口氣再拼,總之不放棄自己的初衷。王維基就是這種人--不管你攔我多少次,我總之不放棄。這麼堅持,成功的是路崎嶇得多,但也可以感召更多拼搏的人,和你一起闖。

我回來後把做短片比賽評判的感想和年輕的同事們分享,看他們的表情就知我的話毫無說服力。想起幾年前寫過的Randy Pausch最後一課,是最好不過的註腳:

在尋夢的過程中,當然遇上重重挫折──他多次用上一睹厚牆來表達被阻擋的無奈──但他沒有被嚇退,反而另有體會:

"…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for a reason. The brick walls are not there to keep us out. 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to give us a chance to show how badly we want something. Because the brick walls are there to stop the people who don't want it badly enough. They are there to stop the other people."

Sunday, January 11, 2015

九十後少女的職場疑惑

九十後少女大學畢業後工作了兩年,最近開始感覺有點困惑,其中之一是:點解我搵咁少?

她的比較對象之一,是從事「財務策劃」(Financial Planning)的朋友,對方聲稱每月薪金約三、四萬元,而且「返工時間好彈性,又唔辛苦」,令身為其同學的九十後少女萬分羨慕,心想我又唔係蠢過你,冇理由你搵得多過我咁多。於是衝動地想轉行一試自己的搵錢實力。

我回應了九十後少女幾點:

1. 金融界的勢利

先打一個比喻:為什麼人在心情低落時上FB,會特別感覺淒涼?
因為失意的人不會在FB上顯示自己的狀態,而上FB的大部份都在「晒命」--去旅行、結婚生子、收到鑽戒、成功減肥廿磅...--報喜不報憂。你覺得別人都很快樂,唯我獨憔悴,皆因FB status是有bias的。

同理,各行各業中,金融界尤其勢利,不是因為其從業員特別「奸」,而是因為這是競爭最激烈、對弱者幾乎最不容忍的行業,成和敗的差距太巨大,絕不能認輸。所以作為一名初出茅蘆的Financial Planner,連發夢也要當全行第一,當然要吹噓自己的成績,怎會無端真情剖白,例如呻被上司「捽數」壓力超大,某客戶要多賤有多賤之類?

踏入社會後,看事物要懂點批判才行,別太儍太天真。

2. 搵幾多才叫「搵得少」?

搵幾多才夠,每個人的標準都不同,但搵幾多算「少」,也許有個客觀標準可供參考。

政府統計處的最新統計數字顯示,目前香港所有行業的每月工資中位數為$14,100元,而15-24歲的專上學位持有人,其收入中位數較整體的稍低,為$11,000。換言之,如閣下每月薪金有$11,000,即代表你的收入在全港就業的大學畢業生中佔中游,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大學畢業兩年的九十後少女如有這樣的人工,表現縱不算特別「標青」,但也並不差,關鍵是你未來的潛力有多大。

3. 風物長宜放眼量

這就是我和九十後少女談的第三點:未來的潛力。

假設一個人的職業生涯有30年(現在的九十後都不打算做到60歲才退休吧),九十後少女只經歷了首兩年,相對未來的28年,一個字:insignificant。若以股票作比喻,再厲害的股票專家,也不可能憑一隻股份首兩年的表現,預測其未來30年的走趨與股價吧,應該多看幾年再說。

此外,每個行業、每間公司、每個人的收入增長都不一樣。有些人一開始的收入比其他人的高,但30年間,他的人工增幅相對於其他人,可能會漸趨平穩,令優勢不再。用例子來說,兩名大學畢業生,一位當核數,一位教中學英文。剛開始時中學老師的人工可能比核數員的高一倍,但十餘年間,核數員的人工有可能追上英文老師;廿年後,一名優秀的核數員可能已升職至四大的partner之一,他的人工有機會超越英文老師很多、很多。當然,英文老師的職位較有保障,人工升幅平穩等,也是福氣。

蘋果與橙不能比較。我想說的只是:你現在人工不高,不代表你將來的人工都不高。九十後少女若眼光夠長遠,就未必斷定自己人工太低要轉行。

***

受到九十後少女的刺激,我忽對自己過去的收入增長好奇起來,於是翻查踏入社會後的收入紀錄。結果毫不意外:我用了超過五年,才使人工比第一份糧增長50%;再過二至三年,收入才達到最初的一倍。像我這種收入增幅如蝸牛般慢的,當然不會成為傳媒報導的對象(傳媒愛報導的應是「大學畢業三年 月賺一百萬」之類吧),但其實這是常態、是很多人收入增長的pattern。傳媒喜歡報導極少數極短時間內財富暴增的例子,會令很多人產生錯覺,以為自己收入太低、增幅太慢,於是急不及待想轉工跳糟。難怪「上一代」忍不住批評「年青人」急功近利。可憐年青人生於這種勢利的環境,有時難免受到薰陶而不自知。

記得陸東在《智者傲行》一書裏,曾回顧自己的財富增長:

我的第一個十萬,便是一分一毫慢慢儲回來的,過程非常痛苦。
(...)

儲到了幾萬元之後,大約八六、八七年,我買入人生中第一隻股票(...)

由幾萬上一百萬,不是太辛苦;一百萬上一千萬,很快;一千萬上一億,極快。除非含著銀匙出世,或者阿爸阿媽剩落,否則大部份人第一筆錢一定靠儲;有了少許資本,便要投資,財富才會愈滚愈大。
連陸東都要先經歷非常痛苦的過程,才開始擁有自己的第一桶金,我等凡人用多一點時間、耐性,儲蓄財富和工作經驗,不算過份了。

上文寫得很淺。坊間有許多大師,都比我懂教年青人理財和規劃職場生涯,九十後少女只要多看看,下次準可以教番我轉頭。

***

相關舊文:
我想當記者,但...
給EL

Saturday, January 03, 2015

答Ming's的十個問題:一雙小手說科網故事

(續前文

《明報周刊》的Ming's雜誌今天出版。

作為前傳媒人,我們經常寫別人,卻很少成為被訪者,所以格外珍視這些機會。記者筠而又寫得如此用心,更令我感激。這是她寫的前言:

很多人都由黃雅麗(Leona)的網誌《這雙手雖然小》開始認識她,網誌名字被彭浩翔讚過--大事都由一雙小手開始(註1),連蔡東豪亦曾說這是香港最優秀的網誌之一(註2)。 欣賞Leona,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她永遠能發掘很多新鮮和有創意的故事,尤其企業故事。她的文字就像一個窗口,將你的眼界連結到很遠很遠。她自已的故事亦讓人感到很新鮮,本來是報章評論版的編輯,2008年突然寫了一本關於年輕科網創業者故事的書,2011年更做了一個壓力大得「令自己之後一年晚晚失眠」的決定--離開六年的傳媒comfort zone,當上香港無線科技商會的執行總監,在當年香港的科網仍然「隱形」之時,第一個將所有科網創業者,尤其很多手機app設計者連成一個科網文化群體,並以自己多年的傳媒經驗,宣傳他們的故事。一個擁有小小一雙手的女人,就這樣走進科網的男人領域,帶他們走出孤島,連接世界。如果你記得去年曾讀過一個做街霸以儲得百萬資金來創業的故事,Leona就是隱身背後的發現者(註3)。
記者太抬舉我了。去年年底和幾位在2007年左右、我初踏香港科網界認識的朋友談起那些「盤古初開」的故事,其實當時曾有好幾位很有心的朋友,各自努力地推動香港的「新一代」科網創業(相對千禧年的「第一代」科網熱而言)。我恰巧迎接了這個年代而已。

註1:彭浩翔曾替我第一本書《這雙手雖然小》寫序,這句說話引自該文。
註2:引述自蔡東豪2010年2月18日《壹週刊》專欄,「給Leona的五本書」
註3:令「街霸阿強」家傳戶曉的,是一篇《信報》的全版訪問。那位記者從我2014年一篇網誌「一些人、一些情」找到線索,並發掘這個故事。她寫得非常好。

Ming's 訪問全文


***

至於十個問題的答案...記者寫得太好,我沒必要畫蛇添足,但既然承諾了要在這裏回應一下,就簡單說一說吧。

1.你在事業或生活中,曾否跳離過自己某個comfort zone,作過什麼最bold的事情?
Ice Bucket Challenge
我這樣一個言行舉止非常「扮哂野」的人,竟要當眾冰水照頭淋?還要在鏡頭面前做?想都未想過!但為了不令下屬們失望,硬著頭皮做了。回想起來,放下身段也沒大礙,不必顧全所謂的「形象」啦。

2.遇上和見證一件別人做了很成功、並覺得「如果這是我做就好了」的事情?
街霸阿強
但我不想自己做(作吐舌狀)。

3.在事業或生活中,遇過的一個貴人?他/她如何幫助或啟發你?
我在《經濟日報》的前上司。他真的稱得上是我的「人生教練」,我作的每一個重大決定,幾乎都有請教他的意見,包括記者提及的2008年寫書,和2011年轉工。

4.構思了最創新和有想像力的一條「橋」,能夠將你的工作理念完全實踐出來?
這件事說起來簡單,而實行起來效果很好。

去年我們舉行了一個Best Mobile Apps Award,為吸引參賽者,找來九位很有名望的評判,當中包括王維基等,參賽者的水平果然非常高。但參賽者和評判之間、還有參賽者和參賽者之間,卻沒有合適的平台好好交流,很可惜。所以在一切獎項塵埃落定後,我們舉行了一次小小的晚宴,讓20位決賽者和評判們有對等的交流機會,很有火花。

今年我們將再接再厲,評判團除王維基外,還有數碼港、科學園和Cocoon的主要負責人。想以手機app打入香港的科網圈子,要把握機會了。

5.最美麗和不美麗的一天──最表現到「最自己」和「最不自己」的打扮?
最美麗:每天游完20個標準池上水的那一刻。
最不美麗:Ice Bucket Challenge那天(不用多說了吧)。

6.最留戀的一個畫面?
詳見記者優秀的文字。這裏有圖有真相:

7.最挫敗的一件事情,而這事情給你什麼反思?
年初跑步太急進,結果兩週內就傷了膝蓋,痛得不能站;教訓:凡事不能操之過急。

8.工作上,最感自豪的成就?
GoGoVan創辦人之一Steven Lam去年參加我們一個比賽,事後我找機會和他認識,他劈頭第一句居然說:你還記得某年有人電郵問你在哪裏可以買到你的書(《科網六子蕩寇誌》),因為書店沒貨了嗎?那就是我。 


這本書當時手頭上還剩最後一本(它的銷情顯然有欠理想,以致出版社後來為了節省倉存空間,將之統統除掉),我毫不猶疑就送了給Steven。 

真的有人曾經看過此書,並投身科網創業,令我很感動。


9.最記得某人對你說過的一句話?
9gag創辦人Ray初登矽谷時,去找已在當地落腳的Editgrid創辦人David請教(呵真有一點武俠小說的味道),問自己回港後可以怎樣幫助香港的科網業。
David簡單地說:你先把自己做強再講

言下之意是,自己做大做強,才有實力改變別人、進而改變社會,否則什麼都是空談。

去年年底香港多事之秋,我、Ray、和另一位即將到矽谷參加accelerator program的創業朋友Roy聊天,惆悵自己可以為香港做什麼時,Ray複述了這句話。

10.如何總結你的2014?(可用一套電影/一句說話/一幅畫/一個人物/數個形容詞)

一個應用程式Tap & Track。我用它紀錄去年做過的運動,和每次消耗的卡路里。能持之以恒做一件事不容易,這個app對我幫助極大。

11.2015年,對於你的工作領域,有什麼新計劃和展望?如何繼續追求?
當時我希望多為科網創業的朋友連結投資者--傳媒曝光有助他們獲得「名」,但始終要有投資者青睞才能帶來「利」--如今我在想,也許可以寫第二本有關創業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