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1, 2016

執狗屎記

把車停在閘外二三十米處,一下車,首先迎接我的,是此起彼落的狗吠聲。我一步一步往前走,聽到的聲音越來越大,聞到的氣味也越來越濃烈。事前朋友提醒我要有心理準備,但我準備好了嗎?

這是位於大埔石蓮路的「救狗之家」Hong Kong Dog Rescue (HKDR),原址貼著一個「甜苑」的門牌,大概過去是一所村屋。推門一進,的確嚇了一跳:舉目所及,幾乎每吋空間,都被改裝成大大小小的狗籠,圍欄裏面都是狗。我想我一輩子見過的狗加起來,也沒有這麼多。

這個「家」少說也住了四、五百隻有待領養的中型或大型犬隻,但「狗口」仍在不斷增加,因為HKDR創辦人Sally大約每週到漁農處一次,領取狗隻回來--這些小動物,不論是流浪的或是被主人遺棄的,如果被評為「不適合領養」,四天後就會被消失。而每一年,香港合法處死的貓狗相加,達一萬之眾--在HKDR,就是小小的職員辦公室,也是廿多卅隻狗的居所。

「這裏什麼狗都有,」為我們導覽的義工Money邊走邊說,雖然大部份是唐狗,但也有所謂的名種狗如金毛尋回犬、雪橇等,「可見什麼主人都有、都會遺棄自己的狗。」Money頓一頓又補充,「我永不明白,有些人養了一隻寵物八、九年,說不要就不要。難道一點感情都沒有?」

雖說環境擠迫,又吵又臭,但我眼前的狗狗,模樣卻大都溫馴可親,而且乾淨衞生,可以想像職員和義工們玩了多少心血日復日地經營。我們來訪的時間是下午,正是牠們的活動時間,所以不少狗狗一看見我們經過,便流露出一副很渴望去玩的樣子,眼神一如孩子。

HKDR把狗狗分成三種: 紅Red, 黃Yellow, 綠Green。掛著綠色牌子的狗是最沒有殺傷力的,親人、聽話,適合新手義工帶出去遛;紅狗就要當心,因為牠們或有行為問題,可能會咬人,通常只有最熟牠們脾性的義工才會接觸這些狗;介乎兩者之間的是黃狗,大部份時間親人,偶而發飈,可見狗狗各有各的性格。但總體來看,黃狗最多,綠狗也不少,紅狗極少。


我們今天的重頭戲是遛狗。HKDR住了幾百隻狗,每天單是帶牠們去遛一轉,也是龐大工程。這些年來,幸得一群義工無私奉獻,每天專程到這裏來遛狗。所以整個下午我都見到這些義工們馬不停蹄地多次來回,帶著一批又一批狗狗往外遛。他們做得汗流浹背也不停下來,否則就不夠時間多帶幾隻出去玩--狗狗一天裏大約只有這一到兩次機會可以離開圍欄,自由地奔跑,痛快地上個廁所。

我們帶狗出去遛的目的之一,是讓牠們上廁所,而且一旦牠們解放完畢,必須立即清理--即是「執屎」。我首先獲分配一隻老狗叫Mindy,牠又肥又老又氣喘。我似拉牛上樹,十分狼狽。

我邊拖著Mindy遛,邊在心裏默禱:親愛的,最好你痾在草叢,或任何我無法觸及的地方,不要污染環境便好。這是我第一次和狗狗接觸,遑論替牠們執屎啊。說也奇怪,Mindy真的走入草叢裏解決了!乾淨俐落,爽,我想。

可是第二隻狗卻沒有那麼配合。

牠是一隻叫Winston的唐狗混馬士提夫犬,體型比較大,模樣有點笨。Winston是在斜路上,邊走邊解放的。牠一痾,後面的人便喊出來:喂你的狗痾了,三塊啊,快撿起來!我避無可避,拎起薄薄的透明膠袋(就是你到超級市場,用來裝水果的那種膠袋),屏起呼吸,像若無其事般,迅速把「黃金」撿起。不但如此,一路上還像寶一樣把袋口捏緊,直到回程時將之扔到垃圾桶裏。這就完成了我第一次遛狗,也是第一次「執狗屎」的經歷。

***

來一趟HKDR,感覺很震撼:竟然有這麼多沒人要的寵物!事前我看過一些資料,知道香港人領養寵物的意識極薄弱--超過四成狗主的寵物購自寵物店,另有四成來自親友餽贈;只有大約一成狗主的寵物,來自領養。這邊廂不斷接收沒人要的寵物,那邊廂十個裏只有一個人願意領養,這個「狗滿之患」,怎麼可能解決?
 
這些狗狗差一點就要步進鬼門關了,幸運被帶走,卻不知要等多久,才有人在千千萬萬中選上牠,成為新家庭成員。真想有個更創新的方法,有系統地帶牠們出去,為牠們找到新家

開車離開時我一直在想,如果回來後要告訴朋友一件事,我會說什麼。我想無謂講這裏有多擠、多臭、狗狗等待的心情多無奈,只想你可以做一些事:

一,永不遺棄你的寵物。二,領養、領養、領養。不必買狗,你喜歡的寵物,「救狗之家」或其他安置狗隻的地方都有,牠們也很乖很可愛。

我不會忘記這天,如果你來一趟,也會明白「領養、不棄養」對於狗狗來說多重要。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