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6, 2016

《德芬郡奶油》

周日早上,陽光燦爛,散步回家後我坐在床畔倚著咪子,把昨晚開始的亦舒小說《德芬郡奶油》看完。

這是近來被指為最「情色」的亦舒小說,因為故事有關女主角與好友的兒子相戀,內又有不少含蓄的挑逗情節,還有中年婦女去逛酒吧、買性用品等描寫,相比少女時代看那些純過白開水的亦舒小說,自然十分「震撼」。但她的確創造了一個十分立體的女主角:楊雅量。

四十多歲的楊雅量美麗、有學識、有花不完的積蓄、又懂及時行樂。她是大學的英文系教授,上課談莎士比亞的悲劇和拜倫的詩;她「家境最好」,父親給她留了小筆遺產,只是「因為庶出」,所以少女時代並不快樂,一直耿耿於懷;她喜歡在下午喝克魯格香檳;她不羈,風流,抗拒婚姻束縛;她的情人包括富有的猶太珠寶商人、倜儻的丹麥駐華大使、女友剛剛成年的兒子(小鮮肉!),身邊還有一大堆因其美豔不可方物致情難自控的男子如周自新等要應付;她生活豐富,足跡遍佈全球:在萊茵河租住船屋一個月、去尼羅河與研究生們觀察鱷魚生態、在北京出入四合院與大學泳池、又擁加籍護照來去自如。

如此情節,自然大大滿足女讀者們無限的幻想和自我陶醉。我說這個角色描述得很「立體」,因為楊雅量就像按照某幾個家世顯赫但生活低調的名媛創造出來似的,她的瀟灑與不羈,是經年累月的沉澱,並非短時間內可以chok得出來的。

我依然最喜歡亦舒小說裏,在現實的情節中忽然來幾句古典詩詞,如「似此星晨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良辰美景奈何天」、「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等,總是令人倍感惆悵。如果同樣愛這些的讀者,應會特別喜歡此書,因中西的經典都有不少。

還有這些對白:

「雅,一個人的生活是否優遊,可以在臉上看出,這幾年你一定過得舒適。」
「人過三十,應當知道要的是什麼,什麼可求,什麼不可求;我們除出真正想要的,其餘一切,也都得到了。」
品藻不禁好奇:「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雅量笑,「我真正真正真正想要的,是愛情。」
品藻一聽,沒好氣,「虧你說得出口。」
「華裔女性實在壓抑過度,連愛情兩字都不敢提。」

我想年輕時的亦舒也很壓抑吧,她的小說裏幾乎連接吻的情節都欠奉,淨是些身穿白衫白褲的少年男女上圖書館談夢想。終於人到中年、晚年,釋放情感,讓筆下女主角堂堂正正地追求色與性,並且拒絕成為男人附庸,堅持自我,永保初心。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