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8, 2016

香江第一街霸

寫科網創業的人,有趣之處是他們(或他們的產品)總是變得很快。

人們通常只留意他們「出場」的那一瞬,我卻很好奇「後來怎麼了」,像「街霸」阿強便是一例。他創業前的故事影響了他選擇的創業路、而過去的經歷也在對他以往的人生發生作用。如果沒有當「街霸」的磨練,阿強恐怕很難有意志力撐到今天。

將來如有一個叫「Cetah」的本地召車App成功挑戰了Uber,大家不要忘記,它就是那個叫「街霸阿強」的人創造的。

 ***

兩年前我到科學園宣傳一比賽,散場後還有一位戴眼鏡的男生拿著手機在猶豫。我問對方有問題嗎,阿強腼腆地說,你們介紹的去年優勝者,都和大公司合作過,但我的App是獨力完成的,不知符不符合資格?

我問,你下載量多少?當時我想,那怕只有兩三百,也會鼓勵他參賽。豈知他答:全球700多萬!這個App叫iSafe,是個雙重密碼工具(現在下載量逾1,200萬)。

我嚇一跳,成績驚人啊。豈知他的經歷更教人目定口呆。

原來阿強自中大畢業後,在「香港寬頻」連續當了三年半俗稱的「街霸」。他一直蟬聯「最佳推銷員」,還因此被老闆王維基面見。阿強咬緊牙關節衣縮食,儲起iSafe的廣告收入和當「街霸」的酬金,儲蓄達標後立即辭職,一擲150萬元開公司創業!

這故事見報時引起很大迴響,FB的原文有超過1,200個share、逾6,000個LIKE。阿強「香江第一街霸」之名不逕而走。

兩年來,阿強怎樣了?他說挨得頗辛苦,因耗費兩年設計的遊戲推出無期,團隊又歷經多次重整。他已燒掉近300萬元「老本」,只剩最後一桶金了。但阿強決定孤注一擲,再寫個App叫「Cetah」,做港版Uber。阿強說他在「菜街」(西洋菜南街)打滚過,知道避重就輕,自信其叫車App不會違法

兩年來他為創業日夜操勞,若不是曾當「街霸」磨練心志,早就舉手投降。我問:怎樣才會令你放棄?阿強輕描淡寫道,除非我被關進大窂,否則絕不放棄。

為創業能去到幾盡?阿強是我見過最盡的。

***

此文2016年2月26日刊於《晴報》


***

相關舊文:
一些人、一些情(「街霸」首現江湖的最初章)
「街霸」成名之後

Friday, February 19, 2016

《創業群俠傳》前言

十分巧合,每次開始新的專欄,都是在轉工的階段。

2011年秋為《晴報》寫欄「朝花夕拾」,剛離開傳媒;
如今為《晴報》寫欄「創業群俠傳」,則正處Start-up的草創階段。

轉換跑道,心力消耗頗大,還要每週寫稿,壓力自不待言。但寫作卻往往也是我獨處、沉澱、「充電」的機會。如果狀態好,寫完數百字後細細回味,內心的喜悅一湧而至,那份舒坦的感覺,嗯,和早上跑完五公里後差不多。

以前爸常說,工作會變,男友也會分手,但讀與寫的關係,卻細水長流。他一直喜歡我寫作。我珍惜這小小的天地,希望你也喜歡。

***

香港科網創業者除面對市場小、資金缺、人才不足等挑戰外,還有一項:不夠受傳媒重視。

矽谷與中關村的創業生態不僅比香港成熟,還有傳媒的推波助瀾。像矽谷的TechCrunch、北京的36Kr等,不僅提供內容,也是平台,把創業家、用戶、投資者等緊密聯繫起來,加快訊息互通、技術交流,人事變動或資金流轉的消息頻密交換,令行業的發展加倍熾熱。

但在香港,科技行業向來不如金融、地產、商貿等有影響力,其新聞也不似教育、政治、娛樂等吸睛,難獲傳媒青睞。許多媒體根本沒有專跑「科技線」(俗稱「Beat」)的記者。

2007 年我還在傳媒任職,當時的科網創業氣氛還遠遠不如今天,在新聞取材中,是冷門中的冷門。但機緣巧合,讓我認識了幾位其時從事所謂「網絡2.0」(Web 2.0)的創業朋友,彼此所屬的專業雖大大不同,卻恰巧正處事業發展的摸索階段,大家都頗不安於走主流的路,反而十分投契。

2008年我出版了第一本書叫《創業2.0 科網六子蕩寇誌》,寫的就是六位創業朋友的故事。這本書是小眾中的小眾,寫的人名不經傳、被寫的幾位最多也不過是「少年英雄」,並沒有引起很多關注,銷量也只平平。但八年過去,書中主角不但沒迅猛的科網洪流沖去,當中幾位屹立至今,已是香港以至美國灣區港人創業圈中的佼佼者了。


我也因為當年的誤打誤撞,闖入了今日算是炙手可熱的香港創業圈。誠蒙《晴報》總編之邀,開設此欄《創業群俠傳》,冀借這方寸之地,讓大家一窺這個圈中的奇人異士。

***

見2016年2月19日《晴報》23頁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