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30, 2016

從減肥想到創業之難


晚上,秋風送爽,這樣的天氣正是跑步最好的季節。今晚跑步時我在想:為什麼別人跑步減肥好像很容易,我卻這麼難?

之所以有這個感覺,是因為今天又看到一段大字標題,說某明星為備戰演唱會,「3個月減40磅」。3個月40磅喎!真有這麼厲害嗎?我覺得我足足花了3年,才僅僅減去10磅啊。

如果減肥是一項創業,那麼這三年裏,我的處境就好像眼睜睜地看見同業不斷上演「3個月全球下載1000萬」、「3個月獲李嘉誠注資1000萬美元」、「3個月擠身TechCrunch全球十大/Forbes' 30 under 30」等戲碼,而自己則每天掙扎 ,陷入不管再努力,還是在每個月幾千個page view中浮沉、PayPal account沒有什麼進帳、而且久久看不到奮鬥盡頭有曙光的進退維谷中。捱了三年,才有丁點的進步。不禁自我懷疑:還應不應該繼續下去?

我有許多創業的好朋友,常常和他們打趣道,我不是一個適合創業的人,因為沒有冒險精神;但在三年的減肥歷程中,我竟有驚人毅力,即使看不到脂肪在減少、磅數在下跌,還是在一邊不懈地做運動,另一邊不斷地節制飲食。這簡直就是永不放棄的企業家精神嘛!哈哈哈。

其實,我減肥的進度很緩慢,表示我的身體需要比較長的時間才能適應變化,說不定這代表我增重的過程也會相對別人慢呢。如果也用創業來比喻,那麼有些startup短時間內增長很快,塌陷也很快;有些startup需要很長的時間才冒出頭來,但它的韌性也許比較強。正如有前輩教我:成佛的法門千千萬萬,你總會找到自己的方法,不必和別人比較。

何況,在涼風送爽的晚上跑步,我到底享受過了。

***

p.s.正如大部份的文章,落伍的我沒有拍一張好的相片配這段文字。這圖片是StealJobs.com為我找來的,謝謝。

p.p.s.有次和朋友無意中談起,我寫博客那麼久以來,從來沒有幫自己註冊一個domain,一直都「寄居」Blogger平台,都幾求其。幾天前收到朋友訊息,說為我註冊了一個http://leonawong.hk/,並指向我的博客。我又是錯愕又是高興--別的女人往往收到鑽戒或Hermes手袋作禮物吧,我和創業家們打交道,收到的禮物往往是一本小說的電子版,或一個域名,真是....😂😂😂Ok,很好。

暫時還未想到怎麼用這個專屬自己的domain name,姑且見步行步吧。

「天使」與達文西

http://www.jesus-story.net/images/Da_Vinci.jpg

不管喜歡與否,尋找天使投資者,是大部份創業者必經之路。

香港的天使投資者很多,但專業又出色的極少。我一位創業朋友曾說,他所知以香港為根據地的天使投資者中,只有T值得一見。我問為什麼?

朋友說,許多「投資者」空有「天使」之名,但一毛不拔,從未聽過他們投了什麼startup,T卻一直活躍;其次,T不但在香港投,在美國紐約和西岸也有項目,是真正具矽谷經驗與見識的天使投資者;三,T的投資條件(Term Sheet)十分專業合理,不像某些「土炮」天使投資者,好不容易投下一個項目,卻比founder佔更大的股份,教人哪有努力的動機?

結果T這名字我一兩年前聽朋友提過後,一直留有印象,真沒想到那天竟在辦公室遇上,更沒想到當天他便來訊相約,交流經驗。

T是四十出頭的加拿大人,1999年開始在香港工作,太太和孩子們都住在香港。他強調投資就是選人材(people first),我把握機會發問,你怎樣判斷一名founder是否值得投資?

他笑說,許多投資者都喜歡「天才組合」,認為只要團隊裏個個各懷奇才,就能成功,但天才最大的問題是不喜聽取意見,覺得別人都是笨蛋,他對這種團隊尤其避之則吉。他選人,愛選好奇、虛懷若谷的團隊--你為產品提出意見,他會細心聆聽反省,回去調整再試--這樣的人進步空間更大、更值得投資。

我追問,有位創業朋友你也接觸過,他又聰明又謙虛,為什麼你又不選?T說,我們是很喜歡他呀,但他的產品和市場,有種種難度...然後向我細心解釋因由。

與T短短一席話,發現他理智與感性兼備,閱人的時候感性、看商業模式時理智,平衡拿揑得剛剛好,這讓他與人交流時使人如沐春風,作出決定時卻又精明決斷。T說,是呀,天使投資者應該像達文西作畫,結合藝術與科學。所以他為基金取名字,靈感也來自達文西。

***

Friday, September 23, 2016

創業小情侶

「天下第一幫幫主」、Green Tomato的Sunny一天興沖沖地說,要介紹一對創業小情侶給我認識,因十分討人喜歡。那是Joey和Audrey,弄了一個新聞網站叫Journesis,冀讓讀者直接追隨喜歡的記者,且廣告收入還讓記者分成。

網站面世月餘,獲八十多位記者加入,還賺到一點廣告收入。他們每月支出有限,相信可營運一段時間。27歲的Joey本是對沖基金分析員,三年前認識了曾任電視主播的女友Audrey後才開始接觸傳媒行業,知道女友對前景感到迷茫,遂想出這個新方向,還辭工創業,陪她一試。

Sunny欣賞他的決心。Joey不但辭去高薪厚祿,還重新學programming,放手一搏。他自信擁有專業資格,即使一年半載後再找工作,代價也有限。Audrey嬌滴滴地說,創業之前,我們拍拖三年來可從沒吵過一次架呢。這對璧人真可愛。

說來真巧,我也認識另一對創業小情侶,27歲的家明與玫瑰(化名),創出一個網站叫StealJobs.com,專攻廿多歲的職場資訊,做得有聲有色。



去年年中,玫瑰來找我,問可否轉載我一篇文章「如何成為1%打工精英」,因為覺得很適合他們的讀者當時SJ面世已一年,我剛巧接觸過他們一些文章,因主題鮮明,留下不錯的印象:一部份是匿名讀者「報料」,分享所屬職業的薪酬、前景、公司文化等,類似外國網站Glassdoor;另一部份是有關職場的分享,實用與抒懷俱備,頗受歡迎,像那篇「25歲才明白的10個人生無奈」,一年來累積分享兩萬多次;「麥明詩是如何煉成的」刊出後,麥媽媽還親自回應呢。

後來見面認識了我才知道,SJ大部份文章,是家明一個人包攬的。他和玫瑰都是在中環上班的精英一族,但家明自大學時期起,一直在搞網站。2011年以來,他做過外語學習、新聞評論、圖片分享、寵物用品、時裝...等十個網站。每一次有了搞網的點子,他都興奮得徹夜難眠、覺得有機會改變世界,但沒有一次做出足夠好的成績,漸漸連朋友也不再對他有信心,只有女友仍不離不棄。

SJ是他第十個網站。一度家明也以為這將是另一次失敗,但他不甘心放棄,即使沒有人看,他也努力地寫「潮文」,不久竟做出成績來,這次是朋友反過來向他推薦網站。如今他們每天都收到職場新鮮人的「報料」和投稿,網站每月600,000多瀏覽、130,000多訪客、FB專頁有17,000多人追隨,而且有銀行等廣告客戶主動接觸他們,正好幫補伺服器的開支。

SJ以「九十後上位攻略」作定位,家明與玫瑰透過他們每天在中環出入的觀察,寫廿多歲年輕精英的眾生相,又真又傳神。我在27歲那年,也會懷疑工作的前景、受不了委屈、無法理解上司的決定...同時急於上位,要比同輩更快做出成績來。這種心態,正合SJ的文章風格,當時若有這個網站,我也想看。

如今家明與玫瑰面對的一個兩難,是要不要全職做SJ。作為中環精英,他們按部就班,終會上位;但若投身科網創業,卻是大起大落、過了一關又一關的歷程。我欣賞他倆的熱忱,鼓勵他們繼續嘗試直到盡頭,畢竟27歲不嘗試,37歲更不會試,到時何必後悔。

***

本文9月23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此為加長版

Friday, September 09, 2016

KOL值幾錢?

有一位創業的朋友,產品十分專門,不容易從傳統的分銷渠道,精確地找到顧客。於是他決定自己打造一個:透過每週撰寫一份高質素的相關題材,他為建立自己權威和專業的形像,一旦這個「品牌」/KOL成功,擁有自己的追隨者網絡,他就可以透過其「自媒體」推銷產品。

我佩服朋友的毅力。他本來是一個搞產品的人,卻為了做好營銷,先學怎樣做好「KOL」,再建立獨有的推銷網絡。他形容這就像Warren Buffett所說的「滚雪球」理論,先找一條夠長的斜坡;如果沒有,就自己堆一條出來。

很多創業的朋友都在堆斜坡,這是很難看到效果,卻很辛苦的一階段。唯有捱得過這個堆斜坡的歷程,才有機會享受滚雪球的快感。成與敗,就在誰能堅持下去,咬緊牙關,埋首堆出最長的斜坡。

***

上周投票日早上,我內心仍在糾結,下不了決定。打開Facebook,看到一位朋友對一位候選人的描述後,當下再無懸念。朋友固然是知名人士,但最重要的是,她是我朋友,我相信她。
Facebook,或微博、Youtube等web2.0平台為人類帶來最重要的改變之一,是激活了「普通人」的影響力。而這些「普通人」,如懂得適當地利用平台,更可累積影響力,晉身「網紅」或KOL,最終名歸而實至。歷史上大概從沒一個時期,「普通人」也有機會將無形的影響力轉化為有形的資產。

有朋友的工作,是專門替品牌在社交網絡上下廣告。個人Facebook專頁倘有100,000追隨者以上的,很少沒被他們接觸過。視乎專頁的互動量和與品牌的關聯性,一個帖子可以有數千元報酬。即使專頁追隨者只有三數千的,如果「粉絲」質量夠高,或與品牌形像高度脗合的,也有可能得到小禮物作回報。

除這種個人專頁外,某些平台也隨KOL的有價有市應運而生。最佳例子是100毛。據稱品牌在100毛的社交平台上發一個帖子,代價有機會比傳統傳媒專頁貴一倍,原因最少有兩個:一,100毛擁有足夠多本地年輕人為「粉絲」,如果品牌的目標客戶是這群人,廣告的效用十分顯著,浪費較少;二,100毛專頁的互動很多,容易在短時間內製造出熱門話題。

除此之外,100毛深明KOL的營銷,旗下「偽員」盤菜瑩子、東方昇、專家Dickson甚至「腦細」本尊,皆有鮮明形像與獨特追隨者。平台本身的影響力聯乘KOL的號召力,令其效果倍增,價值當然亦更高。

有趣的是,KOL的「知名度」並非越高越好。知名度最高的一批KOL(多數是傳統上的名人,如政經名人或電影明星),其「可信度」反而會下降,因為大眾直覺而一言一行皆有價有市,可能是廣告。相反,知名度「剛剛好」的一群,對其追隨者而言,反而有最大的號召力,就像朋友的背書令我選定投票對象一樣。

不要小看自己在社交媒體上的一言一行,它的價值可能比你想像中高。

***

本文9月9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本文為加長版。

Friday, September 02, 2016

IT人請投票

幾年前,朋友宋漢生在接受蔡東豪訪問時打趣道,如果我去參選立法會資訊科技界功能組別,他會投我一票。

這句話可不能當真。一來我沒有從政的野心,二來宋漢生不是合資格的IT界選民。


香港立法會功能組別的構成相當獨特,這點在選舉時尤為明顯。以資訊科技界為例,假設你創業,寫了一個讓人分享寵物相片和影像的手機應用程式,將之放上iOS和Google Play平台供全球用家下載,還加入Google Adsense功能,賺取廣告收入。你寫code,每天身穿短褲波鞋,用Macbook工作,以Slack和團隊溝通。作為其培育計劃一員(incubatee),你在數碼港有個小小的工作間,經常參與他們舉行的創業活動和比賽,還透過其網絡,認識一些風投基金,嘗試向他們融資。你經常瀏覽TechCrunch、用Apple Pay在Starbucks買咖啡、以Runkeeper紀錄跑步、還養貓。毫無疑問,你認為自己是「IT人」。但事實上,對不起,根據香港選舉事務處的定義,你並不符合資訊科技界選民的條件。

要在兩日後的立法會選舉上,投票選出代表資訊科技界的立法會議員,你必須先加入一些指定的資訊科技相關團體成為會員,再向選舉事務處登記。作為不太熱中政治的科網創業家,你恐怕已錯過這一系列手續,並猜想你的同輩也多數如此(像宋漢生)。但你怎會想到,竟有超過5,000人比你早著先機?


不少傳媒已就此現象作出調查和跟進,這裏不浪費篇幅。要改變選民資格這遊戲規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唯今可以做和必須做的,是已登記的資訊科技界選民,作為真正的IT人,不要輕易放棄你的權利。9月4日請投票。

***

本文2016年9月2日刊於《晴報》